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闲聊]胡思乱想《浪客行》

[闲聊]胡思乱想《浪客行》


Lucy


[闲聊]胡思乱想《浪客行》

一气看完《浪客行》Vol1-15后,足有一年多没碰新篇。网上似乎没有地方可以追连载,而且这种漫画一周一话地看也实在焦心,不如多攒几卷看个过瘾。
昨天晚上一时兴起来看后续发展,还记得15卷最后是宫本武藏对上宍户梅轩,点开16卷一看,喔,转去讲本位田又八了呀
翻翻翻……恩,不对啊
看了大半卷才猛然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本位田又八的奋斗史,这是真正的佐佐木小次郎啊!而且,他是个聋子!!>_<
(我看的时候都11点了,睡眼朦胧,大脑迟钝,出这种错是可以原谅的-_=)

一直先入为主地认为佐佐木小次郎就是本位田又八冒名的,原来另一条线现在才展开啊,不由得精神一振^^

16、17两卷真是精彩,尤其是佐佐木小次郎与五人组(我真想给他们命名呆瓜五人组-_=)的深夜海边一战,虽然《浪客行》全卷都是在宣扬暴力美学(笑),到目前为止我感觉这一战中体现得最是淋漓尽致。

比起武藏挑战的高手,五人组在剑术上还未臻一流之境,偏偏这一战看得比哪场都痛快,应归功于佐佐木小次郎和伊藤一刀斋这两个人的个人魅力吧

先赞美一下井上,伊藤一刀斋的出场我非常欣赏:
刚刚击败了几个野武士,有几分洋洋得意的草薙天鬼,和一个大叔模样的人擦肩而过:(想象中)草薙拔刀做势(对方却毫无反应),草薙睁大的眼睛,(特写)紧握刀鞘的手,大拇指已经抵在刀柄上,爆汗的额头,然后,某大叔一张忠厚老实阳光灿烂的脸^^

哎呀呀,这不就是武侠小说里经常写的,无形中被对方凌厉的气势压倒了啊
用文字固然就是一笔的事,但要用画面表现出来就不容易了啊,然后,倒回去再欣赏,赫然发现:在一刀斋的第一格里,他浑身上下都冒着熊熊火焰啊!>_<
立仆>_<

这场打斗里,让我看得最乐的,是五人组要求和伊藤一刀斋对决,结果被一刀斋分别写了“七点”、“八点”、“九点”贴在身上,然后在自己身上贴上“一万点”^^

而佐佐木小次郎呢,孤儿,聋哑,却又是剑术天才。
完全不谙世事,单纯喜欢打斗,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决斗于他来说只怕不过新鲜的游戏。

明月高悬,海涛如怒,
劲风猎猎吹动他的破衣,血顺着受伤的大腿蜿蜒而下
受伤,同时把刀劈进对手的身体,
内心充满好奇,快乐压倒恐惧。

这样的佐佐木小次郎,既纯真又残忍。

看到这里很是佩服井上,《浪客》里完全没有漫画标准的帅哥美女,佐佐木小次郎论容貌不过端正,穿着又是破破烂烂,但看那眼神,看那表情,竟是极之妖艳。
(《浪客行》17的封面,小次郎神情呆滞(笑),凌乱的黑发风中飞舞,倒有几分病态美的样子,咳咳)

如果是武藏是正的话,这一个就是剑走偏锋了。

一下子很期待武藏和他的会面了。
(如果也来个SD式的突然结束,是不是有希望开画SD2咧@@)


赞美完毕
然后,来说说让我不痛快的地方。

《浪客行》很强,但,我并不喜欢。
准确地说,是我不喜欢这个题材。

一开篇就“天下无双”四字堂堂登场,奠定整套漫画的基调。
对于格斗这种“男人的运动”,如果是为打架而打架,我只当这是满足人破坏欲望兼发泄过剩精力的手段,不算什么,但以暴力压人,只为炫示力量,我就不太看得上眼了。
所以,我热衷我国的武侠小说^^,但对《浪客行》里面的修业,却实在难以抱以敬意。

呆瓜五人组来找一刀斋比剑,口声倒也堂正:
“我们的目的,是寻找高手,和高手对抗、磨练自己的本事,因此,我们求的不是五对一、而是一对一的胜利。”

中国的武侠小说里,以武会友的情形倒也常见。同时必然要说明的是“点到为止”,一场打斗下来,彼此惺惺相惜结为好友,更是传为佳话。

而日式的切磋武技就不是这么回事了,竟是生死相搏。
传七郎在“顿悟”之后,想的却是“我的人生,我的一切,都寄托在这把长刀上……小次郎,我要杀了你,我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晴子的“你喜欢篮球吗”,完全的青春明朗;
而这里传七郎的“你喜欢打斗,所以笑的吗?”只让我觉得血腥和兽性。

想变强,想变得更强,但这样就可以随意杀死和自己抱持着同样目的求道者或者被抱持着同样目的求道者所杀么,这样走火入魔的“天下无双”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不应该是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建设四个现代化为三个代表服务吗就算狭隘一点也应该是要守护自己重要的人什么什么的嘛!>_<
被佐佐木小次郎一刀重伤的剑客说出“我孤身一人,没有什么遗言”的时候,我觉得他的人生多么无谓啊。一个人选择这样的人生还可以说是头脑发热,当一大批人都发热的时候,这是不是国民性上有点问题?
因为惧怕对手身上的潜力,为了保住“天下无双”而要杀掉羽翼未丰的对方(即使那个对手是自己的儿子!),这和欲求一败而不可得剑魔境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啊(我中华泱泱大国,东瀛小岛国完全没有办法和我们比胸怀啊啊啊)
就算破坏是人的天性,也毕竟只是人性的一部分!就算“强”本身就是终极目标,为了一个美丽的幌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哼哼,哼哼,或许,就是这种文化才会诞生武士道,才会那么崇拜暴力,才会让“百人斩”、“拔刀斋”成为传说中令人景仰的人物吧
相比之下,坦承“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术”的剑心多么可爱!>_<

想想中国的武侠小说,“仁者无敌”,“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文化的差异真是很大啊
职业军人里面,“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算厉害的了,也是为了“待重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阕”,并非炫示武力。如果说南宋是积弱已久,就算国力正盛的大唐,被传诵的也是“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尽管在克制,但充斥在漫画里的,仍是武士阶层对暴力、对杀戮的崇拜。
就算德川幕府时代是一个变革前最为晦暗和动荡的时代,这样轻贱(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实在是让人齿冷。

有研究日本的学者提出日本人对死亡有一种迷恋,中国人也注重死,注重身后事,但中国式的“终考命”和日本文化中对死亡的追求完全不是一回事。

多年前看候孝贤《悲情城市》的剧本,里面有这样一个故事:在日本明治(?年深日久,实在记不得了)年代,一个少女从悬崖上跳下自杀,留下遗书说并不是因为失恋或者厌世,而是对自己如花一样的青春感到不知如何是好。那么,就象花一样飞扬去吧。
讲故事的人说“日本国民的精神,因为这个少女全部振奋起来了”。
当时年纪小,对这针兴奋剂的原理非常茫然。
而过了这许多年,我还是要说,不了解,不明白,不能体会啊

第2卷里,泽庵大师对被擒的武藏说道“被你杀死的人也有他们各自的人生,无论有没有得到祝福,他们都在这世上出生并长大成人……有些人有家,有些人没家……有些人有年幼的孩子,有些人有未婚妻,有些人有养狗……有些人在梦想着什么,有些人不明目的的生活……你是说只有你在想死的时候才能死去么?象武士那样果断地?……你以为自己是何方神圣?”
对人、对生命的尊重,我以为这是目前为止《浪客行》里最体现悲悯之心的一段。

或许是意识到这一点吧,井上(或是吉川)有意淡化了武藏“求道”路上的暴力行为,武藏伤人虽多,但杀人却极有限。

所以,在看过《浪客行》之后,很想弄一本吉川的《宫本武藏》来看
看看原作中的剧情怎么安排,改编者是如何进行取舍
看看其中的思想,哪些是吉川的想法,哪些是井上的理解


即使是明白,也不能从感情上产生强烈的共鸣,或许,这就是我对《浪客行》只能是“欣赏”却不能象《SLAMDUNK》那样狂热喜爱的原因吧。
(当吉冈传七郎的同伴自言自语“传那家伙,简直就像和十年的老朋友见过面一样……他们明明才刚互砍对方的肉体”,切,我也不明白-_=)


无法投入,但无可否认《浪客行》是强作。
井上雄彦开始画《浪客行》的时候,就有评论认为这是明智的选择:在体育漫画这条路上,《SLAMDUNK》已经到达一个颠峰,自我突破十分困难。改画历史漫画,宫本武藏的故事一直被日本人熟悉和喜爱,而井上拿手的对人体和运动的绘画在格斗中大有用武之地。
确实如此,《浪客行》才出几卷,画面的精致大气已倾倒无数读者。
我对画是外行,怎么说也只得一个好字,所以,跳过,笑
有新鲜感觉的,是井上在视角转换上愈发老练,第一次有这个感觉是第一卷的第四话“野武士迁风”,迁风典马进入阿甲的家,被武藏和又八伏击的一段,宛如在看电影。
而在细节描绘上,《浪客行》更是精致之极。井上在《SLAMDUNK》里对一些小细节并不在意,比如球鞋,如果没有设定书,极难看出各位明星球员是哪个公司的拥趸。(与此对应的是《网球王子》,许斐把球拍、球鞋都画的清晰可辨^^)而在浪客行里,背景也毫不马虎,比如第二卷24页,第九话“未过门的妻子”里,武藏坐在一棵倒下的树上吃东西,周围的花草、树叶都是历历可数。看到这样的画面,我的第一感是:他的助手一定非常辛苦啊^^
有趣的是,在很多路人甲路人乙的全身图里,井上都把人物画得矮矮扁扁,虽然有俯视的角度问题,总觉得是作者的个人趣味@@

另一个觉得井上强的地方,是他豪气地推出一干丑男(笑)唱大戏,完全不讨好观众啊>_<
(吉冈拳法的长子最有漫画美男子的天赋,容貌英俊(仍然有眉毛太粗脸太宽的缺点^^),行为放纵,可是才半卷的功夫,就让井上剃了个月代头,真是情何以堪啊>_<)


----------------------------------------------------------
另外一点小问题:钟卷师傅的板壁上贴着很多名字,那代表着什么意思咧?被他打败的人?@@
我看到其中有“织田信长”@@

还有,井上在17卷封底的闲谈有些闲趣:
随着年龄增长,喜好也会改变。
以前喜欢一点点咖喱配很多白饭,现在喜欢一点点白饭被满满的咖喱盖住。
以前喜欢烧酒加冰块,现在喜欢加热水。
以前喜欢滑溜的东西,现在喜欢粗糙的东西。
以前喜欢跑步,现在喜欢走路,然后偶尔跑步。
纳豆则是从以前到现在都很喜欢。

啊咔咔咔,原来流川枫在井上心目中,是纳豆一样的存在^0^


本贴由Lucy于2004年6月02日12:17:43在乐趣园〖山王工业高等学校〗发表.

 

ADSL-L2

直到最后一句话

精神一振!^0^
啦啦啦,我是不留无内帖的小L~~~(细雨纷纷,饭后上网ING)

八卦请按一,花痴请按二,结构典故伏笔——高深的我不在家!!

 

kosame

同意^^

是强作,但并不合我的胃口。
是太过残酷的东西。
最近翻了一点REAL,想到井上大神自己说“画SD是把人类美好的部分展现出来,画REAL则是连丑恶的部分一起展现。”
所以对REAL的感觉也是……不错啊,但是终归不能象喜欢SD一样地喜欢。
果然我还是喜欢阳光下的部分嘛@@

发现完全走题,汗。

 

sakichan

报个吉川原作的消息^^

吉川的小说已经由新世界出版社引进出版了,译者:刘敏。共七卷,分别为地之卷、水之卷、火之卷、风之卷、空之卷、二天之卷、圆明之卷。到现在为止我在季风书园里只买到第一、二卷。
——嘿嘿,扯出去,川原正敏的《陆奥圆明流·修罗之刻》动画化的第一篇章即“宫本武藏篇”,是被主人公陆奥八云打败的第一个强者。^^
(比较郁闷的是八云的声优居然又是高桥那强者,于是我这废柴又没听出来。>"<)
这套版本的一个好处就是拜译者所赐,文字语言完全保留了日式小说的风格——真不知该说是失败之处还是出彩之处,只是按我个人的理解,翻译当该在“信”、“达”的基础上做到“雅”才为上乘吧;但是像这类武侠小说,偏生又是强烈直白的词汇才能更好地表达出那种气势的感觉……^^;;;
情节果然是精彩的,阅读的时候可以完全融进故事中去,俗的,雅的,直白的,迂回的,丑恶的,美丽的,竟可以让我手不释卷,从拿到手到回到家这一路便看完了第一本(汗)。
但是果然大神的《浪客行》是改编作(高水平同人?^^),很多情节与小说是不一样的。单从现已出版的第一、二卷里可以看到,大神应该是淡化了武藏对阿甲姑娘的感情——其余的,汗,因为我看《浪客行》时只有七卷的缘故,好似未讲到武藏闭关三年提升自身修为的事?可是明明宝藏院胤舜和尚已经出场的说……汗,已经混乱啦,遁~漫画的电子版追到了十九卷,但是还没工夫静下来好好看。>"<

另外一个叫我兴奋的地方就是这个版本收录了金大侠与池田大作两位强者就《宫本武藏》所进行的评论探讨的访谈节录。
(左右四顾:录入这个算不算侵权?^^;;;)


金庸、池田大作畅谈《宫本武藏》
(1998年4月香港《明报》月刊,金庸与池田大作对谈节录)

金:吉川先生也写大众文学的武侠小说,其中的《宫本武藏》,是他名气最大的作品。

池:“大众即大知识”,这是吉川先生的信念。难怪他的作品能拥有“从中学生到老人、从平民到大学教授”的读者群,并且能触动“大众之心”。

金:吉川描写吉冈流的弟子遇到双刀在手、奋勇砍杀的武藏,一个个不堪一击而倒地。在几场战斗中,实践家把教条主义者打得望风披靡,甚是生动。

池:挑战剑之道的武藏有一种坚强气质!著名的评论家小林秀雄就这样评论过:“我认为武藏这个人,也许是对实用主义进行彻底思考的第一个日本人。”

金:该书在武藏比武求胜的过程描述中,主要阐述的武道之一,是不断修学,身体成长,同时心理与武功也跟着成长。第二要点是集中精神,除了武术之外,决不分心。第三要点是抛弃教条,只重实践……

池:对,重视实践。吉川在描写面对磨练的人与人生时,没有对宿命的愚痴迷信和不平,反而专注于怎样在困难中提升和自我向上,不向人的软弱妥协,对人的坚实韧力充满健康的信赖感。武藏说过这样一句话:“化锄为剑,化剑为锄。”专注于工作即如练习剑道一样,那是放在“锻炼自己”这个层面,无论怎样也是带有相同的价值的,重要的是通过活动来磨练自己的内在修养。

金:《宫本武藏》中有一节(芍药的使者),我觉得那是中国所有武侠小说中从来没有写到过的精彩比武场面。

池:我也深以为然,这一幕在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金:吉川先生曾说:“不容欺骗的,是大众的嗅觉,大众的判断。大众乃是大知识,只有大众才是真正的审判官!”我对吉川先生的这句话十分赞成。《宫本武藏》表达了武藏休息武道不屈不挠、坚毅奋斗的精神。我读了中译本之后,也认为此书有巨大的吸引力。


(个人觉得“芍药信使”那段当真精彩得很!虽然我也觉得单从花茎的切口便判断出摘花人的武学修养来的武藏,其实感觉更似樱木式的“动物的直觉”啦~^o^)

其实看原作小说也是如同校长一样的感觉。武藏向吉冈拳法的传人挑战、击杀了他门下众多弟子之后仅仅是感到吉冈门下没有他可以学修到的精神而离去、宝藏院歼杀了京都浪人后很冷静地笑说着这下这里的乌鸦会很高兴啊因为有很多尸体可以吃了、
武藏的“弟子”城太郎就因被狗咬伤而在第二次看到那条狗时用棒子将它残忍打死……等等情节,都是颇让人无法接受的,隐隐觉到这似乎与它要宣扬的武道精神有些距离啊……(虽然气氛描写真的很能行啊!>"<)
所以我也才会觉到石舟斋的“芍药信使”会如此让人过目不望吧~

汗,发现我扯得比较远……遁~


p.s 啊啊,校长说《浪客行》里无帅哥,我不赞同哩,宝藏院胤舜和尚长得不是很似泽北小哥么?很清秀的帅气呀~特别是拿起长枪时候的样子,比武藏那直来直去的武功架势好看了几倍呀~>"<
唔,野兽直觉的樱木 vs 华丽丽球技的泽北,爆~^o^

 

Lucy

非常感谢告知书讯^^

“芍药的使者”一节确实让人难忘,在《浪客》血腥的世界里,这是难得的一点风雅啊^^
从芍药的切口判断摘花人的武学修养还说得过去(不过我觉得不外乎切口是否整齐虾米虾米@@),不过武藏夜探柳生石舟斋一节,从一个安卧的老人身上感觉到“气”什么的,以我的看法,就太玄乎啦-_=(还有那个“我的剑,与天地合一!”)
想起武侠小说,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面,上官金虹说自己“手中无环,心中有环”,确实是到了极高境界,但后面天机老人(?)说“要手中无环,心中也无环,到了环即是我,我即是环时,已差不多了。真正的武学巅峰,是要能妙渗造化,到无环无我,环我两忘,那才真的是无所不至,无坚不摧”,在我看来,就觉得是“为境界而境界”了^^
真理往前再走一步就是谬误咧,fufufufu

就象《英雄》,到了“剑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杀,就是和平”,听起来似乎十分堂皇,其实无理,笑


说到那个“《浪客行》里无帅哥”,恩恩,人家准确地说法是没有“漫画标准”的帅哥嘛,而且帅哥准帅哥的戏份也不多的说。胤舜和尚,我觉得他长得象某仙啊,连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