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回国记7

回国记(插图版)7——母熊家

清晨,司机开着一辆臃肿的子弹头——凭着在我看来惊人的蛮勇与厚颜在滚滚车流里左冲右突,直到上了广深高速路我们也没能停止担惊受怕——盖司机大佬有几个良好习惯:开车时把手机放在很难够的着的衣服内袋里,且铃响必接,还有就是非要逼到离前面车子尾部不到五米才煞车换线,总让我们轻松不得。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深圳转瞬即至。居民楼门前母熊与父母的相见并没有预想中的拥抱和眼泪,只是当肥熊在阳光明媚的客厅里灌下第三杯功夫茶之时,虚掩的房门后隐约传来母熊和妈妈的缀泣声。

遥想当年,母熊初嫁了,毛脚肥熊初次上门,完全称的上是败笔甚多,胜笔甚少,具体罪状包括:

蓄披肩发络腮胡而戴扁帽,一看就像是要把人家闺女拐去玻利维亚打游击;


在家人亲戚以潮汕话与客家话交谈时独自端然而坐,面露神秘笑容;

席间偷偷独吞了一瓶红酒,自以为无人注意而实际上一座皆惊,搞得丈母娘把母熊拉到一边窃窃私语,要她对俺多加规劝;


晚上看到电台转播篮球赛就魂不守舍,双目呆滞,嘴巴嘻开,霸住台不放……

总之是罪恶滔天,不可尽言。另一方面,肥熊自己也有冤情要诉:初见面时,丈母娘决定要用家乡特色菜招待姑爷,何为特色?不知丸子之美者,无舌者也:计有牛肉,猪肉,鸡肉丸,虾丸,鱼丸,墨鱼丸,贡丸(也就是牛肉丸,俺拿来凑字数),蟹丸,花枝丸……以及种种不知什么丸。几顿连续作战下来,俺的脑袋也不免隐隐然有丸子之状矣。所以这次回去,我早就提前向母熊学习了潮州话及客家话短句“不要肉丸”,这叫做有备无患,胜了一筹(得意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