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灌篮高手故事梗概

灌篮高手故事梗概

  “对不起,樱木同学,我喜欢的人是篮球部的小田同学。”这句话在初中生活结束的时候,宣布了红头发的樱木花道的第五十次失恋。

  带着对篮球无限的恨,樱木花道升人了县立湘北高中。

  “对不起,请问这位同学……你喜欢篮球吗?”

  对“篮球”两字极度敏感的樱木被问到之后正欲发作时,看到了一个天使般美丽可爱的女孩。在叫做赤木晴子的女孩对他的体格的赞赏之下,樱木毫不犹豫地承认自己“非常”喜欢篮球,并开始梦想着能与晴子交往。

   得罪了三年级学生的樱木花道被约在放学后到天台去与三年级的崛田德男等人决斗,可是受到赤木晴子的邀请去篮球部参观的他根本就把此事抛到了脑后。篮球馆里赤木晴子对篮球的热爱感染着樱木,头脑简单、性格冲动的他在晴子的鼓励下准备表演自己根本不会的灌篮。虽然,最后他的表演失败头撞上了篮板,但是他那超人的弹跳能力深得晴子的赞赏,而且将他视为篮球队的“救世主”。

   在好朋友洋平的提醒下,樱本想到晴子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可能会有男朋友,而且她总是念叨着什么“流川同学,流川同学”的。放心不下的樱木拦住晴子询问所谓的“流川同学”到底是不是她的男朋友,晴子在对篮球高手流川进行了一系列的描述之后告诉樱木,她对流川是单恋,宣告了樱木上高中后的第一次失恋。

   被樱木在天台“放鸽子”的三年级学生又来挑衅,并决定放学后再次于天台等待樱木花道。提前到达天台的三年级学生与正在那里睡觉的一年级新生流川枫发生冲突,当樱木花道与水户洋平来赴约的时候,流川已经打倒了天台上所有的三年级学生,得知这个打倒三年级的人就是晴子单恋的对象流川枫,樱木花道不由得炉火中烧。恰被楼下的晴子看到他对流川枫怒目相向的样子,立即上来阻止。看见流川枫与三年级打架所流的血,晴子误认为是樱木干的。又因他的口碑一向不好,使得晴子气愤地对他大喊道:“以暴力伤害人实在太差劲了!我看错你了,樱木同学!”

   樱木虽然遭受了很严重的打击,可是见流川枫对关心他的晴子那么冷淡又忍不住与他大打出手,结果得到的却是晴子的一句:“我很讨厌你呀!”

   由于洋平的解释,晴子发现是自己错怪了樱木对他造成了伤害,所以决定放学后去向他道歉。

   放学时,篮球队的人不小心用球打到了樱木的脸,激起了一日比一日更痛恨篮球的樱木花道的怒火。而他把篮球贬为“臭皮球玩意”的行为也惹恼了篮球队的队长──赤木则宪。为了维护热爱的篮球,他要求与樱木在篮球馆决斗,规则是在他投入十个球之前只要樱术抢到他手中的球并投中篮筐就算赢。

   他们的决斗轰动了全校,无数的学生前来观战。对篮球一窍不通的樱木花道不断地出丑,而赤本刚完则屡屡得手,转眼间已经进了九个球。赤木晴子想要阻止樱木与他哥哥赤木刚宪的对决,而头脑简单的樱木花道却把她的出现当作了鼓励,全力以赴地投入了与赤木刚宪的比赛中。凭借超人的体力,樱木终于抢到了球,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为之哗然。拿到球的樱木在使用各种方法都无法突破赤木的防守的情况之下,巧妙地将球从赤木的头顶向篮筐抛过去,在空中从他手中抢到球并灌篮成功。

   正当樱术向晴子夸耀自己的本领而且将对手说成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时,他意外地听到晴子叫“大猩猩”为“哥哥”。从此,他立即转变态度,积极要求加人篮球队,并为了讨好赤木刚宪用尽各种手段。为了接近晴子,为了加人篮球队,樱木花道整夜待在篮球馆里打扫卫生,最终感动了赤木刚宪,允许他加人篮球队。入队后的头一天,赤木便将毫无篮球基础的樱木花道交给篮球部的经理彩子进行乏味的基本功训练。

   自称“稳坐下任队长席位”的人──樱木花道,加人篮球队已有两个星期了,但他始终被迫留在场外练习“拍球”。想要上场和大家一起进行练习的他与要求他继续练习运球的赤木刚宪发生争执离开了篮球馆。可是想到被赤木骂他“没恒心的笨蛋”,还有晴子那种伤心的表情,他终于又回到了篮球馆。

   胖胖的、人称“白发佛”的湘北高中篮球队的教练安西老师来到正在进行训练的篮球队,告诉大家他已安排了湘北队与去年县大赛四强之一的陵南高中篮球队的练习赛。随后,他要求一年级的新生与高年级的学生打一场比赛,而斗志最旺的樱木花道却被禁止出场。这一场比赛成了湘北篮球队主将赤木刚完与从初中起便是篮球高手的流川枫之间的较量。

   对流川枫极度排斥又不能上场一展身手的樱木花道只能在场外一边听着彩子的评论一边说些风凉话发泄自己的怨气。由于不满彩子所给流川枫的评价,晴子的反映十分强烈。赤木的一记漂亮的“大猩猩灌篮”激起了流川枫的斗志,看到晴子兴奋的反映,樱木的嫉妒心变得更盛,但是他能做的也只是站在场外给本应是敌对阵营的高年级加油,并且乱指挥一通。无法阻止流川枫继续大出风头的樱木花道在安西教练身边软磨硬泡强烈要求出场。在短短的几秒钟里,流川枫从切人到灌篮的高超球技不仅让赤木刚宪承认了他的水准,并且也深深吸引了樱木花道的视线。

  用尽各种手段,樱木花道终于在比赛结束前2分钟的时候获准上场参加比赛了。上场后表现出色的他不愿把球传给情敌流川枫,所以带球在赤木刚宪面前强行突破。本想再展示一下自己灌篮本领的他,却不慎将球扣到了赤木刚宪的头上,比赛变得一团糟。不过表现出色的樱木花道还是引起了安西教练的注意。

  与赤木刚宪一同长大既是朋友又是对手的柔道部主将青田龙彦看上了樱木花道超乎常人的优异体质,想将其吸纳入柔道部实现称霸全国的梦想。为此,他千方百计地想将樱木从篮球部挖掘过来。但,最后只得到打败他的樱木花道的一句话:“我要打篮球。”在窗外偷看的赤木刚宪为樱木的回答暗中激动不已。原来单纯为了接近晴子而打篮球的樱木花道似乎已发生了些许变化。

  听了樱木对青田龙彦所说的话之后,心情大好的赤木刚宪主动要求安西教练同意让樱木开始学习投篮。骄傲、爱炫耀的樱木花道看不起流川枫所示范的运球上篮,觉得它远没有灌篮威风并称之为“平民的投篮”。可是,自诩为天才的他对这种被自己贬为“平民的投篮”的投篮方法却束手无策,一个球也投不进去。

  清晨,跑步锻炼的晴子看到樱木花道一个人在学校的篮球场练习运球上篮,樱木的努力程度令她很是佩服。为了帮助他,晴子提出由自己来教他运球上篮。虽然各方面的感觉都已变得不错一但是樱木花道还是无法把球投人篮筐。晴子突然发现投不进的原因在于樱木花道的手法不对,他用力太大所以球才会投偏。在赤木晴子细心的指导下,樱木花道终于投进了第一个“平民投篮”。

  在樱木花道的球技有了大幅进步的同时,湘北高中篮球队开始积极准备与陵南高中的比赛。满怀壮志的樱木为了能超越流川枫和赤木刚宪,在练习结束大家都回家之后仍自己留在篮球馆内特训。心血来潮,他想要痛痛快快来一次灌篮,可惜起跳位置太远没有成功。但是,他惊人得弹跳能力却使得陵南高中前来探看湘北队底细得相田彦一目瞪口呆,甚至误以为他就是有名的流川枫。然而,他对流川枫的赞赏却激怒了樱木花道。又因为樱木花道口出狂言,相田彦一更是把他当成了赤木刚宪。

  “赤木刚宪也是我的手下败将。大家都称我为篮球健将樱木!好好地查一下吧!”樱木花道终于摆出了自己的“至高无上”的身份,令不知内情的相田彦一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当听到陵南有一张王牌仙道时,樱木要彦一转告仙道一句话,那就是“我会打赢他!”

  为了迎接第二天与陵南高中的练习赛,由赤木刚宪率领的湘北篮球队几天来一直加紧训练,所有队员都已进入最佳状态。训练结束,赤木将樱木花道一个人留了下来,打算教他学习“篮板球”。起初,樱木根本不屑于学习“去抢回射失了的球的普通的东西。”但听到赤木告诉他“能控制篮板球的人便能控制整场比赛”时,便即刻为之心动,开始接受训练。

  与陵南比赛的日子终于来了,湘北队的每一个人都斗志昂扬。在陵南高中的篮球馆里湘北队的中锋赤木刚宪与陵南队的中锋鱼住纯碰面了,鱼住对赤木说自己会赢的。赛前15分钟,在更衣室里经过不懈的“努力”,樱木花道终于“争取”到了10号队服。比赛临近开场,陵南的王牌──仙道才姗姗而来。被安西教练说成是秘密武器的樱木花道得意洋洋地来到仙道面前“我是秘密武器樱木!仙道,我要打倒你!”

  比赛开始了。鱼住的气势逼人,屡次封杀了湘北的进攻,无论是流川枫还是赤木刚宪都没能突破了他的防守。比赛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陵南的手中。场外的樱木花道认为湘北在鱼住的防守之下已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强烈要求让自己这个“秘密武器”上场。此时,流川枫的进攻也受制于仙道,毫无施展的机会。陵南的教练田冈扬言这场比赛的目标是要抛离对手30分。

  在球场上,对仙道的喝采此起彼伏,他的表现已经超越了高中篮球的水准。而这样出色的表现已经激起了赤木和流川的斗志。

  19比0的比分对湘北队来说非常不利,队员的势气低落,毫无斗志,这时候能投进一球抢回主动变得极为重要。流川枫出手抢断了仙道的凌空投篮,打破了僵局。在他与赤木的配合下,湘北队总算有了第一个进球。赤木和流川枫出色表现使得湘北队完全振作了起来,场上的形势发生扭转。到上半场结束时,赤木得了17分,流川枫得了14分,全队从0比19落后的情况下追成了42比50的成绩,只落后陵南高中8分。可是有一个人却始终没能上场,只能一直在场外眼睁睁地看着赤木和流川大出风头。

  下半场,湘北队仍保持着锐不可挡的攻势,逼得陵南的田冈教练脸上消失了原有的笑容并叫了暂停。樱木来偷听陵南的安排被发现后,与他们的队员发生口角并且再次对仙道下了挑战书。而仙道似乎也对这个口出狂言的红头发的家伙很有兴趣,在投篮时用眼神向场下的樱木挑战。

  陵南对湘北采取了盯人战术,由鱼住看死赤木,仙道盯住流川,双方的比赛陷人了僵局。而安西教练也终于准备让一直在场外上蹿下跳的樱木花道出马。鱼住的犯规造成赤木受伤,必须接受治疗。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安西没有让二年级的角田接替他的位置,而是让樱木花道上场来做中锋。樱木的出场使得关注他许久的相田彦一和被他挑战的仙道都非常兴奋。可是他本人却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在比赛中手足无措连续犯规,好在流川枫一脚踢醒了他。

  比赛继续进行。在最后阶段,缺少了高大的赤木的湘北队看起来似乎大势已去,不过代替他的樱木花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一道谜题。不一会儿,樱木“对篮球的执着”(追球追到场外还不小心把陵南的田同教练压倒在地)虽然又惹了乱子,但是他的速度之快也开始引起仙道的注意。鱼住扬言要在樱木的头上得分,可是面对体力超常、弹跳力惊人的樱木铜墙铁壁似的防守,他手上的球被轻易地抢走了!全场一片震惊。

  拿到球后,樱木花道信心大增,整个湘北队也焕发起活力。而陵南一方则因他的出色表现而显得人心慌慌,就连原来看不起他的田冈教练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潜力无穷。

  樱木在鱼住面前使用“平民的投篮”没有成功。他抢回球后,由于流川枫的表现很突出所以陵南从教练到队员全认为樱木会把球传给流川并加强了对流川枫的防守。可是,出乎他们的预料,樱木手上的球没有传给与他不和的流川枫,而是传给了无人防守的木暮,湘北队落后7分变成落后5分。第二次仍是如此,湘北队又追上了2分仅仅落后3分。

  陵南队的田冈教练、相田彦一、包括湘北的队员都以为樱木花道很精明懂得掌握时机,只有前来为他助阵的死党们才明白,樱木是绝对不会把球传给流川枫的。

  流川枫一直紧盯仙道逐渐体力不支,被仙道突破防线扳回2分。见流川枫因疲劳跌倒,樱木立即上前报刚才的被踢之仇并与流川针锋相对地吵了起来。为了一争高下,两人全冲劲十足地投入了比赛。樱木得球,传给安田,安田投球未人,流川枫抢到篮板球再投成功,湘北队又重新追回到只差3分。

  已经一人独得19分的流川枫使得陵南的田冈教练感到他定会在当年的全国大赛中引起轰动。至于古怪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樱木,也获得了田冈教练的注意,认为他的本领到底有多大,这足以左右比赛的成绩。

  失去了赤木的湘北队同时也失去了高度上的优势,几次都被陵南抢到篮板,更是让仙道又得走2分。万分危急之时,鱼住、仙道、流川出手去抢篮板球,而樱木花道如横空出世一般以超乎常人的弹跳力跃于三人之上抢到了这个关键的篮板球。在众人的赞赏声中,樱木的斗志更加昂扬,甚至自封为“篮板王”。可是,在田冈教练的示意下鱼住占据有利位置压制住了仍是新手的樱木,使他发挥不出抢篮板球的优势。陵南却靠着鱼住的身高数次得手,比分变为了76比70。

  距比赛结束还有3分钟时,去接受治疗的赤木回来,换下了疲劳的流川枫。安西教练告诉流川,他的休息时间只有1分钟,湘北要在最后两分钟决胜负。赤木上场马上投人一球,比分改为76比72。鱼住投篮操之过急未能投人。在赤木的提醒下,樱木记起了特训时的要求,发现了自己抢不到篮板球的原因是未能占据有利的位置。鱼住抢篮板球被赤木拍掉,但球又落入仙道之手,仙道投篮被赤木破坏,樱木克服了刚才的缺点,占据有利位置在鱼住面前又抢到了一个篮板球。湘北把比分追成了76比74,使陵南的田冈教练感到了强大的压力。紧接着,木暮的一个三分球使湘北队反以77比76超出一分。此时,仙道认真了起来,使出全部实力。

  赤木让樱木花道把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仙道交给自己防守,但是好胜的樱术却坚持要自己守住仙道,并且表现得非常出色。面对着强大的仙道,他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刚学打篮球不久的人。就是他使本来一直都一脸轻松的仙道也开始像其他人一样气喘嘘嘘了。

  比赛的最后两分钟到了。流川枫再次上场,湘北要与陵南正式决一胜负。安西教练将樱木和流川聚在一处向他们安排了一个两人都不愿服从的战术──由他们两人共同防守封杀仙道。在两人紧密的配合下,仙道几乎动弹不得,在两个劲敌面前他沉浸于打球的乐趣中,第一次在比赛中显得十分兴奋。

  比赛还有一分钟,两队的成绩为85比81,陵南领先四分,湘北能否取得胜利就要看流川和樱木能否成功地钳制住仙道了,湘北队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

  樱木花道在仙道投篮时截住了球,传球给流川枫,投入了3分球得分,湘北追至85比84,与陵南仅差1分。陵南的后防严密,湘北几乎无机可乘,鱼住得球,因没有机会上篮便将球传给植草,植草将球传给越野,越野再将球回传给植草时被赤木断下,赤木传球给流川,仙道紧紧守住不让他投篮,于是球又被传到了无人防守的樱术手中,漂亮的运球上篮使湘北再度领先。然而,在比赛仅剩4秒时,仙道得球人湘北的防线,在赤术与流川两人的拦阻下巧妙地将球投人篮筐。

  比赛结束,原本号称要抛离对手30分的陵南仅以1分的优势获得了胜利。虽然输了,但湘北所给予陵南的震撼是强大的。除了赤木和鱼住这对天生的对手之外,被称为天才的仙道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对手──流川枫和樱木花道。陵南的田冈教练也意识到樱木是一块可造之材,他明白在不久之后,原本弱小的湘北将会成为一支有能力威胁陵南的球队。

  与陵南的比赛之后,地区预赛就快到了,接下来是县大赛。湘北将要面对的对手是连续10年跃身全国大赛的劲旅“海南大学附属高中”,每年紧随其后排名第二的“翔阳高中”以及拥有仙道和鱼住的“陵南高中”。而湘北的最终目标则是“称霸全国”!为此全体队员开始了更加严格和艰苦的训练。

  在学校的角落里,刚从医院出来的二年级的宫城良田与三年级的以三井为首的问题学生正在对峙着,因为樱术与彩子一同出现引起了喜欢彩子的宫城的嫉妒,他不理三年级的暴力团反而与樱木大打出手,害得原来要和他动手的三年级全成了炮灰。由于彩子和路过的晴子出言制止他们才乖乖地停了手。

  宫城又回到篮球队。而三年级的暴力团似乎也因为宫城、樱木还有和他们打过一架的流川枫与篮球队结下了“不解之缘”。宫城以为樱木喜欢彩子,樱木以为宫城喜欢晴子,两人在训练中互相捉弄升级为打架。直到赤木出现他们才变得服贴。训练结束,樱木看出宫城喜欢彩子便找他聊天,两个同样为了引起喜欢的女孩注意的家伙彼此坦露内心,取得了谅解,互相鼓励着投入了又一天的训练。

  宫城与樱木的关系变得很融洽,谁都不敢相信自大的樱木花道居然会虚心地向宫城学习假动作。而此刻三井也正与外校的暴力团一起向体育馆走来。寻衅的三井等人违反体育馆的规定穿着皮鞋走了进来,他们肆意地糟塌着场地和篮球,对于官城让他们离开的请求置若罔闻,三井更声称是为了把篮球彻底摧毁才来的。气愤的流川枫向三井的脸丢出一个篮球,正式挑起了双方的冲突。三井的目的是要让篮球队因为在篮球馆发生暴力事件而解散,所以无论宫城等人如何退让他们都不肯退让,反而得寸进尺地打倒上前劝阻他们的安田,结果双方果真动手打了起来。樱木。流川、宫城全都投入了“战斗”,樱木的四个死党洋平、野间、大楠、高官也赶来助阵。

  篮球馆的门外已聚集了许多人,篮球队的命运危在旦夕。赤本从补习班回来参加训练,看到前来滋事的三井便狠狠地掴了他一巴掌。在木暮的介绍下大家才知道三井也是篮球队的成员。

  “在和我同级而又打篮球的人中没有一个人会不认识‘武石中’的三井寿……”木暮这样告诉不了情况的队员们。

  在当年武石中学与横田中学的一场比赛中,就是由于三井的存在,才使得武石中学在剩下12秒落后一分、对方控球在手的情况下反败为胜,以领先一分的成绩赢得了比赛。那一次失败,并不单纯因为宫城的态度傲慢,而是因为宫城是篮球队所期待的新人。

  “三井,你其实很想返回篮球队吧?”

  “你的腿已经痊愈了吧?既然如此,那再回来跟我们一起打球吧!”

  “我对篮球早已经没兴趣了!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打垮宫城和樱木!别老是拿过去了的事来说!”三井拼命地掩饰着自己的内心,不愿面对他无法忘记的过去。

  “是我,开门吧。”

  安西教练的出现激起了三井对篮球的依恋。那次对横田中学的比赛,正是安西教练的一句“坚持到底,不要放弃希望。若就此放弃的话,比赛便等于已经完结了。”激励他打败了对手。又一次站在安西教练面前,他瘫倒在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很想打篮球……”

  打架事件的责任被洋平等几个人担了下来,他们告诉校方是由于三井想要脱离团体返回篮球队他们一时气愤便出手打人。他们受到校方的处分,被罚停学三天。篮球队因为他们而没有遭到校方的解散,继续努力奋战全国大赛的县区预赛。三井寿剪掉长发又回到篮球队参加训练,三年的空白对他而言似乎并未造成什么影响,他的球技还是像原来一样令人瞠目。

  5月19日,正式比赛的日子终于到了,第一次正式比赛的樱木花道兴奋得整晚都无法人睡。湘北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狂妄的三浦台队,他们自认对手只有一个──就是王者海南大学附中,至于湘北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比赛一开始,湘北并没有派出最强阵容。参与打架事件的几个人都被安西教练留在场下以示惩戒。只有赤木一名主力在场上的湘北很快便以4比18落后。三浦台的嚣张气焰让在看台上观战的陵南极为不满,强烈要求湘北派出最强阵容。

  “你们反省了没有?不会再打架了吧?”安西教练得到几个人的保证之后,要求湘北更换球员。湘北问题球员军团正式出场。赤木刚宪、宫城良田、三井寿、流川枫还有一个叫人头疼的樱木花道,湘北终于派出了自己的最强阵容,开始反击,宫城的速度、赤木的高度、三井的投篮不消一会儿便将比分拉近为16比18,仅仅还落后两分。

  这时,三浦台犯规由樱木罚球,可是问题在于从来没有人教过只会犯规的他该如何罚球。因为紧张,樱木这时违例自己丧失了一个罚球机会。罚第二个球时,他用力将球投向篮板,本想自己抢篮板球再投入将比分追至平局。宫城得球,传给流川枫投篮成功。在这样的形势下三浦台请求了暂停。为了能证明自己是天才,樱木决定使出他被禁止使用的“灌篮”。

  赤木、流川、三井,他们三个人在抢篮板和得分方面的能力,以及控球后卫宫城对三浦台防守的破坏和出色的传球都引起了前来观战的陵南的注意。很快湘北便将比分超出以100比47领先于三浦台。这是自称天才篮球健将的樱木花道很值得纪念的第一场正式比赛。虽然距下半场结束还有4分钟,但胜负已见分晓。樱木在接到宫城的传球之后仍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决定来一次灌篮!可是……(球没有投进篮筐却打中了对方球员的头)樱木花道五次犯规被罚出场。

  湘北高中最后以114比51的压倒性比分战胜三浦台高中,打入第二回合。樱木花道的出道战结果却实在令人惨不忍睹,得分──0,下半场16分钟因五次犯规而离场,不过,他的名字却也因此广为人知。

  接下来是湘北与角野的比赛,因为与三浦台比赛时的出色表现,这次海南、陵南、翔阳都来观看湘北的比赛。可怜的樱木结果又与上次出赛时一样,一球未人便五次犯规离场。湘北以160比24在第二回合胜出后,又以103比59在第三回合轻易获胜。球队受人注意便一天比一天增加。樱木花道则第三次五次犯规离场。第四回合,湘北又在开始落后的情况下以111比79战胜了历史悠久的强队津久武。顺便一提的是,樱木花道第四次被罚离场。进人八强的湘北下一场的对手将是排名仅次于海南的强队──翔阳。

  此时湘北队中最忧郁的人莫过于出场四次、犯规20次、得分为0的樱木花道了。为了不再因犯规被赶出场,他来到赤木家向赤本刚宪请教不会被赶出场的方法。可是他得到的回答是“世界上根本没有不会被赶出场的方法。好的防守和犯规只是一线之差!不过犯规并不需要努力地练习,而防守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光用嘴说便做得到的!”赤本将与翔阳之战的胜负关键寄托在樱木的身上。

  湘北与翔阳开赛在即,三井寿偶然听到翔阳的6号对自己的评价。

  “初中时的他简直是勇不可挡,厉害得令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初中生。……他现在已经没有那种震撼力了……不管怎样,我绝不会让三井在比赛中超过5分。”

  自尊心受损的三井打算和这个尚未见面的对手在球场上一决高下。

  比赛还未正式开始,前来观看的陵南与海南两队已在猜测会是哪一方胜出了。海南的选手牧看好翔阳,而陵南的鱼住则认定湘北。

  安西教练派出了湘北的最强阵容应付翔阳,中锋──赤本刚宪、大前锋一一樱木花道、小前锋──流川枫、控球后卫──宫城良田、得分后卫──三井寿。其中樱木的工作是巩固内围区域和抢篮板,他还要与赤木、流川一起抗衡翔阳在高度上的优势。

  在翔阳高中声势浩大的声援之中,湘北与翔阳的比赛拉开了序幕。比赛初始,湘北被翔阳队员的身高优势压制住,而刚性的中锋赤木也被翔阳柔性的中锋花形死死地克制住。流川枫得球却不与队友配合仅以自己的技术将球投中,为湘北得了开赛后的第一个2分。赤木使出绝招“打苍蝇”,从花形手上将球打开,但球却落人了对方8号高野的手中,这时樱木及时阻截成功,球终于到了宫城的手上,湘北又得了2分。

  宫城的身高只有168厘米,在“高”人云集的球场上简直像是一个缺口。但是,他得球之后惊人的速度和美妙的传球完全左右了场上的形势。令原来看不起他的人无不叹为观止。樱木也因他的传球而有了预赛中的第一个人球。宫城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了,湘北已将分数由0比11追至8比11,这迫使翔阳的学生教练──藤真叫了暂停。然而,重新强调任务投入比赛的翔阳却忽略了一个人物──“MVP射手”三井寿!湘北与翔阳打平!

  气势如虹的湘北几乎逼翔阳的藤真出场,但在花形的带领下翔阳又重振士气,将比分再度超出,以31比22领先湘北9分。上半场比赛还剩下30秒,翔阳又发起了进攻,为了保证下半场的士气,湘北队不能再失一球让比分差距超过10分。负责抢篮板工作的樱木花道将比分控制在了这个程度上。

  下半场比赛开始。在休息时得到晴子夸奖的樱木干劲十足,他抢夺篮板球的能力不但让在场的观众震惊和兴奋,更把比赛的优势带给了湘北。34比35,湘北仅仅还落后翔阳1分,樱木的再一次抢断使得湘北以36比35反超前于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的翔阳。翔阳的4号控球后卫藤真,终于离开后备席出场!听到这个消息,待在休息室里的陵南与海南都走出来观看这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出场后的藤真与在后备席上时判若两人,放下教练重任的他一来到球场便由冷变热,成为了一个火一般的球员。他的上场不但为一度被湘北超前的翔阳夺回了领先的优势,更把翔阳的水准真正提升到全国水平。

  再次被翔阳拉开比分的湘北队的安西教练请求了暂停。他对球员们的要求只是要他们记住一句话“我们是很强的!”翔阳方面,藤真要求队员们打得再积极一些,尽量引对方在篮板下犯规。经6号长谷川的提议,翔阳决定使用BOX ONE战术,由长谷川盯住曾是初中MVP的三井寿。

  暂停结束,湘北的队员们互相鼓励着走上球场,三井虽然已经非常疲惫,但是落在他身上的任务在下半场却变得更重了。翔阳的BOX ONE开始发挥作用,长谷川将射手三井看死使他无法得分。安西教练认为这场比赛的胜负掌握在樱木和三井两人手上,樱木超水平的表现夺回了篮板下的控制权,而要取胜还必须借助三井的得分能力,所以不管三井多么疲倦也不能将他换下场。

  樱木第四次犯规,在篮板下的防守变弱无法再抢到篮板球,以高度取胜的翔阳趁机从中不断得分,以58比46领先湘北12分之多。由于长谷川犯规,三井获得罚3球的机会为湘北挽回了3分追成58比49。与此同时他也记起了初中时比赛的情况,觉悟到自己是那种面对劣势反而更加振作的人,他要趁自己的斗志尚未消失之前继续比赛。湘北改变战术采用全场盯人,重新振作的三井在宫城的配合下又连扳6分,湘北与翔阳只有3分之差了。

  已经四次犯规的樱木花道因为怕被赶出场而不敢做出过分粗野的动作,同时亦极力避免与对手发生碰撞,失去了许多抢夺篮板球和阻止对手投篮的机会。三井连续投中第四个3分球,又在危急时刻救回一球传给流川枫,使两队比分在完场前2分30秒时打成60比60平手。而三井也终于被换下场。

  “一点也不像你啊!你在害怕什么?”

  “到底是谁害怕啊?我不会输给你的!”流川枫的一句话又激起了樱木的斗志。在他与流川枫的配合下,湘北以62比60反超前了。这情况已经超越了藤真的控制范围。樱木得球准备灌篮得分,为了阻止湘北的分数继续上升,藤真要花形即使犯规也要阻挡住樱木(因为他知道樱木花道罚球是不会进的)。结果,樱木的进球虽然引来全场的欢呼但却因撞人第五次犯规,他在一片欢呼声中步出球场。

  湘北拼尽最后的气力,将62比60的比分保持到比赛结束,将全县排名第二的翔阳拒于决赛大门之外。而他们将要面对的下一个对手是全县排名第一的海南队。

  经过三年的等待,赤木刚宪终于首次得到了挑战海南的权利。海南大学附中在以往的十六年里从未在全国大赛中缺席过,所以大家都称他们为“王者海南”。而首次进人决赛的湘北,在外界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们与海南的比赛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测得到的。

  与湘北的樱木花道相似,海南的10号清田信长也是一个超级自大的家伙。他和樱木都认为自己是超过流川枫的首席新人,而他们两个也都被各自队中的重心人物(海南的牧和湘北的赤木)管得服服贴贴。狂妄的樱术引起了海南教练高头的注意,问及他打篮球的时间却发现只有上高中后短短的不足三个月的时间。

  比赛刚刚开始数秒,两支球队出色的表现便已把观众们惊得目瞪口呆!没有人怀疑这场比赛会很精彩。大家也都在几秒之内认识到了湘北的实力有多强。为了能进第一个球,湘北与海南你来我往轮番进攻。海南的5号高砂投篮被赤木破坏掉,湘北的三井投篮又遭到牧的阻挡。最终,海南的6号神将球传给清田信长,他绕过樱木的拦阻把球投人篮筐。海南先进了第一个球。

  在另一个赛场上,陵南与武里的比赛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仙道的表现极其出色,陵南以31比0的压倒性优势领先于武里队。

  湘北与海南的比赛继续进行着,由于清田的进球,湘北的气势受到一些影响,海南以6比0领先。为了重振气势,湘北必须打破沉默投人一球,赤木得球后抓住时机越过青田的阻拦高度投入了这关键的一球。此后,湘北的表现出乎意料的顽强,不断对王者海南还以颜色,双方比分的差距一直不超过4分。

  樱木花道抢夺篮板球的能力和在球场上随时迸发的活力终于撩起了神奈川首席球员──牧的战意。在牧的一个进球之后,樱木以从宫城那里学来的假动作骗过了上来挑战的清田信长,又将比分的差距从6分拉回到4分,为了克制住在场上异常活跃的樱木,海南的教练智将高头派出了身高160厘米、体重42公斤。无比赛经验,外表孱弱的三年级学生宫益代替6号神出场去盯樱木。

  一向好胜的樱木在面对强手时便会在不知不觉中发挥出自己的潜能,以应付强敌,夺取胜利,就像他对付鱼住和花形那样。可是,如果对手不够强,甚至像宫益这样看来很弱的人,他便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所以面对弱小的宫益,樱木完全被缴械了,在篮下的表现简直就像是个门外汉一样。由于他的表现失常,湘北队的分数已被海南甩开了。想寻求解决办法的樱木向赤木请教,赤木的回答是“不要再射了!若在篮板之下便灌篮吧!”

  然而,樱木灌篮时牧又故意犯规破坏他的进球,因为牧清楚地知道樱木花道罚球是绝对不会进的。转眼间,海南已领先湘北15分了。安西教练终于请求了暂停,将樱木换下场,在他的弱点完全被海南看穿之前先把他收藏起来。

  在没有了樱木的球场上,流川枫与自称首席新人的清田信长展开了对决。凭借流川机高超的技术,湘北很快将比分的差距缩小到11分,但赤木的脚却在比赛中受了伤,被迫离场。休息室里赤木那种即使付出任何代价也不要放弃这个经过千辛万苦得来的机会的决心感召着樱木,他高喊着“打倒海南!”回到了赛场。安西教练将防守中路的责任交给了樱木与流川两人。海南也瞄准了湘北失去赤木的中路准备发起进攻。

  斗志旺盛的樱木在球场上积极地进行防守,努力来填补赤木的空缺。在湘北队员的紧密配合下,海南投篮的企图一次又一次地被破坏掉,其中以樱木的表现最为出色,他将比赛带人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在另一个赛场内,陵南以117比64战胜了武里。

  湘北与海南的比赛距离上半场的结束还有2分钟,场上形势不容乐观。流川枫虽然射人一球将比分差距缩小到9分,但也暴阶他太以自我为中心的缺点。上半场比赛结束前39秒,流川枫的过人球技将比分改写为45比47,仅与海南相差一球。海南请求暂停之后虽然由牧扳回一球,但是在比赛结束时,湘北还是靠流川的力量把比分追成了49比49。

  中场休息时赤木回到湘北,海南派出清田信长准备冻结流川枫,6号得分后卫神也被派上场。

  下半场,带伤上场的赤木表现得异常神勇,才刚开战便投入一球使湘北以2分的差距领先于海南。面对这样的赤木,有“神奈川首席球员”之称的牧开始使出了真本领,在赛场上出现了两雄对立的局面。牧的进攻遭到湘北连续两次的双人拦截,此时,射手神的威力便充分发挥出来。湘北的分数再一次被海南抛离了。对于刚才太过急进、现在已无气力反扑的湘北,安西教练在比赛结束前10分钟请求了暂停。

  为了在10分钟内让落后10分的湘北反败为胜,安西教练准备兵行险着,放弃外围由樱木之外的四个将身为指挥官的牧完全冻结,而由体力充沛的樱木负责盯住射手神。在安西教练的策略下,湘北对海南发起了强有力的反击,比分逐渐接近,为阻止樱木的灌篮牧不得不采取了故意犯规的手段。没有学过罚球的樱木使用从下向上抛的方法第一次投进了罚球。

  为了挽回优势,海南在第一射手神被樱木冻结的情况下派出了第二射手宫益,而安西教练也立即派宫城上前冻结宫益,比赛越来越激烈,湘北与海南的分数差距在4分与6分之间不断的徘徊着,而时间已所剩无几。在接住樱木拼命全力抢回的一球把比分由84比90追至86比90之后,流川枫的体力到达了极限,由木暮代替他上场。比赛到了最后关头,双方都做好了打算要在这最后的50秒内一决胜负。

  在比赛只剩下20秒的时候,樱木以假动作骗过对方灌篮成功将比分改写为88比90。可惜在最后一刻他将球误传人对方手中,使得湘北不幸以这个比分落败。而那一球实际上是被清田信长用手指碰歪的。

  比赛结束后,樱木出于自责剃了一个和尚头向队友表示歉意。安西教练安排除有伤的赤木以外的二、三年级队员与一年级队员进行练习赛,为了公平让三井退出比赛担任裁判。可是只拥有宫城一个正选球员的二、三年级队根本无法压制进步神速的樱木,安西教练派出三井来锻炼他,因为他希望樱木能代替受伤的赤木担任中锋的工作。在极具天才和经验的三井的诱导下,樱木的弱点一一暴露了出来,在下一场对武里的比赛前的三天中,他的任务便是要努力练好在篮板下跳射的技术。

  经过三天艰苦的训练,樱木的跳射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然而,由于练得太刻苦他居然在与武里比赛的当天睡过了头错过了比赛。
 
  紧接着是陵南与海南之间的比赛。原来担任前锋的仙道改做控球后卫表现不俗,接替他担任前锋的是陵南一个厉害的新人──福田。上半场,陵南曾一度领先海南15分之多;但是到了下半场海南开始反击,比分逐渐领先。到下半场结束时,仙道的一个关键性的人球将比分打平,两队进人加时赛。最终,海南以89比83战胜了陵南。而后,海南又战胜了武里连续第十七年获得优胜。

  陵南、湘北两个宿敌争夺全国大赛出席权的比赛终于到了。因为安西教练因病住院,湘北将打一场没有教练在场的比赛。尽管樱木因为干扰球使陵南先得两分,但马上他便以特训的成果──跳射扳回2分。他的神速进步使得与他打过比赛的人无不感到惊奇。福田似乎一直压制着樱木,而赤木在与鱼住相撞跌倒后状态不佳,原因在于他脚上的伤,在三井的示意下湘北队请求了暂停。樱木的“迎头痛击”让赤木清醒过来又重新恢复了斗志。虽然,赤木的前两次灌篮都未成功,可是樱木罚球后由流川枫抢到篮板再将球传出交给赤木,而赤木终于再展雄风灌篮成功。

  赤木的复活使陵南的田冈教练请求暂停对队员进行重新部署,鱼住协助福田把赤木引开,以福田为进攻的重心。这一方案果然屡次奏效,负责防守福田的樱木在流川枫的提醒下,发现陵南是故意将攻击集中在防守漏洞较多的他身上。经验的不足严重地制约了樱木对福田的防守,而他更是在一次阻止福田灌篮的过程中头部受伤被迫离场。与福田较量的失败是樱木花道人生中最大的屈辱。上半场完场前,三井的一个三分球将湘北与陵南比分的差距控制在了10分以内,保证了湘北在下半场比赛中的士气。

  放弃上半场而保存实力的流川枫在下半场发起了反攻,连续得分的他引起了全场的观注,仙道也因此燃起了斗志。

  陵南因为植草的一次失误被湘北追至只领先一分,福田在三井的防守下屡次犯规,而湘北也被身高2米的鱼住阻住中路,双方都不断地在30秒违例的情况下交换控球权。湘北以赤木对鱼住、三井对福田、流川对仙道严密防守封杀了陵南主要的得分来源。为了争夺最后一个代表神奈川县出席全国大赛的席位,两队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居然在三分钟内谁也没有让对方再多得一分。最后摆脱了流川的仙道投入一个球打破了场上的沉默,而流川亦对他报以颜色,以一个三分球将比分追平。

  决心与福田一较高下的樱木终于得到了表现的机会,他在篮板下的连续进攻引来了鱼住的第四次犯规,使其被调出场。受到称赞的樱木花道彻底的觉醒了!虽然罚球未人但是他自己抢下篮板将球传给外围的三井,由他投人三分球而反超前于陵南。没有鱼住在场的陵南根本丧失了篮板下的优势,湘北在篮板下由赤本与樱术配合再进一球,进一步巩固了领先的优势。随后,湘北全队紧密配合,樱木也充分地展现出他过人的运动能力屡屡将已无希望的球又抢断下来。湘北将比分拉开,陵南陷入了困境。鱼住要求田冈教练让他出场,而教练则要他再耐心等待4分钟,在比赛结束前5分钟时出场。他要等待湘北的不安因素都暴露出来,优势回到陵南一边时再派出鱼住。

  拥有擅长外围投射的得分后卫三井,无论从中路或外路皆有得分能力的“攻击之鬼”小前锋流川、负责策动攻势且自己也能直接进攻的控球后卫宫城、在大赛中一跃成为“篮板王”的大前锋樱木,这些可信赖的队友使赤术真正发挥出了自己的实力。强大的湘北让忍无可忍的田冈教练在距比赛结束还有6分钟的时候提前将鱼住派上场。

  然而才刚上场的鱼住并未能马上扭转场上的形势,得球后的宫城摆脱仙道快速切人自己上篮让所有人为之震惊和欢呼。在比赛余下的不到6分钟的时间里,湘北已领先陵南15分!宫城摆脱了仙道而人的一球对陵南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陵南,已被逼至了绝境。集中精力对付赤木的鱼住终于觉悟了自己在球队中的正确位置,因为他的传球陵南终于在沉寂许久之后投人了一球。此后,鱼住的威力开始发挥出来,优势又开始转向陵南一方。卷土重来的陵南势不可挡,大家都相信在仙道的带领下一定会赢。相对的湘北却受到犯规次数太多、队员水平参差不齐,以及安西教练不在等因素的影响,被陵南追至只差4分的差距。而仙道的人球、赤木的四犯、三井的体力不支都在一瞬间使湘北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双方的形势发生了完全性的扭转。

  千钧一发之际,樱木一次又一次地利用自己的速度和弹跳力将球拦下。当仙道送出整场比赛最精彩的传送使球落到鱼住手上时,樱木就像鬼一样突然从已经4犯不能尽力防守的赤木身后跳了出来截住了鱼住的投篮。原本被陵南的田冈教练视为湘北最大的不安因素的新人──樱木花道,此时却出乎他的预料成为了湘北气氛的源泉,他传给木暮的一球更使湘北在关键时刻多了3分的进账,在比赛结束前1分钟把比分差距又拉到了4分。

  仙道虽然为陵南投人一球,但樱木却以抢下篮板后一个完美的灌篮结束了整场比赛。70比66,湘北胜出,获得了进军全国大赛的机会!

  预赛结束后一星期,樱木跟随海南的牧和清田信长去名古屋观看“爱和之星”诸星大的比赛、可是在这场爱和学院对名朋工业的比赛中,他们却看到了另一个让人不敢小觑的新人──名朋工业的一年级生森重宽。陵南的相田彦一在往日的朋友的邀请下回到大坂,在这里他发现了大坂的王者──大荣学院以及它的灵魂人物土屋淳!

  到安西教练家拜访的流川枫提出想要到美国去的想法,遭到了安西教练的反对。从教练的夫人那里他得知了安西教练以前的一个叫做公泽的学生到美国之后的遭遇,还有教练对他和樱木两人寄于的期望。他决定按教练所说的先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于是积极地投人训练当中。赤木也受到深大的邀请,如果在全国大赛中打人八强他便可以进人大学学界之中日本第一的球队。

  全国大赛之前湘北队面临着一个最大的危机。按学校的规定,期末考试有四科以上不合格便不可以参加全国大赛,而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中,除去赤木是优等生外,余下的那四个问题球员统统不合格!通过在赤木家的彻夜恶补,四个人总算通过了补考关。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湘北将到常诚高中进行联合集训,而樱术却被安西教练留下来对他进行个人技术的训练,在一周内完成投球两万次的目标。

  在夏季的广岛举行的全国大赛终于开始了。湘北与山王、爱和两大强队分在了一组,而第一战要对付的则是狂妄的丰玉队。比赛当天的早晨,相田彦一打来电话为湘北加油,并且将他对丰玉队的调查传真给了湘北。赛前,两支队伍都在休息室里做了周密的安排,被列为A RANK的丰玉队似乎有些看不起被列为C RANK的湘北,而湘北则要在这一战中打败丰玉队让所有的人知道这评价是对是错。

  比赛才开始一分钟,丰玉便凭着高速进攻和不太光彩的暗中犯规的动作拿了9分。而樱木因为表现失常被调离场,换上场的安日接受了安西教练派给他的拖慢比赛节奏的任务,要以此来克制擅长高速进攻的丰玉。果然,安田上场之后湘北队渐渐恢复了平时的水平,集中在赤本身上的攻势使湘北终于得分了。安西教练的战略生效了,从开赛1分钟被对方连得9分而自己却一球未人到上半场10分钟时湘北已将比分追至14比15,只落后1分。

  待在后备席上的樱木急切地想要出场,安西教练告诉他会以杀手锏的身份派他出场的。赤木的水平高于丰玉的中锋引来丰玉队员的围攻,他立即将球传给流川枫,湘北在流川枫的人球后以18比17反超前于丰玉。发现流川水平的樱本留意着流川的一举一动,这与他在随后的时间里突然急速的进步不无关系。丰玉的“皇牌杀手”南烈搞小动作以手肘撞击流川枫使湘北失去了得分的皇牌,而后丰玉粗野的打法又几次破坏了湘北的进攻。上半场比赛以28比34湘北落后5分而结束。中场休息时,丰玉的队伍内好像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事情,而湘北的每一个队员都反省了自己在上半场比赛中的失误。

  “把球抢过来。跑。把球投进篮里去。这就是下半场的战略了。”在安西教练的安排下,湘北要在下半场跟对手正面决胜负。

  湘北又使出了快速进攻的打法,而丰玉也打算以 Run & Gun的打法赢得全国大赛。比赛进行得异常激烈,湘北虽然使用了擅长的快速进攻但是仍然无法压倒丰玉。几次投球失误的樱木经过反思终于在比赛中投中了一个跳射入球,凡是来自神奈川的人全都大吃一惊,这一球将优势带回了湘北。之后的比赛中湘北掌握了主导权。中路威力无穷的赤木、开始发挥出投球特长的三井、速度无人能及的宫城,湘北在还有5分钟的时间将比分追成了81比81,他们终于回复了平日比赛的水平。

  在请求暂停期间,丰玉的球员与球员、球员与教练之间引起了内哄,整个球队从内部崩溃了。暂停结束,回到球场的湘北斗志更加高昂。被南烈撞肿了一只眼睛的流川表现依然出色得令人瞠目,在场观看比赛的人都感动不已。湘北很快便领先于丰玉。樱木天生的抢篮板能力和恶补出来的跳射水平很快使湘北的领先优势增加到10分。南烈领悟到了篮球的真正意义,不在于比赛的胜利而在于其中的乐趣,在他的带领下丰工奋起直追,但终以91比97落败。

  初次参加全国大赛的湘北高中,在第一轮的苦战之后击败了A RANK的丰玉高中,进人第二回合的比赛──对抗连续数年的全国冠军,站在日本高中界顶峰的球队──山王工业。

  比赛前的晚上,安西教练让队员们看了山王工业的比赛录像。除去什么都不懂的樱木花道,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威胁。而安西教练则要求大家必须抱有绝对的坚定不移的决心称霸全国。队员们也互相勉励着相信自己一定能称霸全国。

  另一边,比赛前夕的山王工业虽然面对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湘北,但仍未有丝毫的怠慢。不但组织了正选球员与已是大学明星队级数的旧生的模拟比赛,还在赛后让队员观看湘北的录像对湘北进行彻底的剖析,以万全的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比赛。

  由于安西教练在赛前的开导,湘北的队员们充满自信地走上了球场准备挑战“最强的山王。”

  “要主动抢攻!绝对不可以让他们掌握主导权!要经常抢攻!一旦成了被动的话,便会被对方反过来狂攻!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抢先人球!”安西教练向队员们做出安排。由樱木与宫城合力负责突袭,而他们也没有辜负安西教练的期望,在绝妙的配合之下率先入球得分!

  对于专程来看山王比赛的观众来说,湘北的“突袭”叫他们大吃一惊,而山王的队长深津却不为所动,一声不响地将比分追平。与观众席上湘北的支持者那种过度的兴奋相比,球场上的湘北球员反而是以一种恰当的兴奋状态应付比赛──不太冷也不太热,恰好是可以发挥出最好水平的心理状态。主力三井的三分球使湘北重回领先的地位。尽管对方的防守十分严密,他仍是连中三个三分球,并绕过有防守专家之称的一之仓将球巧妙地传给赤木。这是一场让一度放弃篮球的三井寿重拾自信的比赛。而山王工业负责防守三井的忍耐力超强的一之仓打算与三井在精神与耐力上决一胜负。

  因为所有的人都被山王工业严密地防守着,得球后的宫城不得已自己攻上去直接上篮。虽然球被烟北拦截,但击中樱木的脸后居然弹进了篮筐!湘北以15比10领先于山王工业。面对被称为“高中第一的球员”泽北的挑战,流川枫毫不示弱立即还以颜色,向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又迈近了一步。他的表现也激起了泽北全部的斗志,只是他的斗志刚刚燃起就因犯规被换下场。为了保存实力,安西教练也将流川调离了球场。

  山王工业换下原来防守樱木的野边,由中锋河田的弟弟,身高210厘米、体重130公斤的河田美纪男防守樱木。在巨大身形的压制下樱木的速度和运动能力一时无法施展。

  一直被湘北占据着主导权的山王工业使用了他们的第一次暂停。山王工业的教练堂本要求改变策略以美纪男作为中心进攻,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球队会有失败的可能。而湘北的安西教练正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准备针对这一点去进攻,樱木花道成为了进攻的中心人物。

  一直受到美纪男压制的樱木看穿了他的弱点,不让只会在篮板下投球的他再接近篮下一步。在赤木的鼓励下,樱木花道又振作了起来,不但阻截了美纪男的进攻而且投篮得分,真正的成为了进攻的中心。所有人都认为前途无可限量的河田美纪男的出道战因为樱木这个红头发的无名小子而画上了痛苦的回忆。湘北以36比34的领先比分进入了下半场的比赛。

  “为了把山王从王座上拖下来,真正的挑战现在才开始!还有二十分钟!把你们的技术、气力和耐力全部拿出来,全都用在这个球场上吧广’湘北的队员带着安西教练的嘱托走上了球场。

  山王工业也开始了全线的反攻,泽北的一个三分球使他们以37比36反超前于湘北。下半场,山王工业使出拿手好戏“区域紧逼联防”,准备在3分钟之内决出胜负。转眼间比赛才开始2分钟,山王工业竟然已从落后2分追至领先10分的境地。湘北的进攻阵线在“区域紧逼联防”下已经崩溃了,队员焦躁不安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连连出现失误,被山王工业以50比36领先了14分,此时安西教练请求了暂停。

  山王打算利用机会一鼓作气将湘北抛离20分,令其达到无法翻身的地步。安西教练对湘北的队员做出新的安排,由三井和流川向前场推进,宫城负责传送,赤木协助传送,樱木的任务就是“冲过去”。

  得到心爱的彩子鼓励的宫城一回到球场就充分地展现出他作为控球后卫的实力,得球后迅速的突破了熄北与深津的双人防守。但流川和赤木都没能把握住机会,只差一球双方便已相差20分了。湘北的重心赤木被河日紧紧地钳制着,当比分变为36比56时,湘北在众人眼中似乎已走人绝境。在这样的情形下安西教练使用了湘北最后的暂停。

  安西教练让木暮代替樱木上场,让樱木留在场外仔细地观看比赛,让他领悟自己抢到篮板球的重要性,然后再将明确了目标的樱木派出场。此时,湘北以36比60落后山王工业24分,场上的每个队员都被“失败”两字笼罩着,后备席上的人则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樱木花道的身上。

  上场后的樱木那一连串超乎常理的举动在某种意义上鼓舞了湘北的斗志,他利用小动作(拉对手的衣服)抢到篮板球后的人球终于打破了湘北在下半场中的沉默,宫城也因此变得活跃起来。然而,在人盯人的情况下,完全被冻结的流川枫和体力消耗过多的三井寿都发挥不了自己的作用,赤木满脑子想着怎样对付河田,失去了主持大局的能力。在前来观看比赛的鱼住以鱼和萝卜所做的比喻提醒下,赤木明白了自己与河田是不同的,摆正了自己在球队中的位置,振作起来。随着他的复活湘北队也开始了反攻。

  体力已经严重透支的三井凭着坚定的信念支撑着自己,连续为湘北投入两个三分球,将比分的差距拉回到20分以内。山王工业的堂本教练认为由三井投三分球取分会对山王工业有利。因为那样会使湘北只集中于外围进攻,战术变得单调,减轻防守的压力;而三分球成功率低,只要控制好篮板便胜券在握。但是他却忽略了湘北队建立在彼此的信赖上的完美的配合。优势又回到了湘北这边,队员们开始重新掌握比赛的节奏。带来这些转机的人正是那个才打了四个月篮球的──樱木花道!他已经是湘北不可或缺的一员了。

  为了阻止湘北的反击,山王工业派出了顶级球员河田雅史来盯住樱木。所有人都明白,这证明樱木花道已经成长为一个连日本第一的山王工业也惧怕的优秀球员。也许对于连河田也束手无策的樱木的形容应该使用这两个字──奇才!当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因樱木的出色表现受到刺激而复活将双方的比分差距缩小到8分的流川枫。

  为了压制流川与樱木这对一年级生的拍档,山王工业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由泽北与河田配合发起反攻。泽北猛烈的攻势将比分再一次拉开,以74比55领先湘北19分。在与泽北单对单的较量中流川枫似乎落败了,可是这时的他也才真正的成熟了起来。在被严密的防守困住之时,他不再强行投篮而第一次将球传了出去!至此,湘北开始了又一轮的反击。而好像天生仇敌似的流川与樱木之间好像也加深了理解。

  流川枫接到宫城的传球后,切人不成立即将球给三井,三井又将球传给了赤木,由他投篮得分。之后,流川传球、三井投中的三分球又将两队的比分差距缩小为10分。

  在流川与樱木两人尚不自觉的情况下,他们天衣无缝的配合已给山王工业的皇牌泽北在无形中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湘北因这两个人而将比分追成了66比74,仅剩8分的差距了。

  时间还剩下不到3分钟,山王工业的堂本教练深信湘北不可能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反败为胜。尽管山王的球员们对皇牌泽北抱以极大的信赖,但是樱木与赤木在篮板下的配合又一次化解了泽北的攻势。还有2分钟的时间,湖北的每一个队员都相信还有赢的机会。为了挽救一个无人可救的球樱木重重地摔到了场外,但是他却救活了那个球。从这时开始,一些原本拥护山王工业的观众们倒向了湘北一边。而樱术却因为救球时的跌倒而感到脊背的不适。

  流川枫的三分球将比分拉近为69比74,山王工业不得已请求了暂停。在彩子小姐的询问和提醒下,樱木开始意识到自己背部的伤有多严重,严重到关乎他作为球员的生命。可是为了能反败为胜他准备坚持这最后的两分钟。

  “樱木同学为这支球队带来的是抢篮板的能力和毅力。宫城同学的是速度和触觉。三井同学虽曾经走错了路,但仍拥有智慧和宝贵的武器。流川同学有的是爆炸力和争胜的斗志。还有一直由赤木同学和木喜同学支撑着的根基。把这些加起来的话,那便是湘北了。”

  听过安西教练这段对湘北的评价,队长赤木由衷地说:“我们并不算是好朋友,而且你们老是令我非常生气。然而,这球队是最好的,多谢你们……”

  抱着“一定要赢”的决心湘北回到球场。山王工业那深不见底的体力和严密的防守虽然厉害,不过怀着必胜的信心的湘北找到突破的方法。樱木的伤势越来越严重,拼尽全力将赤木射失的球扣人篮中之后他也倒了下去。想到自己的篮球生命也许会就此完结,他不由得回忆起在打篮球的这四个月中发生的许多事情,回忆起最初晴子问他的那一句:“你喜欢打篮球吗?”

  “非常喜欢!”这次他不是说慌,他突然站起来扶住晴子的双肩回答她四个月前的那个问题。

  “老头子,你最光辉的时刻是何时?是全日本时代吗?”樱木对不允许他再次出场的安西教练说:“而我呢,就是现在了!”

  樱木花道又回到了球场上,湘北队准备在一分钟之内战胜领先他们5分的山王工业。首先,樱木奋力拦下河日美纪男的投篮。然后,宫城带球进攻,遇阻后立即将球传给三井。完美无缺的三分球加一个罚球使湘北仅仅还落后1分。赤木拦住了河田的灌篮,樱术投篮,球被泽北抢断,泽北上篮又被樱术将球拦下,流川枫得球第一次上篮失败,樱木抢到球再传给他,第二次上篮成功,湘北以77比76反超前。山王工业在还剩9秒时由熄北投人一球又以78比77领先于湘北。赤木得球传给流川,流川投篮受阻立即传球给樱木,樱木在比赛结束前最后一秒跳射得分!

   湘北以79比78战胜了“最强的山王”!

  由于湘北在对山王工业的激战中已经元气大伤,所以他们最终在第三回合的比赛里惨败于爱和学院的手上……

  全国大赛结束后,赤木和木暮退出了篮球队,宫城良田成为了新的队长,而晴子也在彩子的说服下加入篮球队做了经理,流川枫获选进人全日本青年军集训。至于樱木花道则在安心养伤,等待能再打篮球的一天。

资料来源:《卡通档案》,中国电影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