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肥熊随笔——回国记9

回国记(插图版)9——上海

在深圳只呆了三天,每次回国都会中招的喉咙发炎和跑肚拉稀一样也没有逃过,前者大概是因为现在档案挂靠的美国生产队空气实在太好,造成熊族的抵抗力减弱了,至于后者,有充分理由相信是深圳那家伊斯兰馆子的泡馍有古怪。冬至当天,就要往上海赶,母熊当然有些依依不舍,不过去上海乃是公私兼顾——于私,外婆要做80大寿,熊老爹老妈也预定在那里与我们会合;与公,这次临走之前跟老板客气了一句,问他老人家在国内有没什么可以效劳的,结果是他假咱的私济他的“公”,开出一整张清单来,要跑若干地方——唯独报销差旅费的正事一句不提。俺们一合计,估计跑完这一圈,连回四川的时间都不够了,没奈何,和母熊全家洒泪而别。


深圳的机场就是搁美国也算拿得出手,问题在于这是在中国,于是候机室座位严重不足这个问题就凸显出来,而公共厕所则是照例施行严格的手纸自理制,如果自家实在是有困难——喏,门口有个貌似避孕套自贩机的精巧装置,花上一个大元就可以买到香喷喷的面巾纸一包——嘿,还真对得起俺这张脸……


好不容易在大包小包长途贩运水货的小贩群中挤出一块立锥之地,坐下歇口气,旁边突然就旋过来一个貌似学生的伙子,手持一笔一本,俺本能地一惊,以为是如老美地界一般来拉捐款支持各种神圣事业的。结果是个来做市场调查的学生,主题大概是调查机场沿途广告牌的回头率的,至于到底是用来写论文还是接了调研公司的活儿就不得而知。让俺们不由想起大学里的荒唐岁月,心头温暖,无奈来机场时一路瞌睡,实在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调查完了还被强迫收下一本杂志作为酬谢,都算受之有愧。


在冬至傍晚时分到了上海,出得机场大厅,又是别一样冷法。来接的是表姐和首次见面的表姐夫,多年不见的表姐看起来小了一圈——当然不是实情,熊义相对论俺还是懂的。车子跑在高架路上,交通秩序明显比南方要好。上次来上海还是老乔72胜那个赛季,地铁工程大概还处在挖地不止的阶段,如今晚上开在市区里,路简直是一些也认不得的了。

进了家门,长声嗥叫,把老爹老妈逐一抱起来举了一举,外婆耳背,兀自在厨房忙碌,开门上去也是熊抱一个——不过没敢举,外婆眼眶一下就红了。不一时,全家齐齐落座,一道道的菜端上来,外婆的手艺,于是拉肚子之类末节也就去他娘。舒舍予筒子说得好,它能拉,老子能吃。不过母熊严密监视着,尽量不让我吃太多,她身体也不舒服,不过只限于喉咙发炎和头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