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FINDING NEMO

FINDING NEMO

午饭的主菜由饲养员负责——烤虾,作为饲养对象的俺则负责调制蘸料,整个制作过程控制在十五分钟之内——午休不过区区一个小时,刨去这十五分钟和用于交通的十五分钟,剩下半小时用于坐下来吃。

于是坐下来吃。

正吃的热泪盈眶——俺的蘸料在日本芥末的使用方面真正地做到了不计成本——就听见CNN的新闻说:Pixar和Disney闹了离婚,Pixar将会寻求别家电影公司充当发行商。众所周知,Disney的正房:二维动画部门这几年惨淡经营,早就不复九十年代初的兴盛,倒是如夫人Pixar,每年的三维动画片必定大杀四门,杀了影评杀观众,杀了电影杀DVD,比车轮高或是比车轮矮的,无一幸免,整个一蒙古侵略者。自打开张以来推出的长片,从玩具故事1和2,到虫的一生,再到去年的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条小丑鱼,都是既叫好又叫座的干活。金蛋下得多了,母鸡自然腰杆也硬了起来,要跟农场主重新谈谈合同待遇问题。

时机是抓得再好没有。

去年固然是猛片如云:长得像济公的海盗,一身到踝黑皮衣的电脑呆子,互相深情凝视的矮人……个个都不是易与之辈,然而年终扳着指头一排,人气就是比不上那个热带鱼版的寻子遇妻记。不过Disney的嘴角还没来得及咧到耳根,Pixar就揭竿而起当了陈胜吴广。

莱斯利者,母熊之同事也,金毛白肤,跟患上暴露狂之前的小甜甜一样,在生物学上属于所谓的南部淑女。话说莱斯利有小外甥女一名,年方学龄前,看了“找你摸”,成为死忠影迷。忠不忠,见行动,立刻拉上家长去宠物柜台购买“你摸”同学的生活原型——桔红色小丑鱼一条,回家奉养。她的同学们中亦有同好,风闻此事,络绎前来瞻仰。同学们十分慷慨,瞻仰必不空手,每次见面都对生活原型飨以大量饵食。结果是很容易预见的:不出三天,生活原型活活撑死,去冥界体验生活去也。

无人知道确切的死亡时间,几束惊恐的眼光投注在鱼缸里肚皮翻白的小小尸体之上,小外甥女即将归家,此等人间惨象,拷虐心灵,决不可被她见到。莱斯利临危受命,情急智生,在火烧屁股的情况下激发出了无比的勇气和领导才能:她亲手毁尸灭迹,调节鱼缸附近灯光,并制定了从小外甥女踏进家门那刻起便开始完美运转的抢险措施。当天晚上,当小外甥女终于沉入梦乡之时,莱斯利,还有她身任校橄榄球队主将,平素最恨与小屁孩打交道的弟弟,颓然倒在旁边的沙发上舔伤口,指望能从连续观看两部电影版《口袋怪兽》的巨大创痛中恢复过来。

第二天一早,自然是一出紧锣密鼓的“找你摸”。看官心说话:这次是狸猫换狸猫,技术难度大大下降了——大错特错,重回几天前买鱼的宠物柜,电影广告威力无穷,桔红色小丑鱼业已售罄!本城苦不甚大,宠物店满打满算也就两家,去到那边,居然也是“下回请早”!这一下,可就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前夜看《口袋怪兽》的两位想到了今晚可能要受的二茬苦,无一例外地出现了轻度神经错乱的症状,而且就算他们愿意,小外甥女连续两天忘记“宠鱼”也绝对是个小几率事件,可能性基本上等同于倪大妈不煽情,决不建议押上私房钱。

绝望的人们那!他们甚至提出了这样的解决之道:买条蓝色的,然后告诉小外甥女那鱼业已成精,可以自由改变自己的颜色和形状。但是,在计算了直视小女孩的眼睛说出这种话所需的脸皮厚度和没心肝指数之后,他们知难而退了。

最终解决方案:莱斯利和她嫂子下午请假半天,驱车来回两小时,去临近城市买回了个头颜色都可乱真的特型演员。

小女孩终未发觉真相。

俺听完此事,不由释然:想俺今日之种种——凶猛刻薄,能打脸决不打肚子,能打鼻梁决不打脸,能踢裆决不打鼻梁,劣迹斑斑,非止一端——其实早有因果,皆是年幼之时没人帮我“找你摸”之故也!(戏言戏言,佛洛伊德老儿的内弟子们,不必找我算帐)

 

始发日期:2004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