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回国记2

回国记(插图版)2——在路上

机场依然有大兵游逛,不过气氛似乎还是轻松了许多。 国内机票是在网上订的便宜货,因为国际票已然挨了一刀,就想在国内找点回来,代价就是要兜大圈子转机,曲线回国。 在洛杉矶勾留一晚,看成都散打评书始作俑者李伯清演的情景喜剧若干,里面“操胆大”与“还在操胆大”里操宜宾地区口音那哥们几乎把俺笑疯,可惜文字万万无法表达。 

 

等候转机期间还不断接到老熊的电话骚扰——不知是哪一个艾思毫不断向其灌输旅行文件不可靠的耗子药,让他老人家神经紧张,并积极致力于把这种紧张转嫁给我们。 尽管肥熊舌灿莲花,向毛儿席和江CORE保证这证件绝非水货,奈何是对熊弹琴,他老人家就是信别人不信儿子——不由的光棍脾气发作,咆哮曰:“回不来我就到国内挖蛇回猪泥的墙角,这点运气都没有还混个P!”遂结束这一争论。

南方航空的回国航班都是午夜起飞,虽然很晚了,庞大的LAX里依然是人头济济,当我们开进机场,惊见打头第一间航空公司所属大厅里的所有人都被疏散到马路牙子上——据说是因为发现了一件无主的行李。 熊夫妇顿时在归家心切之上又多了一层想让飞机早点起飞的理由。 
(校长按:下图即为LAX洛杉矶国际机场的标志性塔楼) 

 

南航中美航线是清一色的崭新777,不由想起在这里听到的关于X航老总子弟办绿卡用的是“国家利益豁免”的传言(笑),存疑……不过华人在波音老巢西雅图大抵是被善待的。很快,777腾空而起,在巨大轰鸣中把一片灯海抛在了尾巴后头,母熊照例要了点红酒安然睡去,剩下肥熊坐立不安,跟小姐打个商量探探飞机上酒柜的具体位置和容量吧,似乎有些唐突,且也未必就能保证睡过去; 平素的机上读物“吴清源布局(黑)”临时换成了一本(白),却不怎麽看的进去……(天生下手执黑的命,笑)。 没奈何,拉出小电视乱转台,计有木头推荐的“一个骑士的故事”,屎太浓的DRIVEN——年度十大烂片不出三甲的货色,一部大屁股J-LO的爱情片,老刘和老反的“全职杀手”,


 

 

两人中的一个似乎外号叫“O”,可以考虑翻成“O的故事”,这样吸引力就大多了(笑)。 


在半睡不醒地换台——骚扰睡中母熊——上厕所——活动一下可怜的椎间盘——半睡不醒地换台这一轮回中,屏幕上飞机形状的小光标缓缓爬过了美国西岸,阿拉斯加,白令海峡,东西伯利亚……然后次第飞越木头,虎飞龙夫妇所在的东北,还有盘踞着一众北京帮的伟大首都。 把熊掌贴在冰冷的舷窗上,探头下顾,但见黑沉沉大地上一丛丛疏密有致的灯火,“走马兰台类转蓬”之叹,油然而生。 但想到会见到上海帮以及南下的虱子,又高兴起来。
(校长按:这张图爆可爱啊!>_<) 

 

经过14个小时的飞行,飞机于当地时间早上九点半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 边防海关的态度大抵和善,办手续的时间比上次似乎也缩短了。 施施然拖着行李走出关卡,母熊的大姐正对着我们使劲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