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井上大神>>男性之书——《浪客行》

男性之书——《浪客行》

半仙

有一种书,你不能细读。

你可以像奔雷一样狂乱地翻页,了解故事的情节,也可以呆呆地望着一格画面,琢磨作者的网点,但是你一定要克服自己去细读的欲望,哪怕你多么想沉浸在那个虚拟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也不能那样。

因为它会轻易地攫住你的灵魂,然后把你撕的粉碎。

比如说,《浪客行》。

我恨这套书,从看到它的第一眼时就恨。

我知道我只要一打开书页就输了,我讨厌失败,特别是憎恨那个被故事蹂躏到不成人形的自己。然而我只是个软弱的读者,所以只能一边咒骂,一边贪婪地把每个字都念出声音。

需要介绍故事情节吗?热血男儿父母早丧,走上变强之路,把一个个敌人打到屁滚尿流,然后修成正果。这是一个愚蠢的套路,如果将来计算机写作软件发达,默认格式可能就是这个。井上雄彦气势恢弘的sd煌煌三十几本说的不过也是这些,篮球题材让他玩到山穷水尽之时,他改弦更张换成剑道,还是这种模式能活得下去吗?他干吗不学学现在流行的阴暗题材,让主人公挂上七八个人格大开杀戒,或者乱伦或者牛鬼蛇神群魔乱舞?这样倒是还可以控诉一下种族危机环境问题乃至动物与人类的关系个个都是大题目够画百八十本。

一想到这里,井上的聪明就让我嫉妒地死去活来。

他是个天才,不折不扣的天才——当自己的原创走向末路时,就当机立断地选择改编,改编一个超级大家多少年来深入人心的大作,改编一个已经深入人心却意义永恒的民族寓言。在这个寓言里自己的民族英雄以一个硕大的符号顶天立地,这个叫做宫本武藏的日本男人在历史里轻轻地一声咆哮,便让人如醉如痴,拜倒在漫画前死而无恨。

我再重申一遍,我恨这套漫画。

因为这不是我的民族的故事。

我毫不掩饰自己在这方面的倾向。这样的寓言讲述的越精彩,我就越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个故事对于读者的力量。什么是真正的好书?你让自己民族的读者热泪盈眶,同时让其他民族的读者坐立不安,但就是控制不住地爱看。它是民族的精髓,祖先的意志,它徘徊在特定人群的无意识深处虎视耽耽,它鼓动了多少年传承下来的血液不自觉地沸腾。透过画面大和民族的野蛮、尚武、极度疯狂之后的忍耐像潮水一样汹涌澎湃,我无法领略吉川英治的原作,可是那些漆黑暴烈的画面足以说明力透纸背的刻画,井上的每一笔都矫健地好似游龙,在突然留白的布局上伸出锐利的爪子,只是几格分镜就把我抓的头破血流,红色的液体从暴烈的宫本和我的头上同时蜿蜒爬过,猎猎的山风陡然吹起,潜伏在深渊的巨蛇一口恶毒的汁液喷上天空,那些人摇摇晃晃地从二维的平面上哽咽着站起来,残缺的手指抓着最原始的兵器,我惊叫一声,他们就忽地转过头来,脸上遍布狞笑——无论身中多少刀也不后退固然很像野兽,但是收敛了气势也照样是一头头小心翼翼的豺狼!这不是我的人们的笑容,这不是我的族类的鲜血,我被这种气焰慑服,我即便只是用手指轻轻地触摸画页就彷佛感觉到滚动虬结的肌肉在微微地颤抖,这样的魔力太可怕了,它无处不在,它让你无处可逃!你翻开书页吧,你看那些人物的眼神!几乎就是赤裸裸的对视,武藏在一片死尸中放肆地盯着画册外面的你,特意突出的圆圆的瞳孔在眼眶正中瞪着,干燥的墨笔笔触粗硬地就点在这眼神的周围——你看过国画,我相信你看过国画,你看过国画就该了解这种枯笔的威力——毫不留情的宣泄,和嘶吼。

嘶吼,大陆书面语没有这个词,透过字面,是一个粗砺的男人,扯着嗓子,狂叫,背景一片白茫茫。

井上残忍地用笔撕裂了所有的感官,在他的笔下一切无可遁逃,他迫使所有的眼睛都盯住最撕心裂肺的一瞬间,拉长了的镜头有力到恐怖,当他的画面张狂到极致时,他就抛弃了语言,山王之战时他不过用了十几页,但在浪客行里他居然用绘画踩碎了文字,他哽咽的时候不需要声音,只用几个淋漓的场面就足够泣不成声,阿乙只是在嘴唇上做出了吹笛的姿势,可是笛声飘扬的满纸凄凉。井上的表达,无可挑剔。这样的讲述,刻骨铭心。

别想从这个故事里寻找什么格斗的新式理论,连香艳的《天上天下》设置的也比它复杂,枣真夜动人的嘴唇里胡说八道的汉语名词,宫本不知道,胤荣和胤舜不知道,吉纲清十郎不知道,这里面任何一个天才和神一般的剑客似乎都是呆滞的傻瓜,他们可以一丝不挂地用一根木棍砍翻一群官兵,对着一朵芍药花只是看着切口利不利,为了保证杀气不外泄而不乐意洗澡,他们真是一群肮脏的,愚蠢的,没有情调的,野猪一般受了伤反而更加疯狂咬人的原始灵长类,他们身上到底有多少文明因子?他们跟高大完美的漫画角色有什么关系?他们是变态!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静静地站在树林里,站在道场里,站在一切可以格斗的地方,站在生与死狭窄的边缘,彼此刻毒地对望,在眼神里他们的思想火星四溅:

心中只有自己的话,剑在哪里……这次,我要你的命……恐惧是从深渊中盯着你的厉鬼……天下无双……

这一点都不高明,却渗入骨髓般的深刻。《浪客行》是个宏大的寓言,它对自己民族意识的精确把握让它没必要说教,它只要让读者们看到它的人物在血泪之间狂热地穿行就足够精彩,哪怕是被西方浸淫到不由自主,可是只要复归自己的祖先,那就纯粹的彻头彻尾,没有宽恕,没有原谅,没有退出,面对强者就要超越,打不过就要逃跑,打倒对方就要一直打到对方断气,砍下首级是人生的目标,在达到目标前要充分地隐忍,连幼小的孩子也会在蒙昧状态握住剑就停止哭泣……用肉体的痛苦取代了精神的折磨,剑客的思路简单四肢发达,在画笔下他们身材五短面目猥琐,偶尔剽悍凶猛也要须眉皆炸,就连本应长相秀美会被男人按在身下的迁风黄平,脸上也勋章般一道疤痕横贯面目——所有的一切,都是雄性的本能,没有一点阴柔,没有半点怜悯——这个故事从不可惜生命,更不吝啬未来,人们的幸福眨眼间消散,只不过化成了无数的冤魂压在被高高吊起的武藏身上,替他在通往天下无双的道路上增砖添瓦。这是个纯粹的男性世界,只有对抗,胜者活,败者死——《浪客行》每一个画面都在这样末日般狂叫着。

不,你说不对,你说这里面有女人,有漂亮的女人,有阿甲,有阿乙,有朱实,个个漂亮地如同浮世绘中走下,一个回眸,就足以让最厉害的剑客柔肠百转。没错,她们是这样的,标准的,按照完美的日本女人模式塑造出的典范,坚强,性感,充满火一样的热情和铁一般的意志,所以朱实的出场是在死人堆里,柔弱的双手毫无知觉地去捡尸体上的兵器;阿甲注视着男人们在自己面前鲜血淋漓,风情万种地做爱;阿乙接到了一封情变的书信,她美丽的五官扭曲成一团,打碎窗棂,面容狰狞地用牙齿去咬自己的手背来发泄心中的暴怒。井上不再用晴子和彩子来安慰读者了,他的女人们要像男人们一样,炽烈地活着,不是爱,就是恨。

这是一本真实到让人毛骨悚然的作品,井上在我们的头上丢下了无数面巨大的镜子,人们从里面看到英雄们艰涩地成长,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痛切的扭曲,那些人们笑了,那些人们哭了,那些人们恐惧到大叫大喊,面部痉挛,漫画外面的你是不是在战栗,犹如面对披上历史面纱的自己。这些人血肉鲜活栩栩如生,所以他们说的每一个字便犹在耳边。

读这本书的可怜人们!不要再被这些镜子无情地照耀着灵魂了,这个故事已经足够疯狂,它不需要我们的赞美,不需要我们五体投地地仰望和拜读,它早已经化身为信念,化身为民族的记忆,它从无尽的历史烟尘中沉郁地走来,它让男人们身不由己地从温柔梦乡中醒来,让女人们敬畏于那个暴力的世界,在生死搏斗的对抗中没有人会主动放下手中的武器,不要相信那些宽恕的谎言,原谅的假相,我们之间,也许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活着,流浪,前行。

 


半仙的文,原本是漫游的征文,偷偷整理了后面的部分回帖,一并附在这里^^:

sin__lust:
这文章
难道井上写了两个版本的浪客行?
武藏,呼~~怎么说呢,他只有造型够酷,而且是很酷。剩下的就是人渣的成分了,不过也难怪,那时候的日本,特产这种人。比起其他人渣,他的过人之处在于单纯的对于武力的执著。

霸王哆啦:
不,同学,大和抚子没这么解释的....
我引用那段话的意思是,宫本武藏其实是非常浅显的通俗读物~没有那么多光环。

半仙:
我也是这个意思。
让我一直觉得不凡的地方是井上,他居然把这样的故事画成那样……倒搞得气势汹汹起来。

Sera:
井上确实画的好,每一笔都是力度和气势,即使原著是通俗读物也好。sd让他成名,浪客行让他成为大师

mishiyouyu:
大师到还称不上应该说正在朝大师的方向迈进^^,井上难得是个没有吊S在一棵树的漫画家呀~~~

霸王哆啦:
如果井上不算大师,现役的还有谁算?

半仙:
就是这个意思,大跨度题材仍然能驾轻就熟(富坚失之浮滑——故事中充满了小聪明)并且始终坚持画风的革命性进步(高桥败在画风——多少年不变并有日益粗糙的嫌疑)的作者,当前并无二人。其他作者更是难当大任。

云中君:
哦活活,大半年不见,半仙的文风比原来又凌厉张扬了许多,终于把《男性之书》也补完了,私以为比上回的《女性之书》要成熟飞扬,赞!
又及:——介点偶不能认同。在偶看来,井上与高桥同为大师,然风格截然不同,因此,亦不存在可比性:)

焦班尼:
其实看《浪客行》,一点也没想到英雄二字,所看到的只是书中那些有血有肉之人拔剑而后斩下的豪爽和单纯,想起这刺目的、沾满了混合着泥土的血泪的真实,背后站着的实际上是原始的宣泄,然后在小次郎执剑的嗷嗷声中感动。

sin__lust:
井上的实力反映在画功与分镜上。而高桥则是多集中在思想上。除去灵感随岁月干枯的《犬》之外,福星,人鱼,一刻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当今的高桥自然无法与井上相比,不过当年么,呼呼

云中君:
hehe,确实,两位说的在理。但是犬虽然随岁月的流逝而有枯竭迹象,仍然有不断迭起的小高潮(为犬正名)

sannoh_lucy:
quote:
--------------------------------------------------------------------------------
最初由 半仙 发布
山王之战时他不过用了十几页……
--------------------------------------------------------------------------------
这里果然是大bug呢,山王战一共用了7卷,全本1/4弱的篇幅,最长最紧张的一战

暗之风:
《浪客行》一书中武藏非人渣,他有不输于格斯的斗争心及对武道独有的领悟力,虽然在对和尚一节中有逃战的行为,但也恰恰符合了他“野兽”一般的本能反应,不管史上对武藏评价如何,但就井上的《浪客行》中看武藏是当时浪人的中的佼佼者,就算说是武道家也毫不为过。

sin__lust:
犬的枯竭现象相当明显,当年的高桥女士,便是世间一切智慧的化身啊。但是人的智慧终有消逝的一天啊,无奈呀无奈。

半仙:
这个问题,我怎可能不知道,那个句子的意思是说,山王战最后十几页(可能没那么多)是没有台词的,不是说山王战一共十几页。
没有台词,仍然汹涌澎湃,何等厉害(当然,与阿贡不是一个类型的)!

ELLET_T:
很霸气的文^^阳刚阿……现在太需要这种文风了……
ps,SD里偶最不喜欢的就山王战!T___T

半仙:
笑,呵呵,这句话说的老实,山王一役虽然壮怀激烈,可惜不入女孩子的眼也是事实……

ELLET_T:
||不是因为没有帅哥啦……
就冲着偶家樱木,也不需要别的_ㄇO|||
说点私人见解……
山王那战,剧情已经快要失去张力了,还好井上老师见好就收……结局超级感动,哭得稀里哗啦……
呃,我跑题了么……
浪客行,应该去买正版支持老师。