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回国记4

回国记(插图版)4——兄弟

吃完茶已过了中午,熊不停蹄(掌?)地约见大学里的那一个兄弟——

缠住女生楼舍监,在背后摆手让我从容上楼的兄弟;

在无数个南国懊热的夜晚,抬一箱酒,挟一卷席上天台的兄弟;


在夜凉如水的篮球场,我问他:“怎么办?!” 一样回答不出而低头猛抽烟的兄弟;

月头腰包尚有余勇之时,下午打完沙袋,两人朋比为奸去后门大排档。连尽牛肉两斤,鱼肉两斤,米饭一斤,十二斤重西瓜一个的兄弟;


月末银两告罄,口袋朝天,把油渍麻花的饭菜票凑巴凑巴,来到同一家大排档要个茶位,点上一个咸鱼茄子煲然后一同干下十几碗米饭的兄弟;

从“教父”里寻了灵感,让我用30分钟做完英语考试交卷,然后把答案放到厕所里等丫的过会儿伪装跑肚拉稀去取的兄弟——结果老子阴沟翻船,居然要补考,他反倒过了(笑);

期末他们班外教考口语,欺负鬼佬认不清中国人(而且反正丫的一学期也没有去上过一堂课,认也无从认起),于是就让我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在丫同班的惊诧眼神中,直视鬼子曰:“我就是李向阳(……)!”——的兄弟;

一考完试就提着烟酒去找教授“防患于未然”,而一路上嗅着酒瓶子心疼地骂不绝口的兄弟;


自我安慰“我这人上午不抽烟,还有救”而其实是因为丫整个上午都在睡觉的兄弟;

喜欢把喝空的软饮料盒置于左手然后用右拳打出一声巨响的兄弟;

习惯在中午时分耳朵上别根烟去上大号的兄弟;

打架时连眼色都不用使的兄弟;

有狐臭而毫无愧色的兄弟;

毕业送行不流泪的兄弟;

异姓兄弟。


——革命兄弟再聚首,自然是麻辣火锅的干活。然而这回各种毛肚黄喉百页血旺消耗得却慢,两人在火锅的腾腾热气之中,也只是分喝了一瓶啤酒。兄弟在外贸公司,顺利地拿到了最后一批便宜房子,他的妻子挺着8,9个月的肚子,笑的眼睛弯弯的,帮他夹菜,检查东西有没有烫熟。而他在墨尔本留学的妻弟也正好放寒假回来,家境甚好而出去的早,自然肥马轻裘,意气风发,高谈阔论一些选择专业,就业前景,华人在海外等等话题。

兄弟的腰身还是只有27,8寸的样子,我的下巴还是比一般人的拳头结实。 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而事实上又仿佛一切都已经变了。 

吃完出来,雨已下大,连忙七手八脚先护送大肚婆上车,然后各奔东西。在的士里,提到学校里月头酒池肉林月尾辣酱拌饭的日子,母熊似笑非笑地瞟了肥熊一眼:“你怎麽不早来找我?我那时候去大排档点菜,只是担心吃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