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回国记6

回国记(插图版)6——同学会

稍事休息,争分夺秒地看了一会儿电视转播的快艇队的比赛,就到了晚上同学会的时间。

ESPN有个孙子说,现今的扣篮大赛就好比毕业后五六年的同学聚会,因为没有大的改变,所以缺乏刺激——但人们又不想错过——万一有什么出人意表的事发生呢?算丫说对了,晚上的同学会就如同一届后文斯·卡特时代的扣篮大赛,喧嚣而乏味。


沐浴在KTV包房暧昧的灯光里,同窗们大抵保养得都润泽,也有若干姗姗来迟的西装朋友,满满的倦意写在脸上。于是喝酒吃饭,有些人酒量见长,有些人口气见长,有些人腰围见长(包括俺),也有些人以上全选。阶级状况也是依旧,受了四年调侃的目前仍未翻身,班干部还是隐隐约约地招人恨,一打以上小巧的手机同时忙碌,卡拉OK上瘾者总是伺机而动。时差开始俏俏地在熊夫妇身上发生作用——特别是一路未眠的肥熊,大家既已满足了看海龟动物的好奇心,明天又要各自糊口,于是未过午夜也就散了。

广州的夜晚出乎意料地寒冷,从地铁站出口冒出地面,风从胸骨,锁骨和肋骨的缝隙里直刺进去。预计第二天一早去深圳,晚上联络虱子,他在咒骂为何不一下飞机就通报行踪的同时声称南下的车票已经买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