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S.W.A.T

S.W.A.T

办班搞讲座——这在老美这里可是个嗨生意,包罗万有,嘛题材都有,利润惊人,养活许多人。

这不,咱们公司就加入踊跃解囊的行列——材料上说的明白:《项目管理》讲座,为期两天。公司不光报了,一报还报了仨,心甘情愿,千把几千大毛地往人家包包头揣钱。这本来没我什么事,看他们折腾就是,恰巧部门的头儿出差去,钱交了退不回来,就要找一充数的。好罢,谁去?你?你?哈,熊你去不去?两天公费吃喝,怎么不去?不去的是孙子。

小小猪排汁中游,绿绿生菜盘边走,刀叉闪闪亮,照俺去战斗……讲座这种东西,没吃过八戒肉也看过八戒入赘未遂。当然了,水准有高下,道行有深浅。有些比较直露——眼珠充血,口角白沫翻涌,揸开五指比画:您看,只要下线能到这个数,您老就舒舒服服跟家头翘脚数钱吧!也有厉害的:类似传说中那个带着一城的耗子集体跳河自杀的吹笛人——盯着你的眼睛诚恳地说:请跟着我念,我一定能减肥,再跟着我念……往往能哄着一帮眼神迷乱的听众去走炭火。

咱们这回参加的,中不溜儿,介于这戏剧性的两极之间。

主讲是一军队里混过的老兵痞。这里插一句,这类老逼我在这里还真见过不少,特征大体相同——过去大学里就有过这么一位:腰板儿挺得倍儿直,一头银发跟白头神探似的,喜欢看着你的眼睛管你叫young man或是son,没准还盎格鲁一把叫lad,讲解到鼓舞雇员士气的课程就给大家放映一部格利高里·派克同志当年的“Twelve O’clock High”,口称“兄弟在陆军(或海军,或空军)的时候”的频率基本上是两分钟一次。

却说参加讲座的男女老幼,各种肤色都有,外人休提,单表我那两个伴当:保罗和鲍伯。保罗乃是工程师的干活,眼镜圈胡,身材仿佛灌得太过的腊肠,看上去给人懒散不健康的感觉。至于鲍伯,拿这里的俗话来说就是个屁眼(asshole),公司上下基本上无人不恨。保罗整个上课期间昏昏欲睡,灌下大量的免费咖啡,鲍伯则瞪着一对你知道是什么眼,做专心听讲状,为老兵痞的所有陈腐笑话包袱热情凑趣并踊跃抢答问题。

例一:

老兵痞(故作神秘):话说GM当年有一款车取名NOVA,列位看官可知西班牙语里这NOVA作何解么?

俺(心理活动,老兵痞听不见):拜托!小李飞刀的李,小李飞刀的刀,可不可以敬业一点?举例子能不能与时俱进一点?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你就是那第二百XX人!(语罢,思想中发出假想的“亢熊有悔”把老兵痞打成肉酱)

鲍伯(提高公鸭嗓盖过在座几位家庭妇女状人物):老师老师,那就是不走的意思!不走,老师!

例二:

老兵痞(痛饮一口软饮料):哈——列位可知美国什么地方天气最劣?嗯?不知道?那再敢问一下列位看官:可知鲍伯·涤纶老家何处?

鲍伯(公鸭嗓陡高):明尼苏达的XXX?!我去过我去过!是呀,那鬼天气!兄弟在陆军的时候……

老兵痞(心理活动):#?$@! 把老子的台词都给说了,你这屁眼分明是在抢戏……

讲座就在这种猩猩相干的气氛中进行下去。之后,老兵痞分析了自家感恩节Party的菜谱和准备流程,借此阐明了项目管理的几条基本原理。当谈到南瓜派等甜品时候,在座几位家庭妇女状人物(还有保罗工程师)本来涣散的注意力陡升,达到了当天的一个峰值。

然后就到了游戏时间。搞哲学的说了:游戏的人才是完全的人么!搞讲座的精通心理学,对这点吃得很透,超过一天的讲座里如果不拿游戏折腾你们几次那才叫怪事。这不:1,2,3,4,5,1,2,3……老兵痞先把全班的人都按1-5编了号,又在书写板上大书儿歌五首:无非《麦克唐纳大爷有个农场》或《划,划,划你娘的船》之类——然后一一对应,编什么号的便唱什么歌。一声令下,立刻开动,说要看唱哪首歌的小集团最先凑齐人马。

于是室中一片大乱,不闻爷娘唤子声,但闻划你妈的船。哀鸿遍野声中,一头熊迷失了——咱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虽说业已被腐蚀——资本主义英文歌肚子里颇装了几首,可那不是Rock就是Rap,儿歌实在属于技术空白。所幸编号到手是五,正是麦客唐纳大爷有农场那首:咱虽没见过麦大爷,刘文彩总还知道的——第一句词不就是歌的题目么,俺只管顺着旋律把第一句唱成个死循环便是!

但见俺从丹田提起一口真气,把眼瞪得铜铃一般,反复歌咏:

“麦克唐纳大爷有个农场……咿呀——咿呀——呦……麦克唐纳大爷有个农场……咿呀——咿呀——呦……麦克唐纳大爷有个农场……”

仿佛生怕人民群众不知道麦大爷的阶级成分,会误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大计。喊了几轮,恍惚间觉得自己变成了《拯救大兵瑞安》里头那个被逼“袍哥人家,自己刨坑自己埋”的德国兵。枪毙临头,连连告饶,高呼“我喜欢美国”,并大唱《星条旗》以明志,可惜就记得第一句(实际上还有记错),反复“Oh I can you see”个没完。

而且因为不知道歌词,气势上终是馁了。眼睛固然如铜铃,声音比蚊鸣好的也有限,加之一边口中哼哼唧唧,一边鬼鬼祟祟地打量周围的人,又仿佛客串一把《虎口脱险》里进了土耳其浴室的油漆匠。

正在胡天胡帝,老逼一声令下,说是时间到了,至此总共不过几分钟,大家的小团体基本上都还三缺一,口中划他妈的船也只划到中途,呈半张开状,就流露出一副蠢相。老逼得便宜卖乖,借机转入正题,大谈在工作群体之中信息交流的障碍等等。俺终是好胜,新受了半天当二傻子之辱,哪有心思听他废话。坐在那里,正在烦恼,心里猛地一动:俺蠢了!其实俺只需遵当年军训旧例,振臂一呼,五号!五号的!到我这里站队!不要说几分钟,只需10秒,就能凑齐队伍打游击。想到此处,不由得懊恼愈盛。

游戏完了出去吃饭,鲍伯这屁眼想精想怪,放着中区许多体面馆子不去,非拉我们去试一家可疑的俄罗斯菜馆。这馆子半埋在地下,墙上涂着不伦不类的壁画,不像冰河上跑着三套车,倒有些像是遭了抢的圣诞老人。翻开菜单一扫,更加绝望,跑堂的外加幽暗角落里的一对吃客看着怎么都像黑社会,端上来的列巴也不成体统。最糟的是:保罗鲍伯这两个中年男人大谈节食经,没完没了。喝着涮锅水似的所谓罗宋汤,听着这种内容“伴餐”,妈的想不减肥,岂可得乎?

话休烦絮,不觉到了第二天。整个讲座的压轴戏,又是一个游戏。这次全班被分成两派,隔中线对峙。老逼飞快地宣讲了规则,大体上就是双方一起出牌,共比十次,最后得分决胜负。说是牌,其实就是A,B俩选择:

如果我们出A,对方出B,那么我们加6分,对方减6分;
反之亦然,如果我们出B,对方出A,那么我们减6分,对方加6分;
双方都出A,都减6分;
双方都出B,都加3分。

俺这当然是极尽明白的说法,从老兵痞嘴里说出来,要繁琐的多,但他把语速提高到最快,造成了最大可能的混乱。两边队都有推举出的所谓队长,对方的可怜队长显然无法明白状况,老东西规则念毕,她还想追问几句,被兵痞一阵粗鲁的咆哮顶回去:别问我!跟你的队友商量!

俺昨天被西贝罗刹菜坏了胃口,饥饿的动物思路特别清晰,自然看出两队的唯一存活之道就是每次都选B,这样两家一路共存共荣,3分到手,一直到老。如果存了争竞之心,净想着我加6你减6,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好事,最后结果一定是大家一起选A,同归于尽。

然而当时形势混乱,每边都有十几人七八张嘴(因为还要刨去几个俺这样死盯着规则看暂时不开口的),还没有轮到俺详细阐述,瞬间已经比了三轮。咱们这边起初倒还选了次B,被对方的A吃掉,后两轮自然是分外眼红,双A的干活。此时老兵痞提出两方堂口可各派出白纸扇一名,去教室后头角落协调讲数,挽回大家负分携手同赴地狱的局面。鲍伯再次踊跃报名,跟对方一名胖妇在教室后面交头接耳良久,也不知说了甚么,回来再战江湖,对方倒是出了个B,我方领袖却突出奇兵,整了个A,痛斩对方一刀。俺暗叹一声,知道大事已不济。果然此后大家一路双A负分,再不回头,两边就象是公孙止和裘千尺,拉拉扯扯地摔下了百尺高崖,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老兵痞十分得意——他有理由得意,这确是个设计精致的模型,人性弱点——不光是个人的,还包括了团体的——把握的极准,用来作为项目管理的例子,其实还是牛刀杀鸡了。但见兵痞在那里唾沫乱飞:“兄弟这个套路在全国耍了有多少次,记不清了。被破解的,至今不过两次。你们问是哪两派的英雄?也好,坐稳了,说与你们知:这第一派么,乃是纽约地区的消防队(大家肃然正容),第二派么,就是那大名鼎鼎的洛杉矶特警队S.W.A.T.。当是时也,我刚宣布完规则,这两帮的队长一声令下,敌对两边立刻在教室后面集中开会,我前去阻止,被立刻叱退。全部参加人等在队长带领之下把规则理清后,复分两队,然后自然两方都是连出十个B,各自全取三十分。这,就是项目管理的至高之境!”

讲座完。

俺当时心下十分沮丧,他所说的正解,正是俺想透了规则之后曾想干的,然而终归只是在心头一闪,没有实施。昨天拉下面皮开口胡唱,今天则是眼睁睁地看着鲍伯摇头摆尾出列去当他的谈判专家了。恨!

两天里,做了(或者说因为“不作为”)两桩让自己有遗憾的事情,希望新一年里,这样的事情越少越好,最好没有。


始发日期:2003年1月24日


Lucy:

有趣有趣^^
就是题目和正文关系不大,未免有挂羊头的嫌疑,嘿嘿
看肥熊唱歌的那段,大乐^0^
俺也不会唱这个麦客唐纳大爷有农场,玛丽有只小绵羊倒是会的——《修女也疯狂》系列看了数遍^^

那种游戏在网上也经常看到的,海盗分金币之类,每每挂名微软试题虾米。

这几天中央台在搞怀旧电影系列,前天是《虎口脱险》,昨儿是《音乐之声》,今天晚上是《追捕》,过几天还有《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呵呵

另外,因为猴年的关系,第一千遍《西游记》又开始播放了,等到猪年的时候,势必是要放一千零一遍的^^


Dafatbear:

则托白龙马之福
当可以指望分别在龙年和马年看到第一千零二和一千零三遍的《西游记》了(捧腹狂笑)
这东西贴了之后,在若干地方都有人出来会心微笑,说:你这哈儿倒也有趣,告诉你,这就是博弈论呀……随后还引发出有益的讨论咧!早闻道的话,我该将其命名为《哈儿学博弈》才是,哈哈。

海盗那个,近乎于个人逻辑思维的单挑,终不如这个贴近群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