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客座教授>>那只肥熊和他的篮球鞋们(8)

那只肥熊和他的篮球鞋们

(八) AIR JORDAN 13 之 穷则思变

  一个人如果属于那种高来高去的球风,可以称赞他“PLAYS ABOVE THE RIM”──在篮筐之上讨生活的意思。肥熊在美国的第一年,打球虽然称不上高于篮圈,也算是平行于篮圈吧。直到那个倒霉的下午。

  肥熊每周回去健身中心举重若干次。这一天,一群老黑老白围着一台把重量加到极限的练小腿的机器相互挑衅者,但无人能扛起那重量,更不用说负重踮脚了。肥熊也是一时气盛,也没用保护皮带,沉腰吐气“嘿”的一声扛起全部铁块。只听得金属梁不堪重负地吱嘎作响,我一口气完成了二十次踮脚。老美们尽皆咋舌,肥熊志得意满地走下台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但当时就觉得后腰隐隐发紧。

  第二天清早我发现很难自己起床,腰部似乎被什么东西从中截断,痛得厉害,左脚也有些发麻:肥熊不以为意,认为是一般的肌肉劳损。后来才知道我的腰椎四五节之间的椎间盘向左后突出,压迫神经造成脚部麻木。肥熊的盲目乐观耽误了治疗(24小时内机械牵引的话,椎间盘还有靠自身弹性还原的可能),并且在一个星期后又用大重量练习俯身杠铃划船,使情况进一步恶化了。

  椎间盘突出会造成剧烈的疼痛,突出的椎间盘长期压迫神经,会造成下肢肌肉的萎缩。一时意气用事的恶果,会在将来漫长的日子里慢慢品尝吧。而最直接而迫在眉睫的影响则是:肥熊的弹跳力与爆发力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肥熊绝望地发现:曾经可以在任何情况,任何位置从容出手的跳投有了被“帽”的危险,用于过人的爆炸性的第一步也大打折扣。在水泥地上连打四个小时面不改色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坛子里几天前有人讥笑LARRY JOHNSON是史上最菜的选秀状元,指责他不求上进以至于沦为二流球员。确实,当年黄蜂那个能飞能扣的新人王,和今日纽约甘当三号甚至四号攻击手“大妈”可以说是判若两人。但真正改变LJ球员生涯的,是93年12月27日与活塞一战,在该场比赛中他背部严重受伤。错过了三十一场比赛,复出的LJ再也不曾恢复到过去的身手(他与巴克利曾是92-93赛季“唯二”平均20分,10板子,4助攻以上的人)。如今纽约的“大妈”,靠多变的低位单打动作与苦练出来的三分射程继续活跃在先发阵容里,在没有尤因的日子里,他依然是队中低位单打的头号选择。只有他短裤里露出的半截白色护腰,无声地诉说着那段往事。LJ入NBA前,打过5年的业余拳击,与肥熊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一直以来是我喜爱的球员之一,以上一段算是迟来的辩护。

  最初的绝望过去之后,肥熊意识到我竟是如此的迷恋篮球。如果受伤意味着从头开始,改变球风的话,SO BE IT!没有问题!!

  当初如果JORDAN死抱着刚进联盟时的打法,我们就不会看见第二个三连冠了。他可以练出那一招转身后仰跳投,肥熊不才,也要走出另一条生存之路来。既然跳投高度不再,我就需要更长的出手空档,──如何才能让防守者拉开与我的距离呢?

  1.必须让他敬畏我的切入,这样他防守时就不敢贴身──而像熊原来那样只有一招第一步向右过人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参考IVERSON,KOBE的过人。

  2.必须练出三分射程──毕竟三分线外的紧迫盯人在街球里是不多的──参考R.MILLER,J.WILLIAMS(什么?半场那种?)

  3.背筐时的时间差假动作必须大力加强与丰富──参考奥天王的单打步法。

  所谓穷则思变──这一变,还是绝活儿!

  这一年,肥熊多穿红黑二色打球。其时母熊虽已与肥熊“曲谐”,但由于签证未下还留在国内。她买了一双红黑二色的飞人13代给我──价钱人民币200元──看官们是否有人会心而笑?对,这是从中国的NIKE厂中流出的材料拼装的水货,像真程度95%。真货价钱1200元以上,所以尚未算球迷的母熊认为这是桩物廉价美的好买卖──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穿着打了几场之后,该宝贝的底就变得像一块生铁板一般。(母熊曰:还不是帮老熊省钱,那天他当场就要拍出钱来买真货,吓我一跳)显然是减震材料偷工减料之故──也许根本就是衬了些硬纸板。

  据了解,这种行业在国内日益兴旺,飞人11代今年在美国再版之时,不少运动鞋狂热分子捶胸顿足:因为NIKE不再版其中的黑质红底的那一款(JORDAN在与西雅图死斗时穿的)。结果我在网上看到国内不但有这种色系的,还有其他若干种匪夷所思的颜色组合,且价钱均在100-200元之间。回想美国曾发生老黑为抢夺别人脚上的飞人鞋,图“鞋”害命的惨事。如果能大量进口水货,可谓善莫大焉。只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大计恐怕要黄。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