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墓志铭:天下无敌

墓志铭:天下无敌

村树

  看好莱坞的动作片,讲究的是暴力美学;看中国的武侠小说,要的是上天入地飞檐走壁的意境;看日本的漫画则与前两者皆有别,血色的温柔,人生的哲理,狂野的呼息,及文化底蕴酝酿出的幽香。
  “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在死者长已矣的无数坟冢之上,有一墓铭独树一帜,狂言曰:“天下无敌!”
  此墓碑系井上氏一手堆砌,墓的主人便是《浪客行》故事的主角——宫本武藏。乍一看武藏的外貌与曾经到处高呼“我是天才”的红毛猴子樱木花道外形酷似,然则一个在“鬼之子”的名号下诞生的剑客非篮球顽童所能比拟。些许的传奇色彩加上历史小说的浓墨重彩,一个不容小觑的墓碑和它的墓志铭就在其主人以剑会天下人的过程中实质名归了。


  一、战

  每一个名垂千古的剑客都是踩着无数无名小卒的骨头渣子和名人高手血肉筑成的名声台阶笑傲江湖的,宫本武藏也不例外。关原之战的他和他的同乡本位田又八都不过是虾米级的小兵,在千军万马混战厮杀的过程中不是讲什么对敌的气势或是剑术的高低,根本就是看谁能活到最后,武藏和又八成功了,所以他们在弹尽粮绝,被野武士(野武士:南北朝室町时代,由农民组成的武装集团,专抢夺败兵的武器)阿甲、阿甲的女儿朱实救了之后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武藏经历的磨砺和锻炼就是在一场场挑战性的剑术比赛中获得的。对京都京八流吉冈道场的挑战首先让他认识到了一个小小的宫本村外有着怎样的世界。整天对逛妓院街最有兴趣的吉冈当家,俊朗可爱(汗……)的吉冈清十郎、长相可怕(典型的凶恶大汉)的吉冈二当家吉冈傅七郎兄弟两人及吉冈道场的众弟子随从都是武藏天下无敌路上的绊脚石。轻易解决了只配当配角的下人、弟子之后,吉冈傅七郎登场,一上来便被武藏的挑逗激怒了,在街上与武藏有过一面之缘的吉冈清十郎虽然没有当家的架势,但却有当家的资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羞辱了弟弟的武藏脑门上划出了一道剑痕。血喷出来的同时,清十郎又回复到喜欢逛花街的纨绔子弟样,而傅七郎与武藏的对战也正式开始了。武藏的“声东击西”使傅七郎的肩膀的短剑(木剑)所伤,不过一场强者的决斗才刚刚开始。在傅七郎一句“我看得见你的剑”之后,武藏的满脸是血和满身杀气并没有帮他躲开斜贯身体的强有力一刀,一点一点地感觉血离开身体,正是《浪客行》体验、心理描写的细致入微之处。一场由于又八一不小心而着起的火烧了吉冈道场,也把处于不利地位的武藏从地狱的边缘拯救出来,于是这个还未开化的强者坯子得以高举木剑朝着天下无敌的理想迈步。

  与宝藏院第二代主持胤舜的决斗是绝对的生死较量,井上先生在这里画了4本半的笔墨决不是浪费,而是把对生死、生命的思考、战斗的心态及人性的弱点都挖掘到了极至。胤舜的不败只有被武藏打破,武藏才有资格称霸天下(怎么感觉那么像“称霸全国”--b)。不过一个武学天才的成长是伴着不败书写出来的,而野人一般还未开化的武藏则只是一相情愿的狂妄着,把最原始的杀气毫不隐瞒的暴露在空气中。至于优点,除了挨打以外实在是没有优势。在胤舜没有一丝恐惧的眼神注视下,武藏疲倦疼痛的身体和并不强健的精神彻底崩溃了,没命的逃出胤舜的身边在武藏的心底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胤舜的师傅——宝藏院第一代主持胤荣——一个样貌普通却深藏不露的老伯成了武藏的教导者,也许一个老师真正要做的不是授业,而是传道、解惑,重归山林的武藏依旧是那句话:“山林就是我的老师。”,然后在不止息的瀑布下驱除杂念,把树木想象成胤舜的模样与之对战,在大自然的环境中磨练心性。最终的决战到来,平静的武藏第一次让胤舜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与慌乱,生死决战的意义完全成为了这场战斗的主旨。武藏没有因为一片树叶而看不见整个森林,超乎平静的注视着胤舜的每一招一式,在一种近乎冷酷的心态下打败了胤舜。胤舜的枪(不是手枪:)是不成熟的枪,因为那是一杆不懂得恐惧的枪,武藏则从一种野兽般的幼稚阶段过渡到了内敛、成熟的状态。

  第三场战争是武藏以一种平常心和风发的意气挑战可谓天下第一的新阴流当家柳生石舟斋。不过在第十二册的结束为止,武藏只是在澡堂偶遇了新阴流的第二代当家兵库助,柳生石舟斋老人也因为身体的原因卧床不起(准确的说是卧塌塌米不起:P),武藏因为柳生素不于武学爱好者切磋这一习惯被挡在门外,只是因为徒弟城太郎惹起的事端(杀了柳生家一只恶狗狗)而与管家兼四大得意弟子对决。四位弟子为保证师傅的安全而群起攻之,武藏艺高人胆大,本来想使用桑原在对付白虎毛变的怪兽时那种逐个击破的战术,但却被他们团团围住(四个人还团团围住……),不过也正是战斗力量的不平衡,在无形中引导了武藏和日思夜想的阿乙的会面(抱一抱~)。

  纵观这几场战争,均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由野蛮人进化到真正武士的过程就是在几场战斗中完成的。井上先生成功的把血泼洒的自如奔放,把人物的特写,动作捕捉的真实到位,鲜活的杀戮和对抗性使“战”这个字成了《浪客行》的闪光点。


  二、格

  做人讲人格,作坏事讲“恶格”,《浪客行》中的迥异人物也有足以称道的“格”。

  世界由各种各样的分子组成,即使是扬善惩恶的道德规则中也决不能千篇一律的把好人堆满货架。当然,把人分成好人和坏人本身就是一种原始的幼稚。《浪客行》做到了,让人认识到众生相的多姿多彩。

  与武藏崛起行伍的本位田又八和一般人、想做大人物却又缺乏胆量的普通人很相似,可以说是其中的典型。关原之战后与救命恩人阿甲、朱实母女相遇,对于武藏来说只是暂时找到一个停泊歇脚的港口,但对于“恶念”占了上风的又八来说则是一个脱离一直生活的武藏村的好机会。当武藏在和找碴的野武士以死相拼(其实是单方面屠杀)时,又八那脆弱的意志没有支持着他和武藏一起仗剑江湖,而是拜倒在了阿甲的石榴和服下面,从此两只脚踏进了女人的阴影。又八和武藏的分道扬镳为武藏的成长铺了一条艰难但有益的路,也为自己找了一个人生的歧径。不过命运就是一场很巧合的玩笑,在武藏挑战吉冈战兴正酣的时候,在一道薄薄的纸门外观战的又八却莫名的背上了纵火烧了吉冈道场的罪名,从此被迫离乡背井,继失去未婚妻、村里人后失去了苟延残喘惨淡经营着的家。也许从阿甲这个妓院老板的身边离开是一种痛苦,不过即使是又八这样的人仍能交好运,看来上天对每一个人的眷顾是相等的。又八在无意中害死了一个被误认为是丰臣奸细的修行武士,从死人的背囊里发现了一张剑术学成证书(相当于现在的文凭),居然还是剑术名流的门下,决心冒充证书上所书的“佐佐木小次郎”,又八接收了背囊里的金子和荣誉,换了一个马甲做人,不但从一个蝼蚁般生活着的物变成一个剑术高明师出名门的剑客,而且重新拾起当初和武藏一起向天下无敌挑战的理想,昂首做人。又八就是那种随波逐流渴望平静日子而又在心底未曾放弃雄伟梦想的小人物,没有坚强的毅力和超高的武艺,却在关键的时候遇到一些机缘巧合造就的幸运,在胡打乱撞出的轨迹中于武藏的道路偶然相交。

  胤舜和胤荣作为宝藏院的两代主持以武藏敌人的身份登场却其实是武藏的朋友,因为他们教给武藏很多除了剑术和“天下无敌”四个字以外的东西,对武藏的成长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胤荣是一个很懂万物自然之道的老人,在武藏蒙昧的时候轻轻的点拨了野兽一样的他;在武藏被胤舜打败之后警言相告,用平静的生活安抚他身体上已经愈合的伤口,但心中无法忘怀的恐惧;在武藏潜心钻研剑术的时候,他教给了武藏很多从剑术里学不到的东西,用森林和瀑布催化武藏的进化。胤舜是胤荣的得意门生,却因为童年父母的惨死在幼小的心灵里投下阴影,而埋没了感情,一心想要“天下无敌”,要能激发人最深层生存意识的“生死决战”,却封闭了心灵,把身边的人都赶开了视线。“我拼命的撒沙子……是为了掩盖罪恶、软弱,这就是我一直追求,完美无暇的强大吗?我根本一步也没离开这里……”这就是胤舜的心灵世界,也是他的“格”,当他被武藏那凝重的剑所击败时,他再也不需要所谓的生死决战了,因为一个曾经认为杀人能证明自己的胤舜已经彻底成长为一个不需要利器杀气也能对敌的宝藏院住持了。

  武藏的“格”应该定位在哪里呢?一个被强大的父亲憎恨,一个被改嫁的母亲抛弃,被无数剑下亡魂纠缠,被世人所憎恶着的弃儿。“为何要生我,假如要舍弃的话,要杀害的话,被疏远、被人恐惧、被人厌恶,若是终归会被杀的话,不如放弃生命……连过去一同舍弃”,这是曾经的武藏的格;克服困难、不断解除生死的威胁,日渐充实、敛起原始的杀气,以一种平和成熟的姿态挑战每一座高峰,这是武藏现在的格。在残酷杀戮的最后死去,他无疑是死神;心不被什么所吸引,在包罗万有的世界里靠悟性解决问题,他无疑是胜者。吉冈时不明世事的武藏,宝藏院里挑战枪术天才胤舜的武藏,在天下第一剑宗柳生门下大战群弟子的武藏,每一个武藏都是一个成功的剑客,因为他的格,大概这就是浪客行最成功也最吸引人的地方了。

  浪客的格在细微的地方也有仔细的雕琢,在粗旷的战斗人生中为曾动摇,在强大面前未曾退缩,在鄙陋面前未曾降格,其中闪耀的地方大概不用再赘述。


  三、语言

  作为历史小说而非第一人称小说改编来的漫画,本身具有一定的单调性和文字的深度。当小说变成漫画,自然不能让人感觉像读小说一样看漫画。所以浪客行的语言需要凝艺术于点滴,把一种随随便便从嘴巴传达出来的讯息变成无意中锻造的优雅。

  拿武藏被武藏村的人吊在树上时,被武藏杀死哥哥的迁风黄平欲帮被人缚住手脚的武藏解脱(什么解脱嘛,其实就是杀掉……)时说道:
  “天堂和地狱
  假如有那种东西的话
  杀人无数的我无疑就是——死神,
  我的归宿本类就是地狱,假如你也要回到同一黑暗之中,至少……
  请鲜红美丽的死去吧!”
  同样是宣布人的死期已至,这样的神圣、庄严、沁人肺腑显然比“你已经死了”这样的直白大南瓜好的多。

  人物的不同性格造就了不同的世界观,胤舜的心如止水必定不同于年轻人心中杀气腾腾的欲望。“就像自然天地,有四季那样,人的修行也如同不断重复的四季。无刀——在这个包罗万有的世界里,很多事情也都是非笔墨能形容,或去表达的,那不是常规,而是靠个人的悟性去理解。”,眯着眼睛的一席缓慢言语胜过歇斯底里的讲大道理。语言的张力在薄薄的一层暗示后面发挥到了极至。

  武藏的语言则不像胤舜那样的得道高僧一样讲出来的话,充满禅机,而是单纯出于最原始,最真实的心声:“我必须变得坚强。心不会动摇,独自一人也能生活下去。要变得比任何一个人都坚强。做一个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天下无敌的男子。天下无敌,是指不输给任何人,要成为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天下无敌的男子汉。”看似重复的语言,却无比真实的一遍一遍强调着那最火热鲜明的字眼——天下无敌!


  终章  墓志铭:天下无敌!

  理想、爱情、人生领悟,无非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少年漫画的主题。理想是天下无敌,这已经成为大多格斗漫画的不二法门。不过比的就是谁的愿望更强烈,更单纯,更直接。刚开始看《浪客行》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咦?”的发现我们野兽派的男主角宫本武藏酷似一个人——对了,就是樱木那个红毛猴子。原因很简单——神似。脑袋里好像缺了一些零件,却在生活的齿轮不断地转动过程中学着领悟,学着成长,接受挑战,寻找强者。进而以一种傲视群雄的姿态站在惟我独尊的山头上。

  “如果我不杀人,早已被人杀死了。
  斩!斩!斩!斩!
  在互相残杀的最后死去,那就是我……”
  
  一个鲜红的宫本武藏,一个强烈无比的100%理想,一种充满杀戮和希望的生活方法,。不禁想起那首叫《有的人》的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宫本武藏就是那样的一种人,墓碑上刻着四个字:“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