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回国记12

回国记(插图版)12——第一次打球

上海LM们(这里特指汪汪),约的球场唤作奥体花园——是一个用社区综合体育设施作为卖点的商品房小区。地方甚偏,几乎都要跑到七宝那边去了。出租车司机听到地名也是一脸茫然——或至少摆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倒是老熊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脸有得色地吹嘘他文革串联时步行去过七宝——当然,这对于出租车司机找路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上的帮助的。


这次以球会LM有老熊夫妇和母熊陪同前往,阵仗颇大。于肥熊而言,在美丽奸鬼混了几年,认识到老爹老妈亲临现场观摩指导下一代从事体育活动乃是公民不可推卸的神圣义务,鉴于老熊们一直以来在这方面做得很差,故决心利用这次回来的短暂时间,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这于我,有助于化解童年阴影,免得抄起硫酸瓶子去动物园作科学试验;对于他们,有助现场监控,及时防止我打球输的老羞成怒,烂打不止,误了晚上寿宴,实在是利在个人,功在社会之举。


室内体育馆里光线不太好,一眼看去有两个全尺寸的篮球场,不过其中一个已被羽毛球占用,有趣的是一面墙被搞成了麻皮,供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灵长动物搞室内攀岩之用,下面是厚厚的垫子,一直铺到篮球架下头,倒让人凭空多了些在篮下做高难动作的勇气(笑)。

已经有几个人在打半场,认得的有虱子,红T恤黑裤子,另有红衣花裤衩一名,经介绍为知名作家汪汪,江湖上风传此人长得像孙军,至少身材是不像的,也就和虱子高矮相仿,至于脸,老孙的俺无缘近距离瞻仰,所以没有发言权。此外还有几人,高矮胖瘦不等,一时也无暇一一招呼。


场边一姝,经脑子里照片确认为灵儿,却不穿国王队4号球衣,而是筒裙皮靴的干活。大家相谈甚欢,虱子也趁机毛手毛脚,崩她一倍儿头。那边厢等得不耐,已经在催促下场,于是换上球衣球鞋,开始热身。这次带了双桥蛋的飞人鞋一代——主要看上它比较瓷实,因为我也不知道会打室内还是室外,一双红鞋,两种准备。


母熊帮着热身拉韧带,本来我不太讲究这个,受过伤以后便再不敢掉以轻心,何况一路拉肚子——往俗了说:“好熊经不起三泡屎咯!” 往雅了说“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屁滚尿流。” 反正是脱水情况比较重,不拉开了到时候跑起来抽筋会死的异常难看。

于是动手开练,状态一塌糊涂。一开始是我,虱子,汪汪三个红衣服的一拨。我是两腿发虚,不断打滑,crossover晃完了人下一步就是过不了——别人重心回来了我还在踩棉花堆呢。 虱子的跳投动作甚标准,但打得不积极,有些梦游的意思。 倒是汪汪,顶着孙军的招牌而行纳哈拉之实——运球跳投基本没法看,但卡位抢球的脏活儿可真是一把好手,最是有一招人从之中的篮下双手反抛,招数猥琐但演练精熟,伴以“赤那”呼叱之声,端的是娱乐视听(笑)。

后来就来了两个长发肥裤子的时尚瘦小孩,说小孩那是指生理年龄,个子都比我要高,怯生生要求加入,于是重新分边。虱子抹着虚汗坐场边骚扰灵儿去了,汪汪分去了对家,剩下我和一个新来的哥们儿与那两个小孩一边。接下来的两局,小孩们充分展现了优异的滞空能力和一定的基本功,以及对传球和防守这两项的“不能也,亦不为也”。俺在不断地重复与汪汪这苦力进行篮下卡位角力同时满场飞扑俩小孩防守漏的人一段时间之后,开始觉得出的都是冷汗,大腿背后将要抽筋了。比赛自然都是个输,灰头土脸之余与同队那另一哥们相视苦笑,一开聊才发现丫的原来也不是外人,就是坛子里的“后街邻居”。


后来临走前陆续又来了一些人,有上海三女组的另两位V6和01,还有某人的马甲某行星66,都是俺作为一个街球神话破灭的目击证人,需要逐个做掉的。滚虫听说是在俺被家里人架走以后才赶至现场,但与证人们有过交谈,所以保险起见,也不可放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