★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76人,西游记,与愤青

76人,西游记,与愤青

  紫霞小姐舍身挡了牛魔王的三股叉,倒在了猴子怀里。这婆娘将死未死,面无人色,正倒着气的时候嘶嘶地说:“……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现实之中,我们的盖世英雄顶着玉米地头,浑身刺青,披着过于宽大的球衣,踏着REEBOK来了,所不同的是我们猜中了这结局,却没猜中开头。

  据说今年NBA总决赛开打之前,赌博公司开出的盘口达到了一比二十湖人胜。记得台湾一位评球的名笔说过:“我不相信任何大牌专业球评,可我相信赌盘。”说的好!评球难免要受个人好恶的左右,赌博公司就不同,白花花的银钱可来不得半点虚假。可是,(以下偷懒,改编自肉麻电影旁白,有疟疾史者勿看)西元二零零一年六月,又伤又累,人手短缺的76人队在订书机球场攻击湖人的精锐。他们打得如诗一般的美,他们打得一点都不失费城人的面子。他们为自己赢得尊敬。

  打从小时候看万氏兄弟的“大闹天宫”,大概也到了王小波形容的美国大使在俄罗斯看天鹅湖的第三层境界了,但每当听到猴子戟指尖声大叫:“定要杀上灵霄宝殿……”,看到书有“齐天大圣”字样的大纛在风里猎猎飘动,还是忍不住揎拳裸袖,舞舞扎扎作出起飞的样子——尽管,很小的时候就得知:在动画里的故事结束之后,猴子其实最终还是败了。

  76人也许最终还是要败的,但球赛还没有完,打了才会知道!

  
  (外一篇)

  撇开后面的那段长篇RPG游戏,从猴子出世到被囚五行山,“西游记”是真正的愤青的声音,千载之下有个叫今何在的共鸣了,写出了“悟空传”,我看了不由得就想为这东西画插图,不想隔几天就看到日本人寺田克也画的“西游奇传大猿王”,再下笔时就再也脱不了那只去西天杀释迦的暴徒的影子,遂作罢。

  唐朝一次“严打”期间毙掉的一个长安流氓,验尸时被发现右手刺青“生不畏京兆尹”,左手刺青“死不惧阎罗王”。我在朦胧中似乎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左右手分别刺着:

  “内不畏O'NEAL”
  “外不惧BRYANT”

  低头运球,向篮下人最多的地方去了。

 


始发日期:2001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