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看球记

看球记

  孟菲斯不幸成为几个在肥熊活动半径之内而又有NBA球队的城市之一,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情。NBA雄心勃勃的加拿大推广计划的宏伟大门突然就被踹掉了一扇——顿时成了个半掩门儿之势。灰熊们已经成群南下,只有东北边那批恐龙还宛如“泰山顶上丫青葱”,留在敌后誓与冰球顽抗到底。

  GRIZZLY,北美灰熊,现存陆上最大食肉动物,俱都生活在北极圈那一带——这也是当初加拿大球队以此命名的原因吧。那里天寒地冻,大动物本就不多,最拿得出手的代表被温哥华先下手为强了,倒霉的多伦多在权衡了“麋鹿队”或是“企鹅队”之类极富建设性的选择之后,也只好“由此上溯到侏罗纪……一切打篮球的恐龙们……永垂不朽。”了。

  记忆里GRIZZLY这个词的词根好像和“银”有些干系,盖因为这灰熊的毛尖作灰白之色,远看有些银光之故。在孟菲斯,大概是连一根这样的银灰色熊毛都休想找到的(可怜肥熊白发生,那又另当别论)。周围山里倒是有些黑熊本家,不过瘦小猥琐,面有菜色,全无体面。所以孟菲斯这个队伍,如果不快点改名的话(出钱的财主FEDEX倒是有心把它叫做“孟菲斯联邦快递队”,不过NBA当局那天喝的不算高,严词给丫的拒绝了),估计会没有太大争议地从犹它爵士手里夺取“NBA最不伦不类队名”这一光荣称号。

  “马无夜草,何以家为?”这球票乃是不义……的那个钱,所以周日看球,周六才知道(否则早在坛子里大鸣大放啦,母熊曰)。地方也不算太远,至于正大热中的响尾蛇和杨基之前世今生……俺对棒球一向没有太大兴趣(棒球棍倒是还称手),所以别说杨基了,就是许仙我也不鸟他。没有取舍之虑,自然是欣然前往。

  灰熊今年想精想怪,自毁干城,用镇队之宝阿卜都。拉西姆换了西班牙排骨美男亲爱保罗.加索尔,此外交易加选秀,一举引进了“这孩子是要死的”白巧克力威廉姆斯,和“这孩子是要当总统的”(DUKE教练语)NCAA最佳球员巴地哎。据分析是在加拿大穷疯了,这一回豁了出去,问题儿童和模范学生一锅烩了,穿着校服接客,是黑起屁儿要黑白两道通吃的意思。

  高速公路一倒拐,通往阿肯色的铁桥之侧,孟菲斯金字塔愣头愣脑地杵在那里,比加州州大的那个似乎大些,比拉斯维加斯的那个却又小些——这是灰熊的临时收容所,房东是孟菲斯大学老虎队。老虎们是NIT的传统强权,这一季请了网队踢出来的卡里帕利出任教头,这卡里帕利和波士顿小油头帕提诺一样,也是个西西里血统的少壮派,两个古惑仔的苗头从NCAA别到NBA,又难兄难弟地前后脚回到NCAA,虽受挫折,但俱素有吞食天地之志。这一回卡里帕利南面称帝,使出各种手段(比如把对方的老爹请来当甩手掌柜副教练),终于给他从新泽西挖到了去年全美高中头号球员瓦格纳(身为后卫一场比赛砍100分那位)。一时之间,全美球探如同嗅到了血的苍蝇,纷纷往这猫王之城聚集,新来的灰熊反倒像乔丹入队后的布朗——没人理了(其实本来鸟他们的也没几个)

  到底是灰熊的比赛,停车都方便。不过大概因为刚开掉了一个回回(拉西姆强笑曰:劫了飞机哪能去撞楼,那个银他不是穆斯林……),怕拉灯大佬体恤徒子徒孙,前来踢馆,故而保卫工作甚严,直接后果就是母熊包包头两瓶矿泉水不幸蒙难,被阻于金字塔之外。而其它零嘴得以幸免,如:镶嵌有白巧克力的小COOKIE之类(噫,他们突然又不怕白色粉末了),到时候诸位看官吃的口干舌燥之余,问“GOT MILK?”自然是不行地,正好照顾了塔里的饮料生意。

  塔里空间甚大,四台主力摄像机在我们左手一字排开,我们遂失去了被镜头锁定挥手之间一下的机会。塔尖附近团团挂着孟菲斯大学赢下的NIT冠军旗,以及几件退了休的球衣——未及细看,因为小牛队进场了。比较抓眼球的块头比较大的分别为“大竹竿”布莱德利,“俺比围脖挣的多”火化得,还有一个白金色短毛的大白人,本来有些疑心是新理了发的挪威司机,但越看越不像——丫不会单脚踮投,搜索肥肠想出应该是个叫什么挨嘘米尔的替补中前锋。然后就是黑得鸦鸦乌的芬利和白生生的勤务肥羊,恩,我的意思是轻舞飞扬的加拿大操哥纳什。

  过不多久,灰熊们也进场热身,一水红衣,唯有最矮的那个一身皂,走路蹦蹦跳跳,正是蓄发明志的白巧克力,这家伙一身打扮大概都是NXL的,反衬得他格外瘦小——和找他签名的球童相仿。他练了一会中投就开始操练他的旱地拔葱三分——命中率比中投要高。NCAA最佳球员和伍登奖得主巴地哎留了头发——这倒是好事,老黑有CORN ROW不奇怪,此人的头上却有SKIN ROW(实际上母熊喊他皮ROW,不知底细者皆以为法语),留了头发大家眼不见心不烦。去年的榜眼斯威夫特估计是在板凳上实在坐的够了,精力弥漫的样子,耍了个大车轮。

  双方的教练组也已入场完毕,尼尔森的大肚子和哈里斯一头银发在小牛板凳区游动,拱卫着一件寒碜的兰T恤——库班也到了。独缺一个71的恰鲁巴男孩。随即是国歌,队员介绍,音响着实恶劣,胖黑女歌手唱到高音区,诸人无不后槽牙发酸。黑灯之时,母熊一对大眼睛甚为明亮。

  然后动手开练。

  白巧克力上来就连晃纳什,很进了几个中投。随后是火化得同志的表演时间,他在内线反复折磨菜鸟加索尔和准菜鸟斯威夫特,各种招式纷纷出笼,弹无虚发,无往不利,半场就轰下了30分的样子。火化得的直臂跳投远不如波特兰的癞子那般顺眼,弹跳也是不及,不过身高臂长,手一旦烫起来很是难缠。这边厢灰熊靠着突然准了起来的白巧克力的中远投(且慢,丫的那种抽筋三分还是很正常地5投尽墨),今天过生日的本地大学出身的中锋赖特的进攻篮板和补进(赛后一查,此人一人的进攻篮板胜过小牛全队),还有巴地哎的博命防守与之周旋,抓住牛尾巴一直没有被甩开,差距大体维持在十分上下。比较难忘的是场边卖啤酒的老黑,瘦的一把骨头却是干筋火旺,声若洪钟,加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腔调,一嗓子“ICE COLD BEER”直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下半场轮到芬利,几个后仰拉杆的跳投记记打在灰熊的七寸——我是说要害上,浇灭了主队的反攻气焰。小牛新招的两杆老枪曼宁和T.哈达威表现称职,让小牛维持领先。而灰熊的后场大将迪克森像是在梦游,今年换来的探花加索尔显然不适应NBA防守,动辄得咎,几次进攻犯规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主场观众甚为不爽,只有大竹竿的五犯带来了满堂彩。威廉姆斯在第四节的太半时间里头顶毛巾坐板凳,在还有大概五,六分钟的时候被派上场进行最后反扑(这个美差在国王时可一般轮不到他),他也很争气地连续投中中投,金字塔里欢呼声与喊防守的声音一时甚嚣尘上,肥熊母熊也起立呐喊。然后灰熊很“熊之常情”地开始在关键时刻失误,白送小牛若干次快攻上篮,机会遂化为泡影。

  母熊在比赛开始大约十分钟的时候开始明显感到厌倦,确实,快攻很少,也没有什麽飞檐走壁之徒,J-WILL在第一节时打了两次挡拆,每次都想取巧从两个防守者中间硬切过去,不但是硬切,还要背后胯下运,结果自然是失误收场,几个类似花招计不得售之下丫也老实了。母熊哈欠连连,靠着零食以及和肥熊嗑牙兼耳鬓厮磨挺到了半场,笛声一响,就兴高采烈地起立伸展,然后绕着金字塔内部走了一圈。沿途有不少卖食物饮料的摊档,几个卖灰熊纪念品的点缀其间,主打商品是威廉姆斯的2号球衣和一种泡沫材料做的灰熊爪子。许多老黑拖家带口,衣着光鲜,如同一股黑潮在塔内缓缓流动,见面皆抓手拍背,行兄弟之礼。亦见到亚洲面孔若干,不过不太像中国来的。

  下半场母熊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吉祥物灰熊上,该熊穿着过于瘦小的灰熊队服,露着毛茸茸的大肚子,一领红色披风,两只红鞋(很拉风吧……汗),整场比赛上窜下跳,下半场主队落后,它的主要任务就是发放免费T恤告慰广大观众,主要手段有手抛,弹弓弹,熊间大炮一级准备……等等,反正落点不是太近就是太远,苦了我们坐在中间的——每次那熊做势欲抛时母熊都挥手尖叫,但终无斩获。于是小嘴乱扁,半天才哄得回来,肥熊痛扁那吉祥物的心都有了()。最后一次暂停时这只熊表演了蹦床扣篮,从场边拉了一夫与之配合。肥熊心头惴惴,俺倒也玩过蹦床,生怕那个看上去肥矮少锻炼的老白摔断脖子,结果丫是一“托儿”,除了大概不会压水花,空中动作完全可以去跳水。母熊破涕为笑,俺也就势放过了那个本家()

  在J-WILL的背传失误之后,我们混在人流中步出体育馆。太阳和煦地照着,小风吹着,流血和死亡这种字眼听起来无比地不真实。

  (补:回来看RECAP才知道寿星公赖特除了得了33分,还拉了26个板子,一偷球,一盖帽——舌头半天缩不回去,原来吾们目睹了一场伟大的比赛……)

  (再补:昨天没有奥多姆的快艇终于在老鹰头上开了胡,联盟里“一胜难求”的队伍只剩下灰熊和76人……艾佛森可是已经从伤兵名单里移出来了……)


始发日期:2001年11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