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那只肥熊和他的篮球鞋们(4)

那只肥熊和他的篮球鞋们

(四) AIR TIGHT 之 亢龙有悔

  同年级的武术散打队副队长是湘乡人,该老兄与曾文正公同姓,自称是其后人,也不知是真是假。肥熊与他互相交流了“娘阔嘛屁”(音译)和“先人板板”之后遂为酒肉之交。

  笑傲江湖里梅庄老四丹青生练了一辈子剑,却自许平生喝酒第一,丹青第二,剑法第三,而我们的曾老兄虽然自小在武馆里泡大,却自认篮球第一,武术第二。他投篮很准,射程可达业余三分线外,然而大概是由于从小受武术套路荼毒太深,他的投篮姿势和拳击技术都有一个毛病:架子摆的有点久,表现在拳击上就是收拳不快,投篮是就是出手慢,被人贴身时容易被盖。

  曾老兄有一双跟我一模一样的NIKE DVST8,并且鼓动我买了同样的大短裤,剃了一色的平头──刚从NBA回来时的马健那种。两人时常在场上作超级马里奥兄弟状。其实熊私下里以为那发型并不适合他:盖脸如刀刻的黑人兄弟若留这种头,俨然皮蓬;脸如刀刻的亚洲兄弟若留这种头,仿佛赤木刚宪。不巧我们的曾兄弟是个圆脸──像如今黄蜂队WESLEY那种的──留了这种头,宛若王朔,又依稀是最近汤姆.汉克斯的新片里的威尔逊先生……大家自己想象罢!

  这曾兄弟打球之余,觉得肥熊这样不世出的武学奇才,不入散打队谁入散打队?于是热心拉我加盟。有分教,肥熊这一去,才要……(怎麽听上去像评书呢?汗)这次散打队之行,改变了我的篮球道路。

  去散打队的第一课正遇上教直拳,肥熊一直认为,对一个男人来说,直拳这东西乃是天经地义,不教自会的,王朔大叔描述的所谓从“王八拳”到直拳的进化,在小学二年级前就必须完成,以后就只是进行些如何放松肩膀,活用体重的精雕细刻了。想不到队里不少废物还停留在致力于把垂直王八拳改良为水平王八拳的阶段,肥熊不由得骨头为之大轻,立刻卖弄了一套泰森招牌的左钩拳打身,打头再加右后手重拳的组合,势如野熊下山。真是好威风,好杀气!

  散打队的教练──是学校的教授,年轻时在东北的比赛里拿过亚军──显然觉得某些野生动物过于嚣张了,就把大家聚到一起,语重心长地说:“大家不要贪快,要扎实地练好直拳。如果直拳练精了,体力又够,能出满十回合的直拳,就可以赢得每一场比赛。”现在想来这话真是真知灼见,看看刘易斯这厮有多少次就是靠着身高臂长,左右直拳打满十几回合赢了比赛的。不过观众也不免郁闷欲死,转而怀念起某强奸犯来。

  不过肥熊当时如同受了当头棒喝,又仿佛池里泡了一夜的姿三四郎看着面前一朵莲花缓缓开放,突然大彻大悟了:“以我的身高和弹跳,如果把急停跳投练到像我的直拳一般得心应手的水平,天下(本校)又有谁能防守!”──同一年,地球另一边的NBA有个后卫想:“以我的身高和弹跳,如果把转身后仰跳投练到像我的扣篮一般得心应手的水平,天下又有谁能防守──当然现在能防我的也不太多……”说起此人,有分教……不好意思,评书毛病又犯了(汗)。

  总之,这就像郭靖那招“亢龙有悔”只需反复使用,便可大杀三方。当然,现在回头去看,肥熊也未免把篮球想得太简单了。

airtight  于是,肥熊的地狱式急停跳投练习开始了,DVST 8的前掌那时业已不行了。危急时刻,送我第一双NIKE的朋友再次及时登场(观众问:这人是开鞋店的吗?),又送了我一双94版AIR TIGHT。这双鞋通体全黑,后跟气囊,鞋底花纹和形状颇似当时的橡胶雨鞋,鞋头一块半月形橡皮,又像名动天下的解放鞋。总之,外形复古兼强硬(丑就是丑,不用狡辩了)。这对急需新鞋的熊可是雪中送炭──在急停时又听见熟悉而让人放心的尖利摩擦声了。

  TIGHT陪我直至大学毕业,并跟着我漂洋过海去了美国。因为前掌磨损殆尽,最后居然真的做了雨鞋用。被水浸过的人造皮革后来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于是这双鞋最后的归宿是异国的垃圾处理中心。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