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耳环故事梗概

耳环故事梗概 之同人演绎版

作者:枫狐

一家气氛很不错的饭店里,一对不起眼的情侣坐在靠窗的桌旁。男方穿得很正式,看起来是那种属于规矩型的“普通人”。他拿出一份包装得很精致的小礼物,用另一只手抓起女方的手,把礼物递到她的手里。女方一看就是个典型的日本女性,很端庄,很安静,默默地低头接过来。
“那不是彩子的妈妈吗?”顺声望去,几个女生正站在店外仰头向着楼上的那双男女张望。特别是一个大眼睛的女生,齐肩的头发,直愣愣地盯着他们。
海边。
“我要丢掉了。”女孩心想着就把一个小礼盒扔进了大海。就在这时,有个人影“扑通”一声一头窜进了水中,动作娴熟地在海水里翻滚了一下,便抓住了礼盒。
“啪”男孩一上岸便是一记巴掌。把礼盒丢到了女孩的脚下,留下一句“不要弄脏海”,转身就走。
女孩先是一怔,望着地上的礼盒,一字一句地说着:“为什么?”“我就是要丢掉。”“为什么要捡起来?”女孩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几近嘶喊,悲愤的喊声中夹杂着痛苦。话音刚落,女孩便冲向男孩,从后面一把抓住男孩,并施以暴刑。
“呜哇”对于突如其来的袭击,男孩措手不及,慌忙地逃出了女孩的魔爪。女孩还是那样直直地盯着他。“不要丢到海里!笨蛋!”男孩一边摸着“伤口”一边说着。换来的却是女孩的巴掌。这回他可早有预防,顺势挡住攻击,并还之以颜色。巴掌刚打下去,男孩就后悔了,暗叹“糟糕”。女孩流着鼻血,大口地喘着气。男孩亦然。
片刻令人不安的沉静后,女孩上前,伸出双手,张开十指,死命地掐在男孩的手臂上。也许是神经反应得慢了一点,男孩还有时间惊讶于女孩的举动,随之而来的是声通天震地的巨响:“好痛! !”随即就把女孩推到了岩石上。
“啊!完蛋了!”男孩立即跑向女孩。“喂!”“啊?脚……”“血!”女孩一直默不作声的坐在地上。男孩弯下身,想要扶起她。“嗯?”又是一惊。怎么有痛的感觉?低头一看,女孩正张着嘴使劲咬紧自己的手。
“呜啊!”这次的惨叫声较之先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放开!”痛得不行的男孩大叫道。女孩正用她那双大眼睛以异样的神情瞪着他,坏坏地笑着,像是赢得了胜利。“我要杀了她!这个女人!”男孩已经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脸上淌着汗。“好痛,好痛!”不知何时,泪水亦从那双大眼睛中涌了出来。渐渐地,她哭了,“呜哇”“呜哇”地哭得越快越厉害。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哭搞蒙了。静静的山谷中,回荡着“呜哇”的哭声。
“血……得快点擦掉!”“你也是!”“……对不起。”“嘘……”男孩左顾右盼,而女孩只有满脸的疑问号,待四下里侦察了一翻,确信没有人后,他才对女孩说道:“好,进来。”说着便把女孩推进黑洞洞的山洞里。女孩“啊”了一声,被推了进去。男孩还不忘回头察看。女孩一边朝里走着一边叨叨:“好黑,什么嘛?”
一丝烛光照亮了黑乎乎的山洞。“太亮的话,会被发现的。”男孩小声的说道。而此时女孩的大眼睛已经张得老大老大了,在她眼前展现的是一片壮观的景象:各种有用的没用的杂物堆积如山。“哇啊……”女孩发出惊叹。“我是第一次让人进来这里。”男孩无奈地撑着头。“好--棒!秘密基地?好棒!”女孩兴奋地说个没完,“哦,你一个人常在这里做什么?”“拿去。”男孩并没有答话,只是拿出一盒纸巾递给她。“把血擦掉。”说着自己擦起血来。女孩的兴奋早已全无,脸立即阴了下来。“哇,好深的牙印!”“……”山洞里时时传出两人的嬉闹声。
良久,女孩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手中的一对耳环。“这根本……不是妈妈喜欢的类型。佐佐木,想送这个给妈妈?如果是我的话……会送镶有--很大很亮,很多宝石的耳环……”“自闭呀?”男孩看着呆坐着的她想着。“最清楚了……妈妈喜欢的东西,我最清楚--”“这是戴在耳朵上的吧?”男孩拿起其中一枚问道,“怎么戴啊?”“要用针在耳朵上打个洞……”“用针打洞?!”“……”听到男孩用惊奇的声音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她有点吃惊,“小孩子……”男孩的脸上却露出非常严肃的表情 ,拔起了蜡烛。“你想要耍帅的话,我劝你省省吧!那会引起细菌感染!”可他根本上没理会,自顾自地拾起一根铁丝,在耳朵上比了比,拉直了就要往耳上穿。“而且,一个大男人戴耳环好奇怪。”女孩一个劲地在旁边劝着。“麦克乔丹有戴,所以我也要戴!”“啊?”男孩把铁丝放在火上烤了烤,接着说:“你不用看,你去看海吧!现在刚好有月亮,月光照射的海面非常漂亮!”女孩无奈,只好来到洞外。
“真的……”看着美丽的海水在月光下泛着微光,她不禁感叹,“你常在这里看海?你很喜欢海?所以我刚刚丢东西到海里你很生气?!”“……我并不是喜欢 。我只是在等而已。”“?……”“哥哥……去钓鱼,没有回来。”“咦?”“我要他带我去,他却说,我还小,不可以。”两人一里一外地对话着,而在里面的男孩正拿着铁丝,陷入了沉思……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危险了!等你六年级,我再带你去。”“怎么会这样?我不干!六年级?那是很久以后了!”一个纯纯的小男生睁着无邪的眸子,拿着钓竿,追赶着前面几个大男孩,“哥哥,我也要坐船……好啦,哥哥!等等我!”但那几个大男孩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咚”,小男生摔跪在地上,鱼竿也摔坏了。“什么嘛!臭哥哥!不要再回来!”一个男孩回头望了一眼,又继续前进,只留下可怜的小男生和泪水。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听完男孩的故事,女孩在惊讶之余,不免生出同情之心。“三年前。”在说话的同时,男孩已拿起烤好的铁丝,刺向左耳的耳垂。在刺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抽痛了一下,既而铁丝便插在了他的耳朵上。这一连串的举动让在一旁看着的女孩有些震惊。“我好后悔那时候说的话……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我只是想要他带我去……”男孩双手撑在地上,流下了两行热泪,“哥哥……我已经,六年级了……”男孩哭得很伤心,很伤心,女孩站在他身旁,静静的。
刺眼的光慢慢照进了山洞,光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阿良!”欧巴桑的喊声打破了这沉寂,两人一齐朝洞口看去。“阿良!你干什么?”“哇!妈妈!”“这是什么?你都呆在这里吧,难怪你很晚才回家!这是什么!”两人被电筒的灯光刺得受不了,那位欧巴桑已经走了进来,用电筒照着女孩,问道:“你是谁?”“啊?”女孩有些莫明其妙。阿良看着自己的秘密基地被发现了,有些慌,“干嘛啦,不要进来!”就在他转身说话的时候,耳上的铁丝被妈妈看见了。“啊!糟糕!”妈妈白眼一翻,倒了下去。“啊!晕倒了!”“真是,实在太难看!真丢人!”
三年来一直没被发现的秘密基地解体了,毁于父母--不理解的暴力下!看着破败不堪的山洞,阿良的心里充满了不舍,不解,不满之情,可是一切已于事无补。万念俱灰的阿良突然看见了挂在树枝上的便条。
海边,阿良拿着便条。
“我振作起来了。那耳环不是妈妈的。是佐佐木送的礼物,送给我的礼物!……”
“哦,”阿良边走边看着,“哼,谁才是小孩子啊!”
“……耳环送给你!去店里穿洞的话不会很痛哦,那时一定非常痛吧。(笑!)送你一张照片作证,要放在桌上每天看哦!……”
“笨蛋,谁要啊?”阿良拿着照片,上面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用右手拉着自己的耳朵,以示耳洞。
“……还有,等你的新基地弄好时,再告诉我!……
彩子。
给良。”
“我才不叫做良。我叫良田。”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