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飞扬跋扈为谁雄 ——井上雄彦

飞扬跋扈为谁雄 ——井上雄彦

作者:抽屉,作者专栏

来源:南方网动漫频道

你能影响多少人?父母、同学、朋友?不要俯身过来告诉我所谓的约定,掩着胸口怦怦的心跳声,你能坦白地填空“(##)改变命运”么? 

他,没有改变历史,不是叱咤风云的乱世枭雄,也不是力挽狂澜的绝代英豪。 
22岁,毅然退学,投身漫界,《城市猎人》是否留下了他不为人知的笔迹? 
23岁,带来了《灌篮高手》旋风,迄今久久不息。 

不知道多少文弱少年为此穿起了品牌鞋,踏上篮球场,挥洒NBA式的雨汗。至少我的小表弟,他很漂亮,他有哮喘,一笑嘴角咧到耳根,一抹雀斑横过鼻梁与脸颊,他拿起了篮球,姑娘们都爱他,他拿起了篮球,床头贴着三井寿,他拿起了篮球,现在是校队的超级候补。如果他以后人生得意的话,我会建议他给井上雄彦上柱香。 

男儿当入樽 

他,没有改变历史,不是叱咤风云的乱世枭雄,也不是力挽狂澜的绝代英豪。 
16岁,失恋五十次,最痛恨篮球,空长了一副好筋肉。 
16岁,“你喜欢篮球吗?”为了这句话加入篮球队,先是投机取巧、然后负气顽嚣,最终真心爱上它。 
他,脊背受伤,前途茫茫,但高昂的唱着战歌,“因为我是天才!” 

受水岛新司影响,又加上本人是篮球狂迷,井上雄彦必然专注于体育漫画。《灌篮》初期,也没有助手,亲自动手打包天下,一天工作20小时。 

运动类,本就是帅哥猛男大集合呀!哇哇,《网球王子》、《滑板少年》、《棋魂》(围棋比赛也在体育频道播放),就连尾崎南小姐,天坼地裂乃敢与君绝的《绝爱》也绝对少不了绿茵场上小麦肤色!篮球终有井上雄彦横空出世,后有八神浩司打扫战场,再有《宇宙大灌篮》狗尾续貂……无“呕”不作的《去吧!稻中兵团》例外,他们的乒乓球完全是道具。 

不过体育本来就是热血精神的最佳道具。极端的说……当国家与国家之间无法随意开战时,就到体育场上见分晓吧!当男孩与男孩之间无法真刀实枪决斗时,就到体育场上见高下吧! 

不管是黑格尔还是天照大帝的学徒研究多少编剧技巧都枉然,他们早就输给咱们的周武王叔叔啦——这世界上的疯子总是成双成对的!阳刚而肤浅的樱木肯定有阴戾而聪慧(唔唔?)的流川治他,叛逆而年轻的三井这厢对着仁厚而老道的安西教练,宫城对彩子……樱木的表情越是丰富,流川越是一张千年睡脸……漂亮女演员们也总有吴宗宪在抬杠……否则就阴阳失调。 

一直坚信性格而非老天爷决定命运。从井上的书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这一点与多少日本漫画的末世情结、宿命情结区分开来啊! 

井上大神的画技无庸多言,光是栩栩如生、各不相同的外貌就会让几多千人一面型的作者汗颜;而NBA精彩赛局式的定格,任多少同人难忘其项背;当然最感人的是贯穿故事始终的那股“气”,那股斗志。最后几回,无需对白,镜头说话,“我最辉煌的时刻就是现在……”不是slam dunk,而是一记庶民投篮定乾坤。从没见过如此纯净的人生时刻,一切归于自然与根本,这时,任是谁,都会觉得活着真好,可以去挥汗如雨,可以跌倒了再爬起,可以喜极而泣,可以与朋友击掌相庆!(花流之间的友情是否存在一直是个诡异的圈套,如果细细品味,“既生瑜,何生亮”之中,一直在不懈追求对方付出友情而不得,因此恼羞成怒的是谁呢?呵呵,我们自有定论)何必畏畏缩缩想东想西,尽情地燃烧仅此一次、别无二店的青春,飞扬跋扈为谁雄! 

曾有个非常苦闷的人如此对我说:一个台风来临的早晨他去某个一向压制他的人处,那人颓然地坐在桌子前,灯也没开,“那一瞬间,我突然悟道了——我甚至开始可怜她了:她不会有下个五十年可活,而我可以!”这是生命的胜利。 

态度决定一切。 

乘车路过某中学,临街的篮球场三面围墙,上面全部是大幅的《灌篮》壁画——均由学生自行动手完成,红发的樱木意气风发,冷峻的流川飒飒英姿,我见犹怜的三井、亲切的宫城、可靠的大猩猩……甚至连眼睛呈心状的晴子也不忘加上,这样的篮球场瞧着就好有上场一搏的欲望;而此中学正以校风严谨闻名全城!井上最爱听读者说:“看了你的漫画,我喜欢上了篮球。”他改变了那些永远也不可能面对面结识的人的生活。篮球落于地面的砰砰声音,穿越时间与空间,化为少年畅快淋漓的酣梦与追求! 


何人继其踪

他,没有改变历史,不是叱咤风云的乱世枭雄,也不是力挽狂澜的绝代英豪 
他,自称是西高的贾森·基德,狂妄不逊樱木花道,然而根本是摸不着门道 
他,自暴自弃,损害了爱人 
他,被轮椅少年所感动,发现了生命的意义 

《REAL》至今已出版两卷,野宫与户川,从表面上看,根本是与篮球无缘的家伙,“我明白,即使已经不能再打篮球,但拿着篮球的感觉……,拍球时听到的声音……,如果你喜欢篮球,就不可能忘记!”这是井上雄彦的心声?为弥补自己无法踏上镁光闪闪的正式赛场所作的补偿?是对樱木花道这门外汉更现实的引申?毕竟,漫画总存在太多偶然与千钧一发,并导向必然成功。如果说井上把湘南击败山王而未能得总冠军,作为现实主义的一个小小显露(换作其他人,大概湘南五人组可以一直打进奥林匹克、NBA全明星队)的话,他在《REAL》做了更接近常理的探讨。 

结果就是“放不下”,牛皮烘烘、眼高手低的野宫放不下,井上雄彦也放不下吧?不知道井上当初在作职业抉择与漫画题材抉择时,有多少人给他泼过冷水呢?无论如何,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意生活吧,违抗天性地委曲求全,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千秋二壮士 

他,没有改变历史,不是叱咤风云的乱世枭雄,也不是力挽狂澜的绝代英豪。 
他,被父亲妒忌,被母亲抛弃。 
17岁,远赴关原,除一身伤痕外,两手空空,还丢了伙伴。 
他,经泽庵大师点化,寻访生之意义。 
21岁,浪迹天涯,修行武艺。 
他,全胜六十六位高手,船岛决斗,一剑铄古今。 

1990-1996年《灌篮高手》用六年实现一个少年时代的梦想,1999年于讲谈社《MORNING》杂志粉墨登场的《浪客行》却是一场内心反省;千禧年来没有谁比他更心理狂与历史狂的了,无论销量与影响能否与富坚、尾田诸大神相提并论,井上雄彦在人格修炼的努力上已经超过同辈人。他们紧张诙谐的故事,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年更比一年深邃,人们逢凶化吉,悲痛与灾难是灿烂的生命之花的点缀;井上雄彦则开始拷问深藏的灵魂——当然不免陈词滥调,却也让人久久回味,最近与北野武“座头市”的碰面正说明了这一点。譬如“死”,你觉得现在可以心安理得地死去了吗?那应该哈哈大笑才对! 

人是为什么活着的呢?如果永远像樱木花道一样单线条就幸福了吧?但那是不够的!光有篮球仍是不够的。如果够的话,就不可能有铺天盖地的同人出现了。 

日本最高文学奖——芥川奖得主,“国民作家”吉川英治的著作《宫本武藏》。1935年刊载,原定200回,最终刊出1013回,赢得了“百万人文学”之称。井上雄彦要拿它开刀,当然其志非小也,从《BUZZER BEATER》(宇宙大灌篮)的小小挫折(充分证明一票通是吃不到底的,结果是在公式网站上免费放出)到《浪客行》的凌波微步,经过与编辑超过一年的反复切磋,完全来了个再创造。 

天才潜能、非人努力、专心致志——才可成功。井上每一个分格都在蛮横地叫嚣。这大概是说“老百姓(井上)自己的故事”。他的抱负与愤懑似乎在《浪客行》中更为突出,几乎是解衣磅礴!宫本武藏是天才吗?他够努力了吗?能够天下无双吗?无敌之后又如何?他时而不敢确信,时而又志得意满,这一声声拷问——根本是井上雄彦的自问自答。 

宫本武藏用剑,井上雄彦用笔,他们一起犁开历史这丰沃的土地。四百年过去了,武藏一次又一次地附着在他人的笔端,以万变不离其宗的形象,让人胆战心惊,他就是那把悬挂头顶的利剑,危险而迷人——人们呼唤英雄!三十年过去,还有多少人能记得井上雄彦,我们不敢说。但好多人,一看到篮球、一看到发如飞蓬、傲然独立的眼神,也许还是能回味起夕阳下,那滴闪亮的汗珠,流淌在运动少年的下巴尖,流淌在一代剑客的胸膛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侠客行》李白 

楚留香已经不流行了吗?最酷的是背负十字伤的剑心,永恒微笑的宗次郎,《新撰组异闻录》的小猪冲田吗!即使是衣服永远皱皱的、熨不平的青衫浪子天津影久也颇受欢迎……井上却给了我们一个强大而土气的宫本武藏。 

日本武士道与中国的侠气永远是不一样的,而武藏身无依附,更接近我们的理解。 

相对于嗜血的真实的宫本武藏,井上雄彦已经赋予了他更多良心;同时也毫不隐瞒那些尤其女孩子们所不乐于见的现实。丑陋的自私与欲望……诚实总是具有了某种扎人的东西。《浪客行》中虽满篇绝世武功,却是平常血肉之躯,让人看到了最切实的日常饮食起居——因而结果也就是——好多场景,不美形!(最主要的消费者们大约不会去看脏兮兮的臭大叔吃饭洗澡,井上桑的自然主义的派头,其风景画也只比风光明信片平庸一点点)其实,漫画本就是娱乐的东西,应该让人在阅读时忘却凡尘,现实已经够沉重,井上雄彦是否有些多此一举呢?他把一些深埋在蛀虫爬满的哲学书与典籍里,被遗忘的深奥要理,通过画面一层层的传达出来。这个野心——也许将成就井上雄彦,也许会害死他。 

无论是十三岁手刃新当流有马喜兵卫,还是对决吉冈传七郎、又七郎,胤舜、穴户梅轩(迁风黄平)、大濑隼人、十风典马,井上都在透过“鬼之子”的眼神述说着:更强更快更高——追求名利,达到那个目标,然后呢?然后怎么办?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喜马拉雅山还在那儿杵着呢!攀登珠峰之后呢?独孤九剑去了哪儿?你只能与之共存,永远无法征服,如果你要战胜它,或者抛弃它,那么就带来自身毁灭。这种日本式的禅或是李白式的道在与柳生宗严那把化有穷为无限的不求人对峙之后,变成了实用主义:选择锲而不舍——先达到再说吧! 

在未有功成名就、抵达人生最边远之颠时,他是不会“深藏身与名”的;所以大家也放心,井上雄彦同学绝对不会翻身闹封笔,他在毫不掩饰地吐露心曲呢!武藏始终在追求“天人合一的剑”,雄彦是否也会领悟“天人合一的笔”呢?就如他回答读者提问,“为什么要画画呢?画画真的是一件对我来说非常自然而然、无法离弃的事啊!” 

宫本武藏的人生中,没有对俗名的愚昧迷信与愤懑不平,只专注于怎样在逆境中求飞跃,不轻易妥协,没有偶像崇拜,只有人的觉醒——对自身韧性充满健康的信赖感,“化锄为剑,化剑为锄”。1998年金庸与池田大作对谈时一语中的地指出,宫本武藏的三大法宝就是“不断修学、集中精力、以及抛弃教条(注重实践)”。 

井上雄彦走到今天,也不过是这三大法宝的忠实实践而已。从中学到大学,一刻也没放弃过作画,听从导师建议专事漫画,为北条司作助手期间不断发表短篇,终于另立门户。 

到与迁风黄平重逢时,井上大神大概身心疲惫了,就连我们也看出了与迁风黄平一样的惘然与勉强。番外篇好坏掺半,似乎屈从了同人女的需要(喈喈,请多满足满足我们的需要吧),从艺术的高度讲,我们要坚决打倒这种谄媚!不过,小黄平横跨在背上的系刀带,却显得特别诱人,有种油画中阿波罗神的气韵——虽然他穿的破破烂烂像洪七公。 

他不过有些迷失罢了。 

直到穴户梅轩篇为止,我们还看到井上欲将现代的、西方的或说是翻译体的头脑(神)与古代体裁(形)努力调和,两大分子相互冲突,碰得他太阳穴突突乱烫的话,一进入小次郎篇就完全倒向了传统。不知道是否也要像苍紫一样去坐禅了……就像武林高手反璞归真,国学大师穿便衣一样,井上大概每个脑细胞都套上了和服。如果现在叫他赶《灌篮》第二部,流川枫大概会说出“天人合一球”!(不可想象中-_-bb) 

佐佐木小次郎列传一开场,我们又呆掉了。如果一开始就乖乖地接受被误导,小次郎等于又巴,武藏最后与小时候的玩伴决斗,那也太少女漫画了。16册开始才是身残志不残的天才育成史,崇高与卑微共存的辛酸泪(怎么那么像杨白劳?)。 

如果说《浪客行》的开始我们还带着《灌篮》的余波与惯性,那么小次郎几乎是魅力的全新体现。这位大饼脸帅哥你不服吗?首先让人想到的是《御法度》的加纳总三郎同学,莫非井上参照了松田龙平的外貌(此君现在却越长越像皇昂流),似乎全亏如此,我们才首次发觉一张典型的和式大饼脸的美丽,拖着长剑在海边走,狭长的眼睛、倒垂的眉毛——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所谓“风神秀异”(大白胖子?),自当如此! 

迁风黄平则是典型的一张西方人的脸,尤其是眼睑,美则美矣,只要是东方黄种人,就绝对不会翻出那样的睫毛——眼睑内包是东方人与西方人基因区别之一,不过也可能,黄平同学是日本先民——接近白种人的虾夷人返祖? 

《浪客行》香港版特别制作了日本版都没有的彩页,而主稿则极力营造黑白电影的气氛。在画面上发狠达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不少人都说过“本土漫画不如井上雄彦一片树叶”的牢骚。当然,本土漫画还是很有希望滴,看的人是少少滴。至少请付出井上大人那样的努力与牺牲,再来接受我等的膜拜吧! 

井上雄彦曾经这样说过:吉川英治先生的小说里,宫本武藏是一个分外顽固而难以理解的求道者(读者:和你一样啊,哥哥仔!),而且形象亦正亦邪(井上大人的恶搞也缺乏同情心哦~),要以漫画画出神髓,是相当困难的!(终于招认了)尤其改编时,总要特别设计打斗分镜与场景,大费心机与光阴,不过正因为他难以描写,对我来说越是令人振奋的新挑战!(受虐狂吗-_-) 

我们预测,宫本武藏打败了佐佐木小次郎该是怎样的表情哩?干挞婆王“不想活在没有你的世界”?帝释天“这是我们的约定”?樱木花道那样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眸,“因为我是宫本武藏!”再加璀璨微笑?oh, no !胜利(双手举过头顶作V手势)?天下无双?夫妻双双把家还?大概平静的犹如忍受肠绞痧吧。 

因为井上雄彦自己已经尝过这种滋味了。 

他走到了头,远方却没有终点。 

同上帝的赌局没有翻本可言。 

所以鸟山明衣袂飘飘地如阿拉蕾般跑远了吗?回头是岸也照穿龟仙人的练功服? 

所以车田正美这头勤勉的蛮牛还在一笔一划永远看不出赶稿痕迹永远把卡妙的水瓶座圣衣手臂护套画成不对称式(冥王篇动画却把这一细节抹杀了)吗? 

而富坚义博看的很开,精笔也是画,草稿也是画,重要的是神来之对白吗? 

井上,你好老实哦!内心袒露不算,还把漫画技巧全盘托出……啊,井上殿,三十年后我们仍然记得你! 

附录: 
作者简历: 
原名/笔名:井上雄彦 
出生年月:1967年1月12日 
籍贯:日本九州鹿儿岛县 
婚姻状况:已婚(放弃觊觎罢) 
崇拜对象:池上辽一、迈克尔·乔丹 
荣誉:1989年入选手冢奖 
代表作:《灌篮高手》、《BUZZER BEATER》、《REAL》、《浪客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