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悬于刀锋上的真实生命——我眼中的《浪客行》

悬于刀锋上的真实生命——我眼中的《浪客行》

阿立

  ——斩、斩、斩——斩个痛快,然后被斩死——

  生命、尊严、理想……交织着成为一把剑,系于腰间——对峙、交锋,滴答下的鲜血,扭曲了的五官……浪客的一生,就是这般地悬于闪耀着白光地缝刃上吧。

  抓着笔,很是有些力不从心地感觉——作为一朵盛开在这个和平青葱的花园里的鲜花(小学老师语),我有正常的家庭,也有知心的朋友。从来不和别人打架,流血只是因为摔了跟头,打了小针还要含个糖外加眼泪汪汪……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也没有经过死亡的威胁……这样的我,有资格在这里一本正经地去剖解分析评论……(略)……这样一个浪客的一生么。

  “倘若我不杀人,我早已经被杀死了……斩斩斩……再互相残杀的最后死去……”

  这是《浪客行》里的男主角宫本武藏被村民当作罪人绑吊在树上的时候所感悟的……若是就我们现在所在的环境来揣测,显然这个有着一头如公狮子鬃毛般向四周伸张的奇怪头发和一双如野兽般充满杀气的眼睛的孤傲男子(其实只有17岁……)不是得了精神分裂就是患有自我强迫症……本来么,“假若我不杀人,我早就已经被杀死了”这句话若是真得成立的话,我等连看人杀鸡都要捂眼睛的善良市民这会儿岂不都要在黄泉里泡澡了?

  ——我呸——这是什么鬼逻辑!!?

  当然是不可理喻的了……把“骗不到稿费或者班上看不到帅哥”作为首要烦恼的本人若是真个想对这番话产生共鸣,至少也得经历被母亲抛弃,被父亲杀害,被朋友背叛,被乡亲误解等一系列漫画般的悲惨遭遇,然后再一个不小心地由时光隧道掉进几百年前地日本国里和一堆自称武士剑客地家伙们互斩一番才行——恩?!就和宫本武藏那小子一样的经历耶。

  这也难怪他会说出这般再今天看是属于神经短路的话来了——真的不是普通的悲惨呢……不过是个17岁的少年罢,怎么就被折磨成一副17岁胡子拉茬的沧桑样呢?……为了救自己为了救别人为了变强大,而去杀人,情有可原的罢——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谁又比谁杀的人少呢?人命如草,草菅人命在那个时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啊。

  所以——

  “即便你死掉,也没有人会回头看你一眼——跟你至今所杀的人一样——”

  “诞生于世,活了数十载,然后死掉,你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一回事。”

  ——有了这样的对话。

  所以——

  “活了17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假若要舍弃的话,假若要杀害的话,被人疏远,被人恐惧,被人厌恶……若是终归为被杀的鬼之子的话,为什么……要生下我???”

  ——有了这样的疑问。

  所以——

  “杀死我杀死我杀死我啊!!”

  “为何不让我象个武士般地死去???我死掉也没有关系……”

  ——有了这样的想法。

  煽情……实在是煽情……作为一个会在上课时间偷偷看漫画的纯洁小女生,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酷哥被命运折磨得七荤八素(还要配上那么多的煽情字眼)……悲悯之心自然是油然而生了……而作为一个书外人,因为所面对最多的人便是主角,顺理成章关注的也就是只有主角的心态了……所以当时一直是替被吊在树上的武藏同志愤愤不平,而对于那些要追杀武藏的乡民们则很坚决地抱持着“要给皇后穿上烧过的鞋子”的小矮人心理……(笑)。

  “你想果断地死去吗?象武士那般?不行。别那么任性啊。被你们杀死的人也有他们各自的人生,无论有没有得到幸福,他们都在这世上出生并长大成人……有些人有家,有些人没家……有些人有未婚妻,有些人有养狗……有些人在梦想着什么……你是说只有你在想死的时候才能死去么?……你以为自己是何方神圣?”

  恩,愤愤不平也就到此为止了——当那个留了一脸络腮胡子的和尚一边擦拭身子一边说出上面那些话的时候,正积极运行于大脑中的“小矮人细胞”顿时一轰而散,刹那见地空白过后脑际浮现地竟是《喜剧之王》里面,周星驰做替身被火烧的场景(有毛病了……)——即便是小人物们也是有自己的人生的啊,尽管他们不过是让主角随便把剑一挥便要“蒙主恩召”这样卑微的存在,可也都是有家庭,有梦想的啊~~~~~(这里请务必用咏叹调阅读)……那么从客观地角度来看,武藏还真的是个随随便便就毁了不少人的幸福生活的可恶家伙啊~~~(继续笑)

  于是才发现,在《浪客行》里,本就没有绝对的善恶——任何人,做的任何事……似乎都是遵循自己的不本能所去做的“应该”的事。

  比如本位田又八。

  实在是个很没出息的家伙啊~~~在他还没让人跌破眼镜当上“佐佐木小次郎”之前,任谁也只不过是把这个家伙当成凸现武藏勇猛强壮的陪衬罢——白净的脸,细长的眼睛,瘦孱的身子。明明一身“配条白蛇成许仙配个猴子成唐僧”的书生气,可为了能出人头地却硬是要离乡背井,站都站不稳还要学着武藏那野人一起扯着脖子大叫“我是本位田又八大爷”——象这样一个人,又有多少未来可以预见呢?

  所以,即便是凭自己的能力杀死了四个人,即便那四个人还是迁风组的野武士。但只要和武藏相比,他依旧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男子罢了。

  所以,在他夜袭阿甲被阿甲问是“哪一个”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是:“是武藏……”

  啊啊啊啊!!多么的猥琐的男人啊!!!女同胞们,鸡蛋的准备~~!!

  咳咳……身为漫画男主角……没了一次形象还勉强可以原谅,若是没了第二次那可就该是让主治医生对着家属说“我们已经尽力”的份了……可偏偏又八这个笨蛋有被虐倾向,丢脸还硬要连皮带肉一起往下刮才爽。

  ——“数三声我就出去,……一……二……”——这是当武藏赤手空拳与一帮手持利器的彪汉们打斗时,躲在大树后面的又八对自己说的话。

  好友在树前匹马浴血奋战,自己却躲在树后犹豫踌躇——因为对方拿着锋利的刀剑,而自己不过两手空空——于是害怕,于是踌躇……“三”终于数了出来,可是脚却没有踏出去。因为这个时候阿甲来了,所以要关心她,所以要安慰她,所以不能出去了……而这只是个借口,一个胆小鬼用以逃避战场的借口而已——数到“三”的时候若是阿甲没有出现,那又八会冲出去助武藏的一臂之力么?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吉冈道场,依旧是从门缝里窥探着外面的撕杀而数着“一……二……”,依旧是没有勇气从门的这边冲向门的那边——“我要在这里脱胎换骨!!”的誓言最终还是沦落成了“逃吧,本来就是与我无关!!”的呻吟——尽管想振作自己,尽管想帮助好友,可是,在真正面对到生命的威胁的时候,本能的,又八选择了逃走。

  就是这么一个选择了瘫着烂泥般的身子将吉冈道场的酒喝了个清光,籍着“我也在战斗着,在品尝吉冈的酒”这个可笑的理由来保护着自己身上那仅存的唯一一点点武士的尊严的卑微的灵魂。

  显然,在武藏的映衬下,又八无疑是一个既猥琐又怯懦没点出息丢鸡蛋也嫌浪费的存在。但是,若是站在他的立场去想想——当一个人在面对一帮拿着大刀的大汉而自己又手无寸铁的时候,又究竟有多少个可以鼓起勇气冲出去呢?呵呵,且不说一帮大汉了,光是一个小个子,只要他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我看就算是在广场上强暴妇女也是看热闹的多,出来管的人少罢。当然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刻意去丑化什么,正如井上没有刻意去美化又八一样,都不过是将某一种客观的存在拿出来放在大家眼前而已。而就贪生怕死的我而言,其实是相当喜欢这个角色的——很男得能在漫画里找到个跟自己相似的人哪……(被死党围殴中)

  浪客也是人,武士也是人,大家的心脏都会跳动,受伤都会流血,伤口都会疼痛。

  怕痛、怕死。是天性,很正常。

  武藏也是。

  “那么,假若总有一天你能明白真正的高强……你能活到那个时候么。”当那个满脸癍的老和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武藏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但他后来依旧是信心十足地认为“我不会死的,因为我很强。”……居于书外的我我,那个时候也是信心十足地认为——“武藏不会退缩地,因为他很强。”——在看了之前几场恶斗中武藏的英勇表现后,相信任谁也是这样自信的罢。

  直到遇见了胤舜——那个总是带这平和的微笑的瘦小和尚(怎么这么多和尚……)——对峙,试探,然后是交手……鲜血和泥沙,棍棒和木刀,然后是生存和死亡……似乎是……和以前战斗相似的场景呢……直到面前的和尚以绝对的优势说出诀别的话——“你教懂我什么是生命,谢谢你,武藏。”为止。

  恐惧,对于流血丧命的恐惧其实一开始便存在——“一旦开始战斗,就会出现一种绝对肯定的,绝对必须去接受的感情”——“这场战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的血不断地流着,很暗……身体很冰冷”——“他想杀我!!”犹如冰水迎头泼下,抑制不住地恐惧终于爆发。

  什么是强者?什么是从容??当真正感受到死神的镰刀勾住自己的脖子时,什么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逃走,这是身为人类的本能。

  就这样看着那个总是一脸肃杀之气的男子犹如受惊的野兽一般仓皇逃走,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自信是多么的可笑——无论有多么灰暗的过去,无论有多么高强的武功——人,就是人,这一点,武藏其实和又八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我很感动。

  个人觉得《浪客行》可贵之处就在于此。它让我能从一个“人”的角度去看着故事中的主角,而不是“神”——尽管里面角色的生命是如此这般地悬舞于雪亮的刀锋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身为娇嫩花朵的我,才能在摆脱天差地别的时代背景后籍着“人”(好吃懒做的学生)与“人”(水深火热的浪客)之间这么一点关于天性的共鸣(好象是颇为可耻的共鸣……),顺顺利利完成骗稿费的任务罢(给井上大神磕头中)。

  于是想起了某些热血漫画地男主角们,想起那些浑身是血却还要“嗷嗷”嚎叫着扑向大BOSS们的“感人情节”,突然萌发出向着西方大念“阿弥陀佛”的冲动呢。(被上帝们殴打中……)


资料来源:2001、5《动漫志》创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