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浪客行》评论

《浪客行》评论

凉风真世(liman9172)

一、创作篇

井上雄彦在96年末结束《SLAM DUNK》的连载,随后的两年他都没有任何新的长连载,短篇则出了两部: 《BUZZER BEATER》 、《耳环》。到了1999年初才有消息说,他已开始了新连载,不过不是在《少年jump》而是在一本面向青年人的杂志——讲谈社的《MORNING》上,关于日本战国时期的著名武士宫本武藏的,设定、情节采自和改编自吉川英治的著名小说《宫本武藏》(此小说曾获得日本芥川文学奖)。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吃惊,也非常高兴。 
和其他漫画家有很大不同,井上雄彦开始新连载的间隔时间非常长(clamp的就不用说了;像荒木飞呂彦画《jojo》新章节时也只是思考几个月,最多不超过一年;和月伸宏画《西部枪手》也只和《浪客剑心》完结相差不足一年;梅泽春人也是差不多一年后开始新连载等等)。那两年他的时间究竟到哪里去了?我曾在一本香港杂志上看到过有关与此的井上访谈录,其中并没说到有关与此的消息,相信大部分是用来思考新连载的内容。经过如此久的休息时间做出来的作品,不能不说是井上思想的结晶。不过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这部新作竟然完全不像他以前的风格:狂放的镜头,提升到成人级的内容,粗旷的人物线条,近似中国水墨画的画风,大段大段完全关于心理的描写……这些统统招来很多以前是《灌篮高手》fans的不满、非议,当然也有赞赏他的进步的声音,不过这是少部分的。我是属于赞赏那一类的,因为我觉得深思熟虑后做出来的肯定是他觉得适合自己的东西。像这部《浪客行》,虽然中国市场反应不怎样,但绝对比以前的作品思想性要深要高(在日本也大受欢迎);也许井上认为自己应该转向这个方向发展,于是摒弃了以前的风格,以改编名著为突破口。富樫义博最喜欢的就是出人意料,想不到井上也学了一手。其实我们最想看的还是《灌篮高手》的续集,但我们应该庆幸井上有这样的转变,不然,像梅泽春人一样,连着两部连载都是一样风格(《圣子到》与《无赖男》),读者即使能接受但会由衷地感到高兴吗? 
另外就是连载转了出版社,这也是必然的。《少年jump》是面向少年层次的杂志,而《浪客行》的画面偏向真实血腥、内容达到限制级,即使井上想在那里连载,主编也绝对不肯…… 
吉川英治的小说具体内容我不知道(很想看,但是找不到),但能使井上大人最终选择它(小山胜清也有小说版),肯定不是一般的历史小说。这点在漫画情节的进程也可以看出来,在第七本单行本第五十五回(有些是第六卷)中又八遇见佐佐木小次郎开始,读者已对以后的故事发展有一个大概的方向感了。把日本家喻户晓的武士对决改成同一乡村出来的儿时玩伴之间的恩怨,看来吉川英治非常有想象力和胆量,也难怪能获得芥川文学奖。 

二、画面篇

《浪客行》中黑色调是主色调。这与日本流行的漫画风格相悖(尤其是少女),通常的漫画都是以白色调为主(因为黑白漫画就只有这两种色嘛~-~),勾勒人物的线条是重点,不以填充画面为目的,不重视颜色深浅。而与之相反的恰是《浪客行》画面最突出的特点:颜色深浅分明。这点倒与香港那些武侠漫画非常相似,而且据井上先生说香港的马荣成曾影响其绘画风格。不过当我们翻开《风云》、《天子传奇》、《神兵玄奇》等系列与《浪客行》仔细分析作对比,就会发现它们的分别:对头像的描绘,《浪客行》更粗糙、细处的颜色深浅对比强烈凸现脸部的线条,有强烈的素描感;香港武侠漫画则很少遗留着素描的痕迹,因为铅笔扫画的残迹已被上色和圆滑处理所掩盖。在背景方面,亦是如此,《浪客行》无论怎么看都更模糊。 
景物层次是通过黑白对比的深浅来构成的,这样的风格非常像中国的水墨画~-~,不过这用在漫画中加上那些通用的风位和各种线条符号等的有机结合,使层次感和立体感比那些纯粹运用白描手法和漫画语言的画面深得多。 
人物线条、动作轮廓可以说就是写实画的风格(北条司的助手嘛~-~),头像描绘也与《灌篮高手》没什么不同,不过少了很多Q版的画面。因为是严肃的历史漫画嘛~-~。而且感觉上人物的身形比《SLAM DUNK》里魁梧了很多,大概是因为采用了很多特写镜头。不过脸形还是很有以前作品的影子,主角武藏就很像樱木花道、朱实像彩子、阿乙像晴子…… 
在动作的分镜表现上,由于深色的画面增加了风位的应用难度,所以我们所见的大多是动作定了格之后。按英语语法的说法,就是将常见的进行时换成了完成时~-~。 
《解读井上雄彦42个关键词》中关于井上绘画笔法的说明也阐述了以上几点:“以上作品绘画采用笔法大致分为三种。基本上是写实的剧画笔法,这是通常故事进行时采用的风格。但是到了幽默和滑稽场面时就会用美术变形手法:大头猫背,肩部和头一样宽。除了用这两种方法描绘作品外,在《BUZZER BEATER》描绘手指受伤场面时用了粗糙化的画风,这是第三种手法。基本上利用写实剧画的线条变粗,使要描绘的空间变小、变得简单。第三种手法基本只在《BUZZER BEATER》才出现,但是《灌篮高手》终卷一部分画所采用的手法与之十分相似。另外,前两种手法在作品中区别使用得也不十分明显,更多的是在写实剧画手法基础上把主角头部进行变形处理。”虽然这里没有谈及《浪客行》,但大的方向、风格是没有说错的。 
还有一点重要变化就是心理活动、纯粹风景画面的增加。原来《SLAM DUNK》中的心理描写其实太过浅显,大多是Q版人物的搞笑,到了打山王时有了点进步;而这次《浪客行》中的表现简直就是飞跃!按照以前日本少男漫画界对历史人物漫画的诠释,如《影武者》、《战国左近SHAKO》一类,主线集中于主人公所经历的矛盾冲突,基本上没有什么心理发展的路线(因为篇幅较短)。而《浪客行》虽然看上去是宫本武藏的长胜记录的过程,其实是他从跟对手的对决及自己的特性中找到对武道、爱情、友情、人生、世界的领悟。所以要表现好这个漫画的真髓,心理描写是最关键的。这点转变是井上在创作思想上的进步,而充分淋漓的画面则是他在技法上的腾飞。 
通常的心理描写形式就是借旁白渲染,《浪客行》很多时候也是这样的,如又八胆怯不敢冲进屋、庄田在桥上与宫本打斗这些段落。井上在《灌篮高手》时就经常用的手法——我称之为“MEMORISE”式(像对陵南时四眼哥哥射那一球三分)——用在了胤舜被宫本打败、宫本刺杀柳生等场景。而他做的最出色则是利用纯画面表达人物心理活动,在连续几页的对峙中,没有一句语言,象胤舜第二次对宫本时的情形。这样好象没有表达出什么意义,但在深处我们可以自我领会当时激烈的心理决斗!不过单纯的表达形式是不够的,而将第一和第三种手法结合起来则体现不出明显的特点。 
纯粹风景画面的增加就没有什么深层的意义,不过我越看越觉得他好象吸收了泼墨画法的风格…… 

三、人物篇

我首先进行横向的比较——指的是将本史中的人物描述甚至是小说中的原版与井上笔下塑造的形象进行比较。 
宫本武藏的身世经历这些都不是我要比较的重点。因为这些大家在网上很轻松的就可以查到。我也不想说一些人云亦云的东西。要说明一点的是我并没有看过小说,只能在别人的资料中找一些蛛丝马迹。这难免会有很多错误,请大家原谅。 
武藏本来是罩着一个很大的光环降生在世上的:他父亲在德川将军面前打倒了吉冈拳法,被封为“日之国无双的武术家”。可以说新免无二斋的当理流兵法为武藏以后周游列国修炼兵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是小说(漫画)中武藏为了母亲或说自己对父亲的崇拜引申出来的一种憎恨又害怕的情结,与父亲反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结果应该是……大家也能猜出来的)。以后有人问谁是他的师傅时,他只是笼统的答到“山是他唯一的师傅”。其实父亲的严格训练才造就了一代宗师吧。 
13岁时与有马喜兵卫之战被认为是武藏出道之战。本来应该着重描写的却变成回忆“鬼之子”的由来,没有任何史实背景(某某来挑战而已),打斗过程也是两个画面就带过——对峙、死亡。 
武藏和又八去参加关原之战也是一个疑点,在我找到的所有资料中都没有提及这件事。而且将武藏的追求设定成“出人头地”,这点与后来他对“天下无双”的热衷有点矛盾(纯粹个人意见)。 
武藏向来以无情闻名,据资料说明,自从十三岁手刃新当流有马喜兵卫后,他一路以兵法修行为名,对对手实行杀戮,如在京都以二刀流杀尽了吉冈传七郎、又七郎等一门十余人;然而漫画中的武藏却有一点小孩子气的感觉——对城太是这样,给泽庵剃头的时候也是——当然,在比试的时候,“鬼之子”的称号可不是瞎说的……可是,在修炼开始后的每场对峙的最后关头(如对宝藏院的胖和尚、对胤舜、对柳生)他都没有痛下杀手,井上实际上是把他人性化了。还有,一开始修炼时武藏明显是在追求自己,追求强者的名号,这种精神上的纯粹在与柳生宗严的不求人对峙之后变得更自然。他已逐渐意识到强者的剑与“天人合一的剑”之间的不同,内心变得不再浮躁,对敌手的态度也不是憎恨而是平等的对战。 
另外有一些佐佐木小次郎的拥护者说武藏其实是很卑鄙的,尤其在严流岛之战上很理直气壮的说武藏的坏话(呵呵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以下会附录网友写的论证文。但是漫画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才会说到那里呢?现在据连载的情况看来却是武藏在明又八在暗,刚好相反。在看到结局之前,我们不应对漫画里的人物形象作个整体的概括。 
与史实最不同的其实是对佐佐木小次郎的设定。要知道,他可比武藏年轻11岁(又一个剑术天才——美少年?)!但是小说(漫画)里跟武藏一起的又八在一次偶然中被“替换”成了佐佐木小次郎。我看他又猥亵又胆怯的样子,怎么有可能成为名震天下的佐佐木小次郎呢?以后的故事里少不了又八与其他著名剑士决斗的场景,很可能有搞笑的镜头哦(又是个人意见)。我个人倒是很期待严流岛之战的到来,想到那时武藏走近前一看——又八——哈哈哈…… 
《解读井上雄彦42个关键词》还说到:“大体上看来漫画版忠于原作,但是细小的描写有所不同。在原作中存在很多敌人角色,而且把他们的性格描写得十分卑微、阴险。因此,即使武藏赢了对手,读者也不一定满意。不知道井上雄彦对此怎么认为,但他确实在《剑圣武藏》中对角色进行了大幅度调整。”这点我也是不敢确定-_-b,不过下面的内容会提及。 
其实我很想仔细地分析吉冈那两兄弟,特别是清十郎。那个时代的家庭宿命叛逆者是不多见的吧,就像贾宝玉这种人,生在桎梏的家庭里却有着不愿接受命运的倔劲、勇于追求自我的性格,其结果只能是悲剧……然而清十郎又有点不同,剑术不是他所喜爱的吗,为什么又要做出那样的举动让不明底里的别人妄以猜测?大概,这只是人设的决定,作为受众的我们只有接受(错误?)…… 
接下来的是纵向的比较。龙应台在她著名的演讲中强调了在历史的坐标中分析问题的重要性,我觉得她人不怎样,这点倒是说的对(跑题了^ ^)。井上的创作素材少不了以从前的经验做基础,从历史纵向的角度诠析会得出比较客观的结论。各个作家在不同时期的作品都会有鲜明的风格,这些转化是他们人生观世界观的演变表现。但还是由于资料的缺乏,我无从得知深层的东西,归纳出来的谬论请大家多多包涵。 
井上的作品产量相对起来并不高,出道十四年总计有短篇八篇,长篇两部(《浪客行》正在连载)。所以较为正确的对比对象应该只有《灌篮高手》这一部。它们最相似的地方是没有明显的善恶界线、故事从主人公的新人入手开始。武藏比樱木的基础好,但是一开始也是走了一段“古代恶无赖”的弯路。接着像樱木迫不及待的想要早晴子面前显威那样,武藏也莽撞的冲进了京城的吉冈道场(宝藏院),结果不言而喻,可以解释为前期的失败是他们后来飞跃的前提。这种手法其实是少年漫画常用的构思方式。但人物的“方圆”变化则是主题提升的关键。 
我们通常把性格单一的人物称为方型人物,把拥有多重人格的叫圆形人物,因为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表达他们的个性。樱木花道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只用脑中的一根线来思考问题的,常常认为自己正确的就去做,譬如爱慕晴子、打篮球、站在记者席上大声喊“我会打倒山王”(不过救安西教练是一个例外),读者很容易就会猜测出他下一步的动作,这种人物形象也更容易产生喜剧效果(大多少年漫画的主人公都是这种类型);武藏就不同了,有很多方面的因素影响着他的判断和行动。在十几卷的内容中他的性格已经改变了不少,由“鬼之子”变成冷静、勇于承认内心的真正剑客,而且他已经从我们所了解、期待着的行动状态中超脱出去了(如没人会想到他会对那枝花感兴趣吧),在其言行中体现出比直接暴露的性格特征更复杂、更深层的特点(对“不求人”之时的回忆)。这也是以小说为剧本改编漫画的特点,因为小说发展到今天,现代的评论家常常对扁平型人物持批判态度,认为这样的形象抹杀了现实中人物心理的丰富和复杂性,是“过度的人生扭曲”(福斯特语)。这直接导致小说人物描写向深处延伸。 
井上笔下的人物无论是主人公一方还是跟主人公作对的一方,常常都会有不凡的人格魅力。《灌篮高手》中的阿牧、藤真、泽北等,他们不是为了衬托湘北的伟大而存在的,他们有自己的奋斗目标,即使湘北打赢了他们,我们在心地里还是会感到一丝遗憾,因为对手也是如此的努力。同样,《浪客行》里武藏的对手像清十郎、胤舜、柳生等都是一代宗师,跟武藏的比试根本没有借此扩大自己名声的需要,换句话说他们反而更有机会表现广阔胸襟。如上所述,在没有善恶界线的主题中,对战双方更多的是为了检验自我技艺和个人意志而进行生死决斗,这种纯粹的主线贯穿其中,更能体现人格魅力。不过据说小说版本的敌方人物过于卑鄙,井上作了重大调整,按以上分析倒是极有可能的。 
虽说敌我双方都是以平等的笔法来描写的,但让人讨厌的人物还是有的。我就特讨厌又八的婆婆,这里禁不住要骂一句“正鸟人!!”她弄得武藏给几百人追杀,还累得武藏吊在树上几天……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再这样下去就变成批判大会了) 
泽庵这个人在《浪客行》中对武藏的作用其实相当于安西在湘北的教练作用吧。他将就要被自己毁灭的武藏救了回来,指引了一条真正适合武藏的路,在修炼前期教给了对自我追求的正确态度和最原始的对战心态……而且柳生、胤荣这些人都是他的好友吧。或许泽庵也是武藏修炼的一条隐线。 
很奇怪的是直到现在各个流派的剑术特征并不突出,武藏就要创立的(22岁)“圆明一流”也没有什么说明??也许只有看下去才知道吧…… 


资料:司马辽太郎《真说宫本武藏》节选

考证:佐佐木小次郎和吉冈清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